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溪颜之险
    随意将琼玉萧扔给余子沉后,姬绾娆挥袖幻出一张曲谱,行至破灵瑶琴之前盘腿坐下。

    “按着谱子吹,错一点儿,你就拿命顶上。”

    话音落,还不给余子沉反应的时间,姬绾娆便已泠泠奏响琴曲。

    琴箫合奏之音响彻天地,传入寒冰炼狱深处,惊动了正在做着美梦的溪颜。

    曲音已至末尾,却左等右盘不见来人。

    溪颜啊溪颜,你可不要在这个时候掉链子,若是还赶不到,就真的要砸了你涂山的招牌了,姬绾娆心内默念着。

    曲终最后一音落下之时,一声轻笑从二人背后响起。

    面前的醉言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一曲仙音,洞彻人心啊,可惜,真是可惜。”醉言持一把扇子轻敲着手掌,挑眉沉眸看向了姬绾娆“你到底是谁?”

    “幽宫主绑过我一次,难道还不清楚我是谁?”姬绾娆冷了面色,下一秒手指划过破灵瑶琴,扫出强大的音波。

    面对姬绾娆如此攻势,醉言却依旧是浅笑,打开扇子便轻易防住。

    “灵器认主,你非破灵之主,就是引了蓝琰儿的气息也是无用,发挥不出破灵的十分之一威力,连给我挠痒的力道都不够。”

    “幽宫主还是莫要太过自负了。”姬绾娆双眸忽而变为琉璃色,手指尖泛着淡淡的蓝色灵气,破灵瑶琴通体都燃烧着冰魄之火。

    “有意思。”醉言提了几分兴趣。“小姑娘,你可别忘了,破灵瑶琴与冰魄可是相克之物。”“是相克,克的是你。”姬绾娆手指轻拨音调,冰魄竟是随着音波一起散了出去,所到之地冰雪融化露出一片又一片的青石。

    醉言不察,躲闪时衣袍衣角占到了些许冰魄之火,想要扑灭却是沾到了其余地方。

    “看起来宫主很需要灭灭火。”姬绾娆面上染上一抹恶作剧的笑容,下一秒一股弱水便从头将醉言浇了一个透心凉,加之寒冰炼狱极冷的温度,醉言便如同穿着冰雕。

    面上方露出怒色,要运功烘干衣服时,脚下却出现一个金色的法阵,姬绾娆抱着破灵瑶琴走向了蓝琰儿,凑近蓝琰儿的脸,轻轻吹了一口气。

    蓝琰儿的无光的双瞳瞬间有了些许光芒,只是时有时无。

    “幽宫主用分身之法现身这里,就不怕后院起火吗?”

    话音落下时,一阵悠然的萧声响起,瞧着姬绾娆持琼玉萧凌空吹响的模样,余子沉的目光似乎一点后移不开。

    同样移不开目光的还有醉言。

    这样的法阵虽然厉害,但是他要走,并不是全无办法,可他并不想走。

    这个小姑娘,太像她了。

    “咔咔……”

    碎裂的声音从法阵之中传出,醉言的分身碎裂几块化为烟雾散去,并未留下只字片语。

    可姬绾娆的心却更加的不安。

    溪颜呢?怎么还没有一点消息?就是被困也应该能感受到她的灵气波动了啊。

    “你三宫试到今日是第几日?”

    “算来已近一月。”

    余子沉说完咽了咽口水,在幻境之中时还不觉得口渴饥饿,现如今这种感觉却是十分强烈。

    “时间不多了,看来只能冒险一试。蓝姐姐受伤,消弥界是万万去不得了,你在这看着她,只要意识清醒过来,便将这个交给她,让她即刻回净城。”姬绾娆反手变出一张绢帛交给了余子沉,又放下了一个食盒。

    “这里面是一瓶净水和些许食物,应当够你挨到蓝姐姐清醒。你借琼玉萧以分身之术来到这儿,灵气很不稳定,最多能坚持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之后天黑之前,蓝姐姐若还未醒转,你便将装着净水的瓶子摔碎,立刻回三宫试。”

    说完姬绾娆便双手结印,打开了一个旋涡状的通道。眨眼间消失在了原地。

    余子沉躲在姬绾娆事先设好的结界中一边调息一边等待蓝琰儿的清醒,闭眼想到姬绾娆,眼前便浮现了姬绾娆拿着一颗夜明珠在一片黑暗之中的画面。

    猛然间黑暗消失,一片鸟语花香。

    姬绾娆晃动腕上的银铃发出清脆的声响,反手化出一只萤火虫向前飞去。

    忽而间又响起一阵铃铛声,就在身边,却看不到。

    眼前一切,皆为虚妄;所触之地,皆为心境;消弥之界,本为幻象。

    姬绾娆闭眼沉思,引路的萤火虫化为一个光点消失。指尖白莲盛放,花瓣四散,落在地上成了几条奇怪的线条。

    取了随身带着的葡萄酿浇在线条之上竟是形成祭祀之阵的一部分。

    祭祀之阵,分为天地阴阳两个阵法,抬眼可见太阳,她在阳阵,那溪颜便是阴阵。想着姬绾娆唤出玉鼎中的冰魄之精,顺着线条循序燃烧,露出了完整的阳阵。

    冰魄朝着阴阳两阵的间隔结界烧去,很快便听见咔咔声,结界逐渐薄弱,依稀可见阴阵之中的情况。

    溪颜正八爪鱼一般贴在结界上,看着眼前的冰魄一下子跳开,似是触及了伤口,没站稳倒在了地上。

    嘭!

    隔开阴阳两阵的结界碎裂炸开,姬绾娆伸出手刚要将溪颜拉起来,一道人影闪过溪颜却已然消失在了眼前。

    “真是小看帝姬了,不过,帝姬最好还是不要乱来,要不然我这手也会不小心拧断涂山女君的脖子。”难辨雌雄的声音从宽大的斗篷下传出,带着威胁的语调让姬绾娆放下了手。

    “请帝姬回到阳阵吧。”黑衣人说着捏紧了几分溪颜的脖颈,溪颜娇俏的面容瞬间被涨的通红。

    姬绾娆渐渐退到了阳阵中,下一秒却幻出九尾朝着黑衣人拍去,黑衣人方躲开,转眼却见真火已然烧了过来。

    “帝姬还真是不听话。”黑衣人刚要作势捏碎溪颜的脖颈,手腕却悠然一痛。墨蓝色细如发丝的东西瞬间渗入皮肉在体内血脉之中疯狂生长。

    趁着这个空档两条雪白的长绫缠住了黑衣人,幽蓝的火焰眨眼已顺着白绫烧了过来。

    可黑衣人依旧不忘了溪颜这个砝码,溪颜起身还未跑几步,便被再次吸了过去牢牢的贴在了黑衣人身前,幽蓝的火焰不敢再近一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