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内试之初
    黑色曼珠之后,醉言便奇迹的离开了幻境,不过一日的光景,玄昊和暄陌便带着几位弟子将剩余的几人带回了净城安置。

    “连灵器都送了,三宫试都许他带着,这不是默认他是繁零宫的人是什么?”

    “就是,寒冰炼狱之时,他对哪里那么熟悉,肯定也是那小宫主说的。”

    “要我说,城主就压根不该请一个黄毛丫头来。”

    “不是说今年三宫内有一个免试名额吗?指不定就是那小子,不过资质确实太差。”

    “……”

    余子沉不过是想出来溜达一圈,还没走几步就听见了不少对三宫试内定的消息。

    看着手中的琼玉萧,余子沉心内五味杂陈。这本是姬绾娆一时与他防身之用,却被如此多的恶意揣测。

    内试名额榜在午饭后放了出来。

    除了幻境之中成功脱险的几人,居然还多了一个。多的那一个正是繁零宫的小宫主姬绾娆。

    而她的试题也公开的写在了上面,便是与三宗四派三宫之主进行车轮战,必须要胜过三宗四派之主,三宫之内,必须胜过三人或者平手。

    这是姬绾娆正式接任繁零宫宫主的考试,与三宫内试放在了一起。

    晚饭时,尽缘宫的大弟子荆思儿送来了各宫宫帖。

    三宫之中内试之时,只得选一宫参加。若未通过,亦可在别宫内试后有名额之时在行报名。若三宫皆不通过,便只得归入内城弟子或四派门下。

    清心和尽缘的册子中都写了宫内情况,唯独繁零宫……却是空白页,只有一朵雪桃花。

    众人都猜测是因为繁零宫雪桃开的最好,故而以此为意。

    事实却是,因为玄昊不善笔墨修饰,姬绾娆只琢磨着怎么在比试场上对付玄昊,完全忘了这茬事,当荆思儿来的时候,玄昊随意捡了落在姬绾娆发上的一朵雪桃塞进去充数。

    选择自己中意的宫帖留下,其余交还荆思儿后。余子沉看着手中的一朵雪桃花发呆。

    内试的试题是各宫自己定的,根据人数多少决定难度大小。放题时间则是姬绾娆的继任比试之后。

    广场十二星宿星阵中,女子静坐桌几旁,提笔描绘着一副山水之景。

    收官一笔后丝丝冰蓝光线钻入画中,波纹散开,整服画面竟是动了起来,活灵活现。

    “这墨景,莫不如当年的繁零宫主一般。”妖族的一位弟子瞧着眼前的景象幽幽说着,抬眸却看到了暄陌凌厉的目光。

    墨景一词,源于繁零宫。当年繁零宫主也就是后来的瑶华台女君,嫌画纸一张太过生硬,故而琢磨了这个术法,本是消遣之用,后来又发展成画中镜,美人面等多种幻术流传。

    只是这种幻术要求极为严苛,都已画为基础,故而有这个闲暇和耐心去修炼的神仙也不多,如今会这个的估计也就姬绾娆和溪颜了。

    姬绾娆的这场比试,没有任何限制,只要不用大型杀伤武器毁了净城闹出人命就行。

    想当初,繁零宫宫主任瑶华台女君的时候比试,可是死伤了不少神仙。

    “我年纪小,今日比试虽不计伤残,可若我下手重了,还请几位宗主掌门不要怪罪。”姬绾娆说完,拂袖将面前的桌几等都收入了虚境。

    起初四派的长老掌门并不将这个黄毛丫头放在眼里,可两人齐上还没两招几人便中了招,这才认真起来。

    可就算认真,姬绾娆估计放水还是没扛过十招便全数陷在了姬绾娆的幻境之中再无还手之力。

    有了两位的长老宗主做例子,其余人也不敢再轻视。

    这次姬绾娆再没有用幻术那种阴人的法术,直接幻出采云绫发动了攻势。一招一式都如同舞蹈般优美,但与之交手之人却并不这样觉得。

    采云绫取养在天外天的蚕丝溶寒冰陨铁,辅以弱水和忘川之水,淬以灵毒用真火炼制而成。异香有毒,沾之腐肉枯骨。

    而且一旦中了采云绫的毒或者被采云绫缠住,除非姬绾娆罢手,否则,这个人所有的生气和灵气都将被采云绫吸走变成姬绾娆的。

    被采云绫缠住的瞬间,轻语宗的长老便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和灵气在急速的流失,就是他再怎么样也是控制不了的,反而是他越抵抗,流失的越快,可就在他准备认输的时候,姬绾娆却突然放开了采云绫。

    幻出几柄灵刃朝着他飞了过去。

    余子沉正奇怪姬绾娆的举动,转眼却瞧见了场上的人,竟是当日三宫会审之上对姬绾娆语出不敬的万崇派长老。

    可当日姬绾娆并未因这长老的话就如何,如今这般……倒是让余子沉有些瞧不懂。

    姬绾娆阵式十足,吓得那长老只得用了压箱底的法术,可这种法术他并未完全掌握,必须见血才收。

    众人都为之捏了一把汗,玄昊瞧着这一幕一下子握紧了手掌。目光冷了好几分。

    却见姬绾娆一点不躲,正面迎了上去。术法幻化的飞刀旋转飞至姬绾娆眼前时,余子沉眼瞧着飞刀被一层护盾挡住,一下子磨成了粉齑。

    可转眼,姬绾娆眉心却渗出了几滴血珠。

    “长老这就不太好了。”姬绾娆的声音冷得让那长老打了一个哆嗦。

    他什么都没做啊!飞刀都没回鞘,这根本就造不成伤害。

    却见下一秒指尖莲盛放,花瓣散落化为片片锋利的刀刃朝着那长老飞去。

    指尖莲花香有毒,花瓣见血便是剧毒。

    况且依照姬绾娆的修为,释放威压之后,那长老无论如何是躲不过这指尖莲的。

    一刀,两刀,三刀……整整十刀划过那长老的身体。

    “噗!”长老直接吐了一口血出来,直直跪了下去。

    “不会说话的人,还是永远闭嘴比较好。”姬绾娆附在那长老耳边轻快的说着,而后提高的音量:“真是不好意思,下手重了些。”

    说完只扔下了一个白瓷瓶给他便准备迎接下一位挑战的人了。

    整整一天,重伤废了的就他一人,其余的,姬绾娆的分寸都把握的很好,就是伤也是很轻。溪颜呢,还没过三招就认了输。如此看来,姬绾娆公报私仇的很明显了,可无人说什么,也不敢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