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黑衣之险
    借助溪颜的气息,她完全可以在幻境中为所欲为,而不是现如今的捣捣乱而已,如此做,不过是还有着更大的计划。

    两人对于对方的想法一清二楚,可谁让谁在明这就看各自的手段了。

    余子沉在琼玉萧的帮助下刚要爬出裂缝的时候,本被冻结的熔浆一下子又开始沸腾了起来,攀爬着的石壁也开始晃动,不断的有石块滚落进熔浆,再往上一步都很难。

    他的修为还不足以完全驾驭琼玉萧,利用琼玉萧的灵气撑起结界抵挡落石,所以还没爬几步,便被落石砸了下来,眼见要坠入熔浆时,却被一股温和的气息拖了起来,周围景色一转,重重摔在了沙子上。

    一朵白色如玉的花朵围绕着他周身旋转着,快速修复他身上的伤痕。

    “来即是客,不如现身一叙。”姬绾娆一席白衣,一如初见那日。

    四周平静,并无什么异常。正要开口时,天色一变,一个人影径直的朝着他砸了下来。

    “啊!”玉绍大叫着掉了下来,砸在了沙丘上。

    姬绾娆连看都不曾看一眼,更别提出手拉一把。余子沉听着声音有些耳熟,便跑过去看了一眼,却见玉绍灰头土脸的坐在坑里。

    “玉绍?!”余子沉欣喜的将玉绍拽了上来,在回头,却见一个黑衣人站在了远处的沙丘上,一点一点移动过来。

    “宫主多日不见。”神秘人开口,竟是难辨性别。

    修为之高让姬绾娆都看不透,但熟悉的气息让她将那日茅屋中假扮溪颜的人与面前的人联系起来。

    “原是故人。不知此番到访有何贵干?”这种疏离的冷漠,才是净城一宫之主该有的模样。

    “素闻宫主聪明伶俐,怎么还看不出来?”神秘人穿着宽大的黑色斗篷,看不清脸,也分辨不出那界之人。

    “如此……”姬绾娆低眸思量一会,“那不知是本宫主哪里得罪了尊驾,竟然劳尊驾如此?”

    神秘人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踱步走了过来。

    玉绍大致整理了一下,刚缓过神,便听到神秘人说了一句震惊她的话

    “繁零宫主,即使你什么都不做,都会得罪人。难道姬宫主事先就没有打听一下原本繁零宫的事情?”

    繁零宫姬宫主?姬绾娆!

    “她她她,她是繁零宫的宫主?!”玉绍拽着余子沉的手臂兴奋的问着。完全无视了余子沉的一脸黑线。

    “姬绾娆,你这么护着这个小子,难不成是知道他身上藏着……”神秘人还没说完,便被横在眼前的寒燊剑打断。

    “我知不知道这些不重要,但是我晓得必须要将阁下请离这里。”

    “小姑娘,有志气是好的,可是你刚飞升上神,根基未稳,真的确定要与我动手?”神秘人伸手刚想触碰寒燊剑,却被寒燊剑的禁制弹了出去。

    “与不与你动手,不是我说了算,而是要问我手里的剑。”

    两人并未真正打起来,只因那黑衣人只一味的躲闪,而并不还手,姬绾娆也没了办法。

    幻境中的五行压制,让黑衣人确实没有办法施展出真正实力,而姬绾娆却可以通过这个阵法从幻境中不断的获取灵气,从而提升自己的掌控力。

    何况,只要黑衣人一出手,便有暴露自己身份的危险,故而,她宁可做个缩头乌龟。幻境已然不稳,就是有五行的压制,若是幻境的弟子出了什么问题,也是会导致幻境崩塌的。

    倒是别说这些弟子一个都出不去,就连姬绾娆怕是也自身难保。

    眼瞧着黑衣人一步步走入自己的陷阱,姬绾娆的耐心也一点点的消失,“就算你我往日怨仇,你也不该挑了今日来捣乱。”

    黑衣人的经脉被限制,浑身的灵气一点点被抽离虚境,渐渐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只希望阁下离开这里,并且放了涂山女君,否则,我便让你永世待在这里。”姬绾娆伸手幻出一个金色的阵法,外围燃着绿色的火焰,金沙腾起六道风柱,将黑衣人困住。

    术法压制?她当真只是想请自己离开幻境?

    黑衣人藏在宽大斗篷下的眉头蹙了蹙,随即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姬绾娆啊姬绾娆,总有一天你会死在自己的心善上。

    借助阵法的灵气,黑衣人感觉到了自己的恢复,便出手破了阵法,却还没来得及笑,便见那绿色的火焰已经布遍周围,引燃了自己的衣角。

    姬绾娆在自己和余子沉与玉绍周围划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结界,火焰便绕了开。

    在幻境之中,姬绾娆对冰魄之类的火焰操控力会下降,何况是这么大面积的不破坏幻境之间链接的前提下释放,她可不保证,会不会引火**。

    故而便直接带了随身的玉鼎过来布下结界。

    “你想操控五行?没那么容易。”黑衣人转身幻出一根柳枝朝着天空抛去,柳枝化为虚无,天空顿时乌云密布,两声惊雷后,却是引来了一场大雨。

    刺骨的寒意,让余子沉和玉绍打起了哆嗦。

    大火却就此开始熄灭,姬绾娆勾了勾唇角,变出两件披风甩给身后的两个废物,指尖开出一朵美丽的雪莲,呼气一吹,花瓣便四散在周围。

    “多谢阁下,为我凑齐了这五行。”

    花瓣落地,瞬间化为嫩绿的新芽,快速生长。

    姬绾娆对幻境的操控力在一点点的下降,她只能用这种办法来使自己能轻松的调动五行之力,玉鼎脱手而出凌空放置,集五行之物置于鼎中,以灵气催之,与事先布在幻境中的五行之阵呼应。

    非幻境中允许之人一一开始化为烟雾消失,强大的压迫感,让黑衣人有种灵魂撕裂的痛苦,她必须先离开这里。

    “涂山……”

    离开的最后,她用传音说了这最后两个字。让姬绾娆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溪颜若出什么事……幻境中再出岔子,怕是要十个她才搞的定了。

    五行归根结底便是气,她借了幻境的灵气布下阵法,用仙魂闯入幻境,这一下也是承受这灵魂撕裂的痛苦,事情解决,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