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祸不单行
    姬绾娆和蓝琰儿踏入黑衣人布下的重重陷阱之中时,余子沉一行也落入了寒冰炼狱中镇压着的雪怪的包围之中。

    雪怪力大且彼此间懂得配合来捕获猎物,而且在冰雪之中有绝对优势,寒冰炼狱之中,遇到便只有自求多福。

    而能引来众多的雪怪,这都要归功与这里唯一的灵器。

    寒冰炼狱之中本不可能存在这样灵气充沛的东西,若出现了,谁的到,谁便有绝对的力量,就是出不去寒冰炼狱,也能在这里无忧了。

    众弟子早已因为食物短缺体力不支,有些站着都已是吃力,面对着难缠的雪怪只剩了恐惧。

    脚下的冰层嗡嗡着,伴随这阵阵的冰面裂开的声音,尖叫声此起彼伏间已经有近一半的弟子摇动了银铃消失在了幻境之中。

    “之前的果然都是障眼法。”玉绍吃力的挥动着手中的剑抵挡。

    “从来没人说过,三宫试简单。据说,往年通过宫试的只有一两人而已,都不过是堪堪保住性命。此番繁零宫开宫,这难度自然是不计死活了。”余子沉大口喘着粗气。

    剑锋所指之地,丝丝红雾散开,雪怪无一不对这红色的雾气恐惧。

    “意念驱使灵气,用琼玉萧吹奏幻音。”几分冰冷的声音从余子沉脑海中传出,身体先余子沉的意识一步进行了动作,琼玉萧通体的温润光芒被血色的雾气代替,双眸中划过红色的流光,凌空而立轻轻吹奏出了摄人心魄的曲子。

    这曲子陌生,他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过,但却吹奏的如此熟练。

    音如玉碎之时,余子沉薄唇亲启,带着从未有过的煞气道:“动手。”

    雪怪其实是没有感官的,但幻音之曲,却并不是用感官感受的,而是灵气波动。雪怪依靠灵气波动判断对方的能力和方向,如此一来,幻音之曲足以打乱雪怪们之间的配合。

    只要有了一点口子,撕扯下去,便可破了这眼前困局。

    可事实却不想余子沉想的那样简单,他在寒冰炼狱那么多年,只是碰到过一次雪怪围猎,只是那一次,被困住的是个法术极高的人,当初只觉得雪怪蠢笨,如今真正遇到才晓得可怕。

    雪怪之间的配合虽被幻音干扰,却依旧未出什么大的破绽,而参加战斗的弟子们,却是死伤过半。

    巨大的力量悬殊,让弟子们应对越来越吃力。

    正当雪怪开始最后的捕猎之时,一道玄红色的身影从天而降,巨大的力量如石入水中散开,围困着弟子们的雪怪瞬间化为齑粉消失。

    “看来净城的弟子还真是废物啊,这点麻烦都应付不了,本宫劝你们还是早点回家。”醉言嘲讽的扫视着两三成群的弟子。

    最后将目光放在了余子沉身上,“看来我们真是有缘,又见面了。”

    寒冰炼狱之中,余子沉一行的情况比之红雪之困中的姬绾娆与蓝琰儿,已经是幸运。

    “铮!”蓝琰儿怀中的瑶琴琴弦划破细嫩的指尖断裂,乐阵波动了些许,裂开一个细小的缝隙。

    姬绾娆转身拉着蓝琰儿躲开,玉指轻拨怀中箜篌,释放强悍的灵气补好了裂缝。腾出手,在指尖催开一朵白莲,取下一瓣放在蓝琰儿受伤的指尖,伤口便迅速愈合了。

    又掌控冰魄消耗自身元气和灵气强行将蓝琰儿断了琴弦补好。

    幻境的巨大变故势必会对姬绾娆造成影响,醉言硬生生将姬绾娆布下的五行之阵撕出一道口子幻境。因为溪颜已经完全失去了对幻境的掌控力,这到裂口的力量便会双倍甚至五倍的反噬在姬绾娆身上。

    刚修补好琴弦,还未转身,便听到咔咔两声,似是什么碎裂的声音。姬绾娆面色瞬间惨白如纸,嘴角渗出了一丝血红。

    乐阵渐渐弱化消失,姬绾娆猛地单膝跪了下来,脚下的红雪沾到洁白的裙摆瞬间开出血色的梅花。

    “向来精通阵法的天君,也有如此失察的时候。”醉言慵懒的声音飘来,蓝琰儿蹙紧了眉头,看着姬绾娆面上豆大滴落在地的汗珠,明白了几分。

    不待蓝琰儿开口,姬绾娆便抹掉嘴角的血丝强撑着站了起来,看向不远处山丘上的玄黑身影笑了“幽宫主当真是个好对手。”

    “小娆儿……”蓝琰儿露出几分担忧的神色,

    “我自认为天衣无缝的阵中法竟然被幽宫主轻而易举就撕了一个裂口,当真是我学艺不精了。”姬绾娆紧紧的握着蓝琰儿的手,冰冷的手心中已然全是汗珠,可想阵法反噬之苦。

    “阵法本宫当真不敢再天君面前显摆。”醉言转身,瞧着姬绾娆惨白的面色皱了皱眉,“真是后生可畏,真狠的下心给自己下这么狠的手。”

    “托幽宫主的洪福,死不了。”

    周围的雪一点点的融化,精气与灵气被姬绾娆不动声色的吸入了虚境炼化疗伤。

    “此次寒冰炼狱之行,不知幽宫主是自己来的还是……”蓝琰儿暗中散开了灵气探索着周围,却并没有发现有除了三人之外的气息,未免有些惊讶。“看来,幽宫主出入这里,当真是如回家一般。”

    “天君的阵法当真精妙,只是再精妙的阵法若是被识破了法门,就是再不易,也如同回家一般了。”话音落,醉言便已然出现在了二人面前。

    风扬起他玄红色的衣摆,陪着一副慵懒的妖魅面容,倒是有些像几分凡尘戏本子上那些离家出走游历世间的小公子。

    “天君在炼狱外布下如此精妙的阵法,不知是否想过,自己有一日也会被这阵法困死在这里?”

    醉言字摩挲着手中的折扇,径直朝着姬绾娆走来,伸手一掌打在了姬绾娆的腹部,看起来气势磅礴,却是软绵绵的一掌。

    却见掌风一转,运起十足十的魔气朝着身旁的蓝琰儿打去,接着姬绾娆推的力道,蓝琰儿闪身躲开,捏出一个法诀抵挡住了醉言的攻击。

    手中的折扇打开旋转着飞了出去,蓝琰儿弯腰躲闪,起身间快速射出了手中的碧影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