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十招之内
    冰魄之火毕竟霸道,虽然火焰伤不到玄昊,但寒气之重还是透过玄昊自己的防身结界钻入了他的身体。

    趁着这个空档,姬绾娆当机立断甩出了采云绫缠住了玄昊拿着归寂剑的手,渐渐收紧释放毒性,企图迫使他丢弃手中的剑。

    玄昊感觉到了体内的元气和灵气正在缓慢的流失,瞧着姬绾娆的目光深沉了几分。

    这个小丫头,果真很有意思。

    便顺势松了手,可归寂剑还没触到地面,便化为了一个剑阵直接搅碎了姬绾娆的采云绫。

    姬绾娆闪身躲过,双手结阵堪堪挡住归寂剑幻化的剑阵,却感觉背后一阵寒意。翻身闪过,眼眸中闪过一道流光,那剑阵居然是直冲着玄昊而去。

    可惜这种小把戏,很快就被玄昊破解了。

    下一秒,玄昊面前却多了几道冰棱。如旧是在眼前炸裂化为齑粉。

    这个神仙当真一点儿弱点都没有吗?

    姬绾娆内心犯起了嘀咕。

    七界内不老不死,众人敬重的存在,怎么会轻易让人抓住破绽和弱点?

    发呆之时,归寂剑的剑锋已经到了姬绾娆眼前。众人皆不忍看到这一幕时,玄昊却停了下来。

    只听见一道娇俏的声音传来“想不到帝君也有手软的时候。”

    归寂剑的剑锋穿过眼前人的眉间,人影却是化为烟雾散开。

    浓郁的花香袭来,几乎吞噬了结界内所有的空气。幽蓝的冰魄火焰之上竟然盛放了满满的月莲。

    姬绾娆掌心间盛放着一朵雪白的曼珠沙华。

    “滴答……”

    一地猩红色的血珠顺着姬绾娆的指尖滴下,彼岸的红是那样的妖艳。

    月莲渐渐都染上了血一般的红色,经过冰魄的温度,这种香毒变得更加精纯。虽没有炉鼎提炼那样大的效果,可这样大的面积扩散,玄昊的身体渐渐变得僵硬。

    手中的招式动作也全然没有了之前的迅速和连贯。

    破绽马上就暴露了。

    “这小帝姬血脉贵重,自小天资便极高,操控灵器之类的天赋堪称变态。如今看来,果然厉害。”

    “据闻她并非青丘直系……”

    “嘘,不要乱说。”

    周围一片唏嘘,就在众人刚松一口气时,星辰的结界突然出现了几道裂纹。

    “嘭!”

    姬绾娆被重重甩到结界上摔了下来,半跪在地上看着玄昊一步步走近默念法咒撑起了一个结界。

    低眸瞧着地上的星辰排列图,将灵气通过手掌灌入了星阵。

    星辰顿时出现了亮光,利用星阵充沛的灵气快速恢复了伤势,洁白的采云绫飞出,星辰排列的星阵则是血色彼岸盛放相连。

    从第一朵彼岸盛放开始,余子沉随身携带的血珠便有些震动,只是这震动十分细微,余子沉全心专注在比试之上,竟是些许都没有发现。

    几乎不可查的红雾结界,混在星阵灵气中了姬绾娆体内。

    面对连续发动攻势的姬绾娆,玄昊只是以防守为妙,可渐渐的他就觉得不那么妙了。

    这丫头,像个小猴子一样,原来是在给他下套。

    星阵为她所用,她自身愈合能力又极强,故而她的行动完全可以不考虑受伤和耗损元气,看来是得赶紧结束了,让她这样一次次的下套下去,他若是一个不小心……那便有些难看了。

    趁着姬绾娆修复元气,玄昊释放强大的灵气,将星阵之内的所有幻物绞杀赶紧,并对星阵加强禁制压制。

    归寂剑凌空幻成数十把的剑阵,分为三波朝着姬绾娆袭去。

    采云绫两段拦住两波剑阵,姬绾娆翻身躲过,而后收紧采云绫将幻剑捏成齑粉消散。

    “十招……帝君你不至于这么记仇吧?”姬绾娆堪堪挡住玄昊劈下来的剑刃问着。

    “至于。你不知道本帝君向来是最记仇的神仙吗?”玄昊丝毫情面不留的砍了下去,却还是一个残影。

    这个速度真是够快啊。

    玄昊嘴角不经意的勾了勾,默念法咒,在姬绾娆周身布下几个强大的法阵将其围困在中间。而后幻出裂阳剑阵打算结束比试。

    眼瞧一炷香还有一截,姬绾娆心急如焚。周身的这几个法阵都是破坏力极其强大的,其中的灵物,绝对会被绞杀的连渣都不剩。

    虚境中的寒燊剑震了震,姬绾娆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幻出三个分身了阵法而后见采云绫将其裹成了一个蚕茧一般。归寂剑好不容将采云绫破开,里面却什么都没有。

    这时只见阵法中的三个幻影手持寒燊剑劈向阵法的法门。

    嘭的一声,幻影随着阵法一起消失了。星阵的结界上又多了两条裂纹。

    一朵彼岸凌空飘落在裂阳剑阵中,一声尖锐的凤鸣之后,姬绾娆持寒燊剑幻出一个与裂阳剑阵相差无几的剑阵。

    渐渐的吞噬取代了裂阳剑阵,反扑着朝玄昊攻去。

    可姬绾娆的修为还是没有玄昊那么高,纵然剑阵精妙,可威力在玄昊面前还是太弱。

    归寂剑至眼前时,姬绾娆双眸却突然划过一道流光,玄昊的双眸有些暗淡,不过喘口气的时间,姬绾娆刚躲到一边,玄昊便挣脱了控制,对姬绾娆招招致命。

    一时不察,归寂划过姬绾娆的耳边割断面纱带着两缕发丝将发带挑断,如瀑的青丝散开,周身似有煞气腾起。

    伸手拿回寒燊剑,这一次的招数却让玄昊有些吃惊。招招衔接完美,丝毫没有破绽,寒燊剑灵似乎已经归附她?

    损失的元气又回来了?星阵已被封印,怎么可能会……

    姬绾娆目光难得一见的沉静,面对归寂剑的攻势见招拆招,灵气之强大令玄昊疑惑。

    嗡!

    归寂剑被打落回玄昊手中,强大的波动竟使归寂剑灵暴躁,震裂了玄昊的虎口。

    寒燊剑已至眼前,姬绾娆双眸染上了雪色,眉间睫羽都覆上一层寒霜。玄昊转身躲开,伸手点住姬绾娆几个穴道后,用十足的力道一掌将其打落。

    “咔咔……”星阵周围的结界受到这波动的影响出现了大面积的裂纹,随后散落成千万片消失在空气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