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初试规则
    净城广场鸣钟两声,是为三宫初试集合。

    “三宫试,分为初试,复试,宫试。今年宫试,各位宫主之间也有一场两两之间的比试以决定收徒先后顺序,而在弟子初试之时,相较以往,会新增两项,故而复试的弟子只有往年一半不到,还请诸位好自为之。”暄陌难得的亲自出面解释。

    “往年的一半不到?城主如此定规矩会不会对弟子们要求有些高?”青岚宗的长老首先提出了异议。

    “哦对了,应三宫所请,今年的初试,不会如往年一般只是小打小闹,而是一个不注意便会有性命之忧。如果有不想参加的现在走还来得及。”

    也不顾及旁人说什么,便径直走到了诸位面前。

    他没闲功夫在这听这些老家伙们唠叨,说这个不妥那个不行,真是烦都要烦死。

    若不是当初净城新立,需要这些个德高望重的老人来撑撑场面,他真是一百万个不乐意让他们进来。不过这些年,也全靠他们净城才得以成为一片乐土,也是难得。故而他也不愿与他们争执什么,过的也算相敬如宾。

    而后,玄晶石发出耀眼的光芒,打开了一道光门。

    “初试都在此光门后进行,此次的试题由三宫亲自拟定,并未向我们透露只言片语,要参加的弟子登记后领了统一的法器考场。考试中若有谁想退出考试,以灵气震动你们腰间的银铃即可。若银铃感知到你们活着的迹象太过微弱也会自动将你们带离考试现场。”暄陌说着挥袖打通了光门与净城大殿之中的琉璃镜连接。

    “此次初试,你这第一回合就设了魔林,域界间隙,寒冰地狱三道坎,我看你是成心想看这群孩子受苦。”蓝琰儿看着手中写着初试安排的竹简咋舌。

    “地方是我选的,办法可不是我想的,这锅不能我一个人背。”姬绾娆转身默默点上了玉鼎中的香药。

    这才是引导弟子们顺利考试场地的关键。

    这一次比试,所有的都在由溪颜,姬绾娆两人布下的幻境之中完成,幻境中个人的心之所念都会影响到周围的环境变化,故而可以说每个人的考验都是不同的。

    布下这样的幻境,可是废了两人不少的时间。

    可就在比试的日子里,溪颜却没有来,只留下了姬绾娆一人盯着幻境的情况,以免出现意外。

    “幻境的一切都是极其不稳定的,受每个人的心念所影响,若这次弟子中有行书不正之人,幻境则有崩塌的风险,故而为保万全,还请城主派人日夜看管着这玉鼎内的香药。”

    姬绾娆话音落,暄陌和蓝琰儿便皱起了眉头。

    “如此说,幻境也要派人监视着?”蓝琰儿深觉不妥。

    她身为天君,自然为天下生灵考虑的较多,若不是她事先并不知情此次比试的危险,她一定会阻止。

    “不必,只要这香一日不灭,幻境便一直安全,就算有人想要做些什么手脚,也只会陷入自己的心魔之类永远沉沦,若是有修为极高的人出来了,便也是废人一个。”看着自己精心调制的香药冒着缕缕百烟散开,姬绾娆的心情就莫名美丽了许多。

    蓝琰儿瞧着如此模样的姬绾娆,觉得有些看不透了。“那你方才所说崩塌之事?”

    “那是极小的可能,除非是魔宫的幽宫主亲自来,或者弟子之中有人对幻术的了解和自身修为都可与之匹敌,否则,是绝对不会让幻境出现丝毫不稳。”姬绾娆信心满满的说着。“而且,在这个幻境之中,所有不属于弟子本身的气息都会被压制,故而想作弊也是很难。”

    “而且,这个烟有剧毒,若拿不到解药,从幻境中出来不过十二个时辰便会似得极其难看,如同这样。”

    姬绾娆挥袖,便呈现了血池的情况。一人正不断的呕血,且不断的撕扯这自己的血肉露出森森白骨,极为可怖。

    看的蓝琰儿都有些反胃。

    “我承认是凶残了点儿,可是,不这样,出了万一怎么办?”姬绾娆刚转身,便见一只手伸了过来。

    暄陌郑重其事的说了两个字“解药。”

    姬绾娆轻笑一声,拍了拍暄陌的肩膀“还不傻嘛,知道在这里这么久中毒不浅,找我要解药了。”

    “别废话了。”暄陌只感觉浑身都冷飕飕的,看着姬绾娆比见着昆溯与玄昊还可怕。

    只见姬绾娆将一个白玉瓶中的东西倒入了茶碗,然后在自己的手心割了一刀,随着血珠滴落,一股魅香散开。

    “记住,这解药要配着茶水才有用,否则,就是拿到了我的血和解药,也是徒劳无功。”姬绾娆说着逐一递给了众人茶水。

    瞧着眼前的茶水,玄昊皱起了眉头,“若你下次还用自己的血为解药,这法子我便不替你想了。”

    “这样最安全啊。”姬绾娆心念一动,便见手掌的伤口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连半分伤疤都不曾留下。

    玄昊愣了一愣,转身坐到了一旁不在说话,眉头却是越皱越深。

    “你自魔宫抢了那么重要的东西,还哄着醉言给你了你想要的,就真不怕他趁着三宫试的乱,回来找你算账?”暄陌一边说着,眼睛却没有离开过琉璃镜中画面半分。

    “有什么好怕的,这里有你们这么多人,还搞不定他一个吗?”姬绾娆笑了笑,转瞬似乎想到了什么,瞧着画面中散开的弟子不解道“你派去跟着他们的弟子呢?”

    暄陌一脸迷茫“什么弟子?”

    “之前我与帝君商议之时,未免魔族乘机生乱,不是派人去给你送了要弟子跟着的信吗?”

    “我并未收到任何关于这些的信啊。”

    两人面面相觑,似乎预感到了事情的严重。转身,姬绾娆将手中的茶水倒在了玉鼎中,引冰魄入了玉鼎,顿时诡异的香味向四周蔓延。

    众人心领神会的封闭了自己的呼吸,撑起了防御结界,看着白色的烟雾一点点散开,姬绾娆心乱如麻,她总感觉,要出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