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墨色曼珠
    直至天黑,余子沉也没能等来姬绾娆的出现,还想再多等一会,却被琼玉萧强行带回了幻境。

    玉绍看到余子沉终于醒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还以为是冻晕过去了。

    寒冰炼狱的夜很冷,很静。暗处却不知是怎么样的血雨腥风。

    剩下的弟子已只有十数人,醉言将整个寒冰炼狱控制在手里,却也并不暴露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三天过去了,幻境中的月亮圆了一次,雪终于停了,满天的星辰画卷让弟子们暂时忘了眼前的困境。

    凉风习习带着些许清香,倒是颇为惬意。

    “这味道是……曼珠和银月雪。”余子沉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爬到了一个山丘之上瞧着。“寒冰炼狱十五月圆之时会晴日,晴日之夜,如果运气好便会遇到银月雪和曼珠盛放,曼珠有毒不能食,银月雪难寻却是寒冰炼狱之中除了人唯一的食物。”

    银色的月光铺满了整个寒冰炼狱,余子沉满脸期待的看着天空,不知在等着什么。

    而醉言这时,也在寒冰炼狱顶高的一座山顶崖边的玉树下站着,同样看着天空眉头紧锁,身后的冰雕房子中闪着点点烛火。

    两盏茶后,几道极美的紫色光芒从天而降,原本洁白如缎的雪地之上闪起了点点金银色。

    “银月雪伴生在曼珠旁,小心取下吃了,可再撑几日。”余子沉说着蹲下扯下衣摆一角当手帕准备采下曼珠旁的银月雪。

    福祸双至,这句话还是有些道理的。

    比如现在,幻境之中的很多东西出现都是意外的,比如和本该同时盛放的曼珠和银月雪,此时却只有曼珠。

    余子沉的手碰到银月雪的瞬间,银月雪便化为粉齑消失在了眼前,眨眼的功夫,入目所有血红的曼珠都变成了黑色,铺了一地。

    “曼珠以腐肉枯骨为食绽放,黑色曼珠……怪不得今夜如此安静。”余子沉倒吸一口冷气。

    黑色的曼珠将众人团团围困,偶尔有两个沾到了黑色曼珠的花朵根茎断气的,也很快被淹没在花丛之中化为花肥。

    死亡的压抑在蔓延,余子沉心底似乎有什么东西被释放了出来,让他觉得眼前这些可怕的曼珠格外的顺眼。

    看到黑色曼珠,醉言眼中闪过一抹诧异,随后便平静了下来,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七界之中,肉身若死,化为泥土,缚之魂为花,名为沙华。

    曼珠本来自佛土,花叶并存开洁白之花,意为净,主轮回普渡。

    偶食之魂,叶落而枯,独生一只花茎,花开之日,艳红夺目,如泣血之美,因长在冥府忘川河畔,河岸两端隔断生死,故而名彼岸,血色曼珠也称彼岸之花,意为死亡。

    而黑色曼珠,则是这寒冰炼狱独有。本体乃是上古神魔,以猎食寒冰炼狱中为数不多的生灵为乐趣。

    黑色的曼珠花洋洋洒洒的凌空飘落,沾之分毫,便会身中奇毒顷刻丧命。身着黑纱的蒙面女子拿着一株三色曼珠自花丛深处婀娜走出。

    如雪凝脂的双脚将飘落的曼珠花踩入雪中,腕上血色丝线掺杂凤翎编织的绳结格外显眼,阵阵的银铃声如同地狱之声。

    女子径直走向了余子沉,修长的手伸出,在其指尖上盛放一只黑色曼珠。

    “且慢!”醉言用一把折扇轻轻挑开女子的手,似是能感觉到女子疑惑和微怒的情绪,他微微笑了笑“这个得留给我。”

    只见冷风吹过,飘落的曼珠足足多了一倍,醉言反手将剩余的弟子护在结界中,闪身躲开黑衣女子的攻击,转眸却见一截冰棱在眼前,手中的扇子转了个花便将那冰棱磨了个粉碎。

    腐肉夹杂着血腥味让人十分作呕,就是醉言,脸色也有些泛白。

    这种味道不单单是恶心,更是剧毒。

    他虽然不会因为中毒而轻易死去,但却令他比死还难受十多倍。

    “如此待客,可就不大礼貌了。”醉言掩面轻咳了两声,手中的扇子焚去了普通纸扇的伪装,露出血红蝶形的扇骨,每一根扇骨顶的蝶触脚都极为薄却坚韧,且淬有剧毒。

    扇子旋转间攻击时,只只血色的蝴蝶似从扇骨之中生出扑向黑衣女子将其困住,因无意中碰到那血色的蝴蝶,黑衣女子如玉的藕臂便瞬间变得青紫,以肉眼可见的腐烂,露出森森白骨。

    本以为到如此地步,黑衣女子便可以离去,谁知她却是当机立断的砍断了自己的一只手臂,紫黑色的血溅在雪上,发出滋滋的声音。

    珠珠黑色曼珠朝着那断臂之处飘去,瞬间,断臂新生。

    这一切都足以让在场的弟子惊讶。

    而那女子,自始至终都未曾开口说过一个字,断臂之时干脆利落,连眉头似乎都不曾皱一下。

    多番交手,女子先后断了双臂,削了腿肉,可谓狼狈。醉言手段招数之毒辣让余子沉恶寒。

    醉言手中的扇子还是刺向了黑衣女子的胸口,黑纱飘落,朵朵曼珠散去。正当众人以为这样就算结束之时,那朵三色曼珠闪过光华,黑雾之中,似有人形。

    自黑雾中走出的女子捡起地上的黑纱裹身,伸手聚起周围的曼珠凝结成一柄冷剑,剑柄处盛放一朵三色曼珠。

    剑穗上的血色铃铛发出阵阵震动发出刺耳的声音,余子沉等人以灵气护体当抵挡这穿破耳膜的声音却效果甚微。只能捂住耳朵暂时封闭自己的听觉。

    此时却见醉言并不受这声音的影响,悠闲变出一只埙,收起武器吹奏起来,埙声哀怨如泣如诉。

    面对女子破空而来的剑,醉言也不曾躲开更不曾停止乐声。

    剑锋停在距离醉言眉心的一寸之处化为朵朵曼珠散开,黑色的残影划过,女子已然站的很远。掌心中的三色曼珠变为黑如墨水的颜色。

    一道温柔的声音传入耳中“走吧。”

    埙声落,醉言伪促的眉头也舒展开来,看着不远处立在曼珠花中的女子眼神冰冷。

    月色稍暗,女子带着遍地的黑色曼珠消失在雪地之中,曼珠之下,露出一汪天泉,倒映着皎洁的月光,波光粼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