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傀儡刺客
    净城中一日,幻境中便已过了三日,魔林的两日过的众人皆提心吊胆。

    玉绍也不知是怎么找到余子沉的,两人结伴走的却也不大顺心。这里的气息压抑的余子沉心中很是烦闷,却也不得解脱之法。

    夜幕降临,枯树的枝丫在月光下拉出长长的影子,晚风吹过,像极了冥界张牙舞爪的魍魉魑魅,伴着林中阵阵的嘶吼声,让人后背发凉。

    余子沉方杀了一只打算将自己作为晚餐的妖兽,转眼却看到玉绍身后一个诡异的身影,便直接将手中的剑掷了出去,那人灰飞烟灭的瞬间,他便感觉到身后的一股杀意,弯腰躲过,再抬眸时,便见一道凌厉的掌风打了过来。

    “轰隆!”

    一声惊雷,将姬绾娆惊醒,听着屋外瓢泼的大雨,裹紧了身上的云被。

    还未闭上眼,便听得一阵叩门声:“宫主!幻境出事了!”

    净城殿中,原本守护的弟子横七竖八的倒在厅里,站在厅中刚赶来的蓝瑾琰瞧着姬绾娆未梳妆的模样的皱了皱眉。

    “幻境中闯入了生人,破坏了幻境原本的平衡,故而会出现许多的裂缝,影响每个幻境之间的衔接。”姬绾娆说着施法暂时稳定了幻境,看着袅袅青烟的玉鼎目光冷了几分。“还真是个厉害的对手。”

    拽下随身所配的香囊,自里面取了点儿香饵,倒入一朵月莲之中,以灵气催之,清幽的香味便迅速扩散了开来。

    倒在地上的弟子一个个清醒过来,瞧着亭中站着的几人面露惊慌。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厅中的看护弟子,按着阶品分配,有一半皆是上仙阶品,且不论修为到底如何,但都是历劫飞升之人,怎会如此不济?

    “幻境突出异象,似有崩塌之意,弟子本意欲去禀报诸位宫主,却遇到了一人,来人自称涂山溪颜女君,将我们带回了厅中,后来我们只晓得闻到一股味道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弟子答话时,声音都有些颤抖,在场的都是一方君上,亦或者是上神之尊,万不是他们的嘴的起的,若此时一句话说错,便是性命之灾。

    “溪颜?”

    姬绾娆脑海中突然飘过了茅屋结界中的人。

    “幻境中出现了许多来历不明的人,这些人看来是冲着三宫试来的,闯入幻境暗杀应试弟子,目的便是搅得净城不得安宁,意图达成某种目的。之前涂山之乱应当就是试探。”姬绾娆转着手中的掐丝镂花的香囊,猛地睁大了眼睛。

    “溪颜!涂山出事了!”刚打算冲出去,天空却突降一道惊雷,吓得她一下子转身躲到了离他最近的玄昊怀中。

    娇弱的身体都在颤抖,玄昊却如同一个木头人一般直挺挺的立着。

    一会,姬绾娆强忍住颤抖退出了玄昊的胸口,看着暄陌“我一会打开幻境入口,你派弟子立刻进去尽数将这些人斩杀干净,否则幻境的弟子一个都别想出来。”

    而后转身附在蓝琰儿耳边说了些什么,蓝琰儿二话不说便转身离开了,离开之前还不忘嘱咐蓝瑾琰照顾好姬绾娆。

    瞧着画面中参加三宫试的弟子吃力的与之对阵,姬绾娆心中莫名的窝火。

    转眼却看见桌上完好的茶壶,勾了勾唇角。

    看来这人也没有那么聪明,晓得我的幻境维持是靠着玉鼎中的香药,但却没找到最要紧的东西。

    当初她故弄玄虚,又是放血又是放出血池残忍的画面,就是为了掩盖真正的关键。便是这茶水。

    茶水看起来司空见惯,没什么不同的,应某些个上神口味挑剔的缘故,净城的茶向来更加讲究,比如那茶水就必须是天灵泉眼的泉水三杯加无根净水四勺,煮沸后再加入梅花雪水,莲花早露才会放入茶叶熬煮。

    而这殿中的茶水,却多了一味不死树花的露珠。若是与依凤草同燃,便会产生一种剧毒,但独饮却是能解毒的。

    这时,琉璃镜中却闪过了一个黑影,直奔魔林中而去。

    姬绾娆幻出一道灵刃,穿过琉璃镜,径直打在那人身上,那人瞬间便化为了烟雾灰飞烟灭。

    傀儡?

    姬绾娆脑海中即刻浮现了一个人,一个极善控制傀儡的人。

    “不对,不是他。”片刻,她便自己喃喃着否定了。

    幻境中的傀儡怨气很重,绝不会是姬云竹手下派出来的,那会是谁?若是魔族,没道理不会受到幻境压制。

    可这些傀儡行动自如,有一些甚至可以利用灵气,这让姬绾娆陷入了深思。

    香毒对人有害,可对这些幻化的傀儡却是一点用都没有,毕竟,他们都不是真正有生息的人。

    天族。

    看着手掌中的字,姬绾娆挥袖变换了镜中的画面,余子沉正替受伤的玉绍包扎着伤口。

    刚才的两个字是余子沉传给她的,是在魔宫的狮虎她在余子沉身上种下的术法,只有他们两个能看到,无论对方身在何处。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当晚净城也闯入了傀儡刺客。目标皆是上仙阶品以上,普通的弟子遇到也仅仅是打昏,而不取其性命。

    这样的做法,与姬云竹倒是有几分相似。

    傀儡的气息虚无缥缈,不好探查,姬绾娆只得让玄昊等人相助,通过幻境探查傀儡来处,结果确如余子沉传信,是天族,或是灵族。

    姬绾娆的心冷了下来,天族和灵族之中,还有谁会比姬云竹更加对傀儡了解?

    且气息来源,确实也在青丘。但气息却并非她熟悉的姬云竹,而是溪颜……还有一丝陌生的气息,也是瞬间便消失了。

    溪颜幼时确与姬云竹修习过傀儡操控之术,可她并没有要搅乱净城的动机……

    是谁?会是谁?

    外面的惊雷滚滚,姬绾娆抱紧双臂缩在一旁,精巧的脸蛋上挂满了豆大的汗珠。天雷之劫她也曾经历,只是她依旧怕,这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恐惧。

    闭眼梳理着一条条线索,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余子沉的脸,只是满脸鲜血,腹部露出一个大大的空洞,背后,溪颜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舔了一下沾满鲜血的手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