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凤凰涅槃
    寒燊剑覆上了一层淡淡的血红色,幻出的剑阵冰火相交,化为几道火凤朝着玄昊飞去。

    只见玄昊抬手幻出一个防守剑阵挡住,再一眨眼只见剑阵前一道残影。

    “嘭!”

    两道剑阵相撞产生的巨大波动将广场上的玄铁石炼制的柱子震了几道裂缝。幸好暄陌手快撑起了观众席的结界,若不然,不知要有多少无辜之人丧生于此了。

    再抬眸,玄昊手中的剑锋已然刺破了姬绾娆的眉心,渗出一滴猩红的血珠。

    姬绾娆双眸的神采慢慢的恢复了过来,大口的吐着血,软软的倒了下去。

    “咳咳……”

    躺在玄昊怀中,姬绾娆显得十分虚弱。元气基本亏空,内丹正在狂躁中,渗出的灵气不受控制的在体内横冲直撞,加之刚才剑阵的余波伤害,这样子换了常人怕是直接命归西天了。

    收起归寂剑,玄昊慌乱的擦着姬绾娆吐出的血,极力想听清姬绾娆说什么,可什么也听不清楚。

    瞧着姬绾娆整个人如同从血池之中捞出来一样,白色的衣袍全然被染成红色,他有些心烦。

    “闭嘴!”

    一声微怒的低吼,姬绾娆终于放弃了说话,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鲜血浸透了整个星阵,玄昊极力想找出受伤的地方,却发现血是从她身上每个毛孔中透出,一时间没了办法,只得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坐在观众席的烟澜上神。

    “烟澜上神,这……”蓝瑾琰心痛如绞。

    烟澜微微笑了笑,起身“既已如此了,还是准备后事吧。”

    一席话令在场之人唏嘘。

    天地未定之时,玄昊便有残暴之名,故今日原本也不惧再被人议论一回。可瞧着姬绾娆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他心里就不大舒服。

    起身用术法换下身上染血的衣裳,玄昊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前脚刚离开星阵,便闻得花开之声,只见自姬绾娆手边盛放了第一朵彼岸之花,而后转眼间开遍了整个染血的星阵,朵朵血红刺目。

    而后却见宁宸出手,整个花海瞬间变为火海。

    “娆儿!”蓝瑾琰见此刚要冲下去,却被烟澜一个眼神定在原地。

    看着玄昊几分疑惑几分薄怒的眼神烟澜笑了“帝君可曾听闻浴血涅槃。”

    闻言,玄昊将目光转向了一脸平静的宁宸,却闻的身后一声凤鸣,白色的凤凰浑身由七彩的光华护着一冲云霄,而后直下坠至星阵繁花之中,化为一团刺眼的光芒。

    星阵的一切都开始消散,女子一席白衣自星阵中踱步而出,眼角的凤翎羽在女子抬眸的瞬间消失。

    “终于是把你的身份暴露了。”宁宸瞧着气息温和的女子挑眉。

    “那以后还要仰仗上神多多关照。”姬绾娆微微行了个礼。

    “小娆儿并非青丘直系,她身上有凤族的血脉。”蓝琰儿及时解说,“凤凰浴血,涅槃重生。原来这才是你觉醒体内凤族血脉的天时地利。”

    这一出闹得在场的神仙都有些不太舒服,本以为这个帝姬就是坐上繁零宫宫主的位子,碍着她的出身也不会怎样,如今一看……

    看来神界又添了一位背景强大的上神。

    玄昊在看到凤凰涅槃的瞬间,眼中划过一丝难以捉摸的思绪,心中的某处似乎有些痛。有这样的感觉的,还有余子沉。

    尤其是哪一声凤鸣之后,他的心便如同被人死死捏住一般难以呼吸。

    “恭贺帝姬!”众人的问安声,唤回了陷入沉思的玄昊和心痛的余子沉。

    “青丘君上之女姬绾娆,涅盘而生,资历尚可,今奉为净城繁零宫之主,净城之内与帝君并尊,望宫主护净城万年安平。”暄陌带头问礼。

    “恭贺宫主!”众人问礼。

    瞧着那抹白色的身影在众人目光下由一道银色的光华换上华妆,与一席青衣的玄昊并肩行至繁零宫主位回眸,说不出的庄严圣洁,让人生出敬畏感。

    “奉天命以七界书再请宫主任天外天瑶华台女君。”暄陌说着挥袖将一卷金色的画卷凌空缓缓打开。

    画面所示,瑶华台清池之中,倒影之九尾白狐与凤凰之影合二为一,破出水面直冲云霄。

    “瑶华台处天外天,既以择主,本君无可异议,还请帝君示下。”蓝琰儿作揖行礼,行礼对这件事却是百般的想不通。

    瑶华台,那是个多久都没有人记起的地方了?也是玄昊的禁地。

    若无他许可,就是勉强做了瑶华台的女君,也如同坐牢一般,没有半点意趣。

    “准。”玄昊却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个字,然后拍了拍身旁的位子,让姬绾娆落座。

    “瑶华台掌七界生灵之道,君上之位需清心之人以继,以免步初任女君之道。”终于是有人看不下去了。

    “天地初平,瑶华女君宓卿然便是倚仗出身高贵,族亲法力高强,而生乱。坠入妖魔道之后,搅得七界不得安宁,白骨成堆血流成河,哀鸿遍野。不得不防,若再出此等事,七界怕再难平。”

    此言落,姬绾娆便感觉身边的空气冷了好几度。

    “卿然当年,是为平乱而亡,事到如今,居然还有人对此事以讹传讹……”昆溯的话语沉了几分。

    “是否是以讹传讹,在场几位上神应当都清楚吧。”这小仙依旧是不死心。“当年若不是放任那妖女掌管神妖两界,仗着有一门好亲事,哪里敢祸乱七界。”

    那人还张口要说些什么,蓝琰儿便怒道:“放肆!古神为尊,岂容你随意议论!”

    “神?她到死都是个妖魔吧?被永远剔除了古神之列。否则,帝君何至于永久将瑶华台封锁。”

    话至此,许多人都开始佩服起这小仙的勇气。这样的七界秘闻,就敢这样拿着宣扬,不是不想活了,就是觉得死法不够痛快。

    “当年宓卿然涅槃而生为女君便是祸乱伊始,大乱过后,凤族凋零再无人涅槃,沉寂多年再出华凤涅槃,本是喜事。可九尾狐与九尾凤皆为贵重血统,但若二者相交怕是妖异之照,皆是若是不及时处理还要如多年之前一般让她继任女君,七界之乱可以想见!”

    “够了!”玄昊开口,这气息让坐在身边的姬绾娆打了个寒颤,突然觉得太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