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再入寒冰
    可三宫试却并没有因为这一个插曲就变得松快,反而是更加的严苛。

    是人总会有心魔,在幻境之中,心魔便会被放大数倍,成为现实出现在你的眼前。你可以怕,却无法退。

    往前的路越来越冷,就是披着姬绾娆特制的披风,也难挡这刺骨的寒意。余子沉的心有些发颤,他恐惧这个地方,这个噩梦的诞生地,寒冰炼狱。

    虽然知道这里可能并不是真正的寒冰炼狱,但他还是怕。

    可寒冰炼狱三日,除了刺骨的寒意,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所余弟子也悉数了修整。

    琼玉萧也在炼狱之时沉睡了,这让余子沉心里更加没有底。

    以他对寒冰炼狱和姬绾娆的了解,这里绝不会是如此平静的状态,可三日了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确实意外。

    “师兄,我好饿啊。”一旁身着轻语宗弟子服的弟子满是憔悴的摸着自己的肚子。

    扫一眼周围弟子,大多面带倦色。

    这里是寒冰炼狱,温度极冷,想必是轻易睡不得,且周围数百里都常年冰封,怎么可能会有食物?而诸多弟子大多未飞升,凡胎**如何经得住这样耗损?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考验。

    可这一关对于昆仑的弟子来说,便会容易许多,譬如玉绍来说,这样的影响便会少许多。

    但她们总归还是耗不起的,因为周围渐渐的出现了野兽。

    而那些高修为的妖兽是原本不会出现在这里的,看来姬绾娆还是照顾了余子沉熟悉寒冰炼狱这个特性。

    打乱了这里的原本的规则。

    其实,幻境本来就没有什么一定的规则,若有,那也完全的掌控在操控幻境的人手中。

    现在的他们,就如同被姬绾娆困在幻境中的食物。

    “我的术法根本不能凝结实体,连阵法都不行。”玉绍蹙起了眉头,师徒将自己的法术注入统一发放的法器之中,却是受到了限制。

    法器就是法器,无论你的修为有多高都不可能让他通过注入法力变成灵器。而灵器可以被未飞升但实力霸道的人操控,但是法器不一样,就是你飞升了,它也只能发挥自己原本最大的能量。

    这也是为何在比赛前,明确规定所有人不得携带自身法器和灵器赛场的原因。

    余子沉试着唤醒琼玉萧,但无论用什么办法,依旧白费。琼玉萧在此时,除了吹首曲子冷静一下,并没有什么用。

    平地忽起大风,卷着地上的积雪与冰碴拍进众人暂时的避难场所,刺骨的寒意让玉绍打了个寒颤。

    “师弟!”几声惊叫引起了众人的注意,风过之后,只见满地尸体。

    死者皆是面色铁青,似是活活被冻死的,可尸体上却还有温度。

    更坏的事情是,这个冰洞周围被一些凶神恶煞包围了起来,只要出去,便很难活着回来。就是昆仑的弟子,四人出去,也只回来两人还是重伤。

    而洞内的每日就算不出去探路,也在不断地死人。食物的短缺,让在洞内的弟子都打起了彼此的主意,因为吃食问题大打出手的事情每日都会发生。

    “若是再这样待在这里,我们迟早会活活饿死。”玉绍看着洞外飘落的大雪皱起了眉头。

    余子沉伸手接住一片雪花,看着它在掌心中化为水珠滴落,幽幽道:“这里,不会有吃的,除非我们能杀死将我们围困在这里的凶神恶煞,抢吃的,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你……你怎么知道?”玉绍压低了声音。

    “出去探路的人应该快要回来了,先听听情况吧。”

    余子沉似乎很不想谈这些问题,飘飘然转身进了洞中,坐下打坐起来。

    幻境中的寒冰炼狱不好过,可现实中的寒冰炼狱情况也不容乐观。

    “姬绾娆势必会亲闯寒冰炼狱来救溪颜,养你这么多年,你知道该怎么做。”宽大的斗篷下,传出慵懒的男声。

    地上跪着的女子抱拳郑重道:“是,定不负主人所望。”

    抬眸的瞬间,却是惊艳了世间的美,只是这种美是复刻溪颜的美,这个女子长得与溪颜竟是如此相像。

    “你也是涂山的人,许多事情你比我清楚多了。”黑衣人摩挲着手中的一块残玉,声音陡然沉了几分“你这张脸是件很好的武器,别辜负了。”

    “主人的意思是?”女子说着抬手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不不。”黑衣人摇摇头,“莫说你现在的实力还不如溪颜,就是真的和溪颜一般,要解决那个女人,也是极其不容易的。”

    “上神这两个字,这个称呼,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让一个神仙担着的。那必须是一个经历过劫数的神仙,而这劫数必定是痛彻心扉。何况她的血脉天生灵贵,在这些修为上莫说你,就是我也得防备几分。”

    “所以,流昔,你杀不了她,若非一击必中,你便不能出手。”

    黑衣人这一番话,让流昔明白了几分,却又更加糊涂了。

    “我要你先留在溪颜身边,留意她的一举一动,等何时的时机到了,便取代她。懂了吗?”黑衣人说完,兜帽里藏着的嘴角勾出一抹算计的笑容。

    “至于怎么样让溪颜完全信任你,无论谁阻拦都要带你离开,那须得好好算计算计,演一出好戏。”

    流昔并没有多问,只是静静的待在哪里想着如何骗过溪颜,如何骗过多疑的玄昊,躲过蓝琰儿的眼睛。

    而这一切,被困在消弥界还在做美梦的溪颜,全不知情。

    这时,寒冰炼狱结界外出现了一蓝一白两道身影。

    法印闪过后,阵阵寒风拍在二人脸上,如细密的针刺一般疼。

    入眼皆是刺目的白,与雪中的昆仑威严不容侵犯的感觉不同,这里,只有死寂和压抑,若说昆仑的雪,是圣洁,那这里的雪下便是腐肉白骨,除了死亡,并不会给你带来什么福泽。

    二人踏入寒冰炼狱的瞬间,琼玉萧便发出了阵阵嗡嗡的躁动声,似乎是在提醒着什么,可它毕竟只是一只没有器魂的灵器,如同一件死物,就是预感到主人有危险,却也不能辨别幻境还是现实,直接去救援,只能是发出警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