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星阵比试
    第二日来围观的人相比之前一日,多了好几倍。

    三宫宫主都是七界之内十几位上神中的翘楚,难得瞧见动手的一幕。

    “我的这把听竹还是帝姬修好的,如今却要用他来与帝姬较量,当真叫我为难。”宁宸说着轻抚了怀中的琴弦,话说的轻飘飘,这动作也是温润,只是这温润背后的灵刃却不那么温和。

    姬绾娆伸手幻出屏障挡住,面纱下的嘴角微微勾了勾“今日便得罪了,还请上神不吝赐教。”

    衣袂翻扬间暗藏处处杀机,强的的灵气波动一下又一下砸在星阵结界上泛出涟漪。

    采云绫缠住宁宸抱着听竹琴的一只手,眼见听竹琴落地时却被采云绫另一端缠住扔向了一边。

    宁宸被缠住的手腕觉得有些脱力,便知晓已中了毒。忙幻出几片竹叶企图划开采云绫。

    “刺啦……”一声细想的声音后,采云绫收了回去,但采云绫后无数的莲花刃已经到了眼前。弯腰躲过,闪身刚到姬绾娆身后,便觉着身前一阵寒意,脚下出现了一个金色的法阵。

    宁宸挑眉摇了摇头,轻笑道“输了。”

    抵在宁宸丹田的剑幻成众多落英随风而散,金色的法阵也随之消失。

    姬绾娆转身微微行了一个礼,双手捧上宁宸的听竹琴。“多有得罪。”

    “一天对阵三宫四人?这也有点……”余子沉皱起了眉头。

    “是七个人。”玉绍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递给了余子沉一把瓜子。“今天可是继任比试最后一天。”

    余子沉一听这话,在炸毛的边缘极力冷静“七个?那也有点太欺负人了。”

    “对啊,还有城主和烟澜上神一关,最后要在玄昊帝君手下过的了十招才算通关。你以为宫主那么好当呢?”玉绍一副看戏的表情,拍了拍余子沉肩膀“放心,这个帝姬,一点都不好惹,等比试完你去打听打听她的事迹就可见一二。”

    “可六人车轮战下来,她哪里还能抗住玄昊帝君十招。”余子沉心急如焚。

    “这也是比试其中一项,看你与帝姬关系不错,居然不知道她的医术七界闻名,不输烟澜上神,这种打架之后的恢复也就是几颗丹药你喝口茶的功夫。”

    说话间,昆溯竟也中了招认输。

    蓝瑾琰上场两招便放水,可姬绾娆却没有那个打算,招招下死手,故而也就容不得他怠慢,最后竟也是被打伤认了输。

    蓝琰儿,烟澜,暄陌三人本应是车轮战上,却是受了玄昊的指使临时抱团上了比试场。

    姬绾娆本盼着三人稍稍放水的时候,三人却是异常认真,逼的姬绾娆节节后退。最后只得用了冰魄附在采云绫上。

    采云绫的毒,遇冰魄便会放大数十倍,可惜有烟澜在,这种毒根本伤不了人。只能是借冰魄之威让姬绾娆有喘口气的机会。

    七界之内,流传有秘术上百种,尤以青丘秘术之多,天界秘术之威,冥府秘术之阴闻名。

    七星阵内被冰魄的火焰照成幽蓝,平添几分诡异。姬绾娆闭眼念着古老的法咒,脚下的七星阵突然泛出幽绿。

    幽绿的光芒成长为一个个人形,充斥着浓烈的怨气,煞气。

    “魂噬!”

    这一幕震惊了在场的众人,连昆溯都瞪大了眼睛。

    魂噬可是他冥府的秘术,如今就这样便宜到了姬绾娆手里?

    “尘泠尽像。”姬绾娆变出玉鼎放在星阵中间,薄唇亲启间,星阵内的一切都定格了。

    正在看比试的几人却突然闭眼沉思,将自己的神识突破结界放入了星阵之中,苏子和灵气流动了幻境。

    幽绿色的人影出现便会一个走进三人的身体中,约莫一盏茶,三人身上突然泛起淡淡的月光色,而后形成一条条丝带一般的东西了玉鼎。

    不过半刻,幻境消失,几人反应过来的瞬间不约而同的深吸了一口气,暄陌则是直接倒在了地上。

    “借力打力,用我们的灵气三个互相争斗,你只利用魂噬将自己藏在暗处蛊惑看戏,坐收渔翁之利,你这一招,还真是用的妙。”烟澜上神无奈的摇摇头。

    “若非如此,我怕是早已败在几位手下。”姬绾娆笑了笑变出一个白瓷瓶走向了暄陌。“想不到城主,如此胆儿小。”

    “两粒归元丹,算是赔罪。”

    给蓝琰儿和烟澜的却是两个紫水晶的瓶子,里面灵气充裕到让人眼红。

    “收下了,你这个小丫头,太狠。我宁可这是与你最后一次比试。”蓝琰儿二话不说便吃了下去。

    这一场,三人的灵气和元气耗损十分大,几近亏空。否则暄陌也不会直接站不稳。

    不过,若让你不停打杀上好几日的狼,你也腿软。

    瞧着几人回了坐,玄昊悠然自繁零宫主位上走了下来。路过姬绾娆身边时顿了顿,抬手将方才比试落在发上的一片青叶取下。

    而后反手变出了比试之前姬绾娆交还给他的寒燊剑,又还给了姬绾娆。

    “你的凰音琴也别藏着了,要不然打伤了你,本帝君还得费心救你。”

    话音落,玄昊手中便出现了一把缠绕着血红色灵气的剑。那是他许久不曾出鞘的归寂剑。

    “归寂剑!帝君这是要做什么?不过是个比试而已,他何苦要娆儿的命!”蓝瑾琰不顾伤痛的抗议起来。

    奈何星阵结界是玄昊亲自所下,与星阵遥相呼应,根本就不是他们的修为能破解的了的。

    姬绾娆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平静的问道“帝君会手下留情吗?”

    “不会。”

    淡淡的两个字之后,玄昊释放了归寂剑原本的威势。强大的威势让姬绾娆握着寒燊剑的手微微颤抖。

    弯腰躲过玄昊的第一波攻势后,转身幻出采云绫和九尾,一面防守一面成绩放毒。

    可都被玄昊几乎完美的挡住,采云绫的毒根本就伤不到他。

    星阵中突然冒出点点幽蓝,燃成一片。冰魄巨大的威力透过结界释放出来,寒冷的气息让众人打了个寒颤。

    可在能焚尽七界之灵的冰魄前,玄昊竟然丝毫无伤。浑身散发的煞气让姬绾娆有些胆颤。

    这样的玄昊,像极了大杀四方的凶神。而她就如同一只被他盯上的小白兔,可怜的猎物,后果只有被拆成好几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