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随行昆仑
    还是噩梦一般的寒冰炼狱,只是似乎一点也不冷。

    紫衣白发的女子在大雪之中舞剑,一旁突然冲出一人,两人交手,难分胜负。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二人招数几乎一模一样。

    “你我招数相差不多,若有一日战场相见,该如何是好?”女子清亮的声音带着几分羞涩。

    玄昊轻笑,伸手搂住了宓卿然在怀中,宠溺的敲了一下宓卿然的额头“你我怎会战场相见?就是真的有,我也绝对不会对你出手。”

    可仅是转瞬,眼前的一切便消失不见,余子沉猛地回头,便见到了一张与姬绾娆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可他清楚的知道,这不是姬绾娆。

    刚要开口,却似乎掉进一个无底的深渊,入目的只有黑暗。

    身体不住的下沉,渐渐的他有些困。

    就在这时,一声凤鸣后,白色的凤凰浑身闪着七彩的光华出现在了余子沉眼前,金色的光芒轮罩在余子沉身体周围止住下沉。

    刺目的光芒映入眼帘,凤凰展翅,带着余子沉浴火而出。

    醒来后,余子沉第一眼见到的却不是姬绾娆,而是暄陌。

    “醒了就赶紧走吧,别赖着了。”暄陌就差将不耐烦三个字写在脸上了。

    “敢问这里是?”余子沉后知后觉的爬了起来,等他穿戴好问的时候,回答他的却只剩空气。

    迷糊着出门,还没走几步,便遇到了一位昆仑弟子。

    “公子,这边请,有人在冰河木桥之上等着公子。”

    不等余子沉细问,便领了路朝着冰河木桥走去。

    “宫主,人到了。”那弟子回禀后便识趣的退到了一旁。

    白色的身影转身摘掉戴在头上宽大的兜帽,露出一双星辰浩瀚的双眸。

    “这个你拿着,随昆仑弟子一同入净城参加三宫试。你我自此别过,若有缘再见吧。”姬绾娆的语气中的疏离让余子沉心里有些不舒服。

    接过姬绾娆手中的手环和玉牌后,方要开口,却瞧见了桥头等着的玄昊,便也将要问出口的话咽了回去,看着两人的背影逐渐走远消失,他也转身随着昆仑弟子回了昆仑。

    “宫主和师尊曾嘱咐,这一路公子将与三宫试的我昆仑弟子一同前往净城,未免不便,还请公子暂时换上我昆仑弟子衣着。”

    余子沉换好衣服出门一看便惊呆了,此次一行有不少曾与他交过手,可还有一些他从未见过。

    “是你啊,你怎么会在昆仑?”

    一道甜腻的女声传来,余子沉回头瞧着女子如蔷薇花开的笑容有些愣住。

    “哦,忘了自我介绍,我是昆仑玉珠峰下的大弟子玉绍,净城试我们见过。第二日第三场比赛,你的对手是我。”玉绍开心的说着,姣好的面容上永远挂着一抹笑。

    余子沉仔细想了想,将那日比赛场上咄咄逼人的女子不断的与眼前的人比对,果真是她。

    “原是姑娘,子沉眼拙。”余子沉作揖。

    玉绍忙将余子沉扶起来“自那日比赛后你我便没有再见过,不怪你眼拙。不过,你怎么在这里?”

    打量着余子沉,玉绍皱起了眉头:他居然是玉虚峰弟子?怎的从未听别人提起过?

    “在下并非昆仑弟子,只是出了一些意外,暂住昆仑,此番昆仑师尊心善,为了在下安全,便让在下同昆仑弟子一同前往净城。”

    “你也入了三宫试?!”玉绍似乎异常兴奋。

    余子沉只是浅浅一笑,点了点头。

    “好棒啊!灵界之人能三宫试真的不容易了。不过这次三宫试怕是不那样好过,繁零宫开宫,引来了不少高手,还有净城原本三宗四派的弟子也会参加,你有没有准备一些应急的东西啊?比如法器之类。”

    玉绍的叽叽喳喳让余子沉有些尴尬,也许是因为曾经他相处最多的姬绾娆不善多言语,一时间不太适应,便也不知如何回答。

    不过,说起法器……

    余子沉伸手变出了姬绾娆在魔宫应急时塞给他的一只玉萧。

    玉绍见此,双眼放光,忙挡住了旁人的视线,放低声音道“你居然有这么好的法器,快收起来,让别人看到可就不好了。”

    “我在玉珠峰飞升以来,也有好几百年,从未见过如此好的法器,你是从何处得来的?难不成!”看着玉绍突然惊讶的捂住嘴,余子沉不解的挑了挑眉。

    “你该不会是自己炼的吧?”玉绍压低了声音。“灵界的炼器师?”

    余子沉被这话惊的不浅,炼器师?他曾在灵界时听闻过,是个很难得的物种,而且据姬云竹所说,若要自己炼得法器灵器,那必然是天资超群修为扎实对炼器有绝对天赋的人。

    可他似乎哪一样都不沾吧?这姑娘怕不是眼神有问题?

    还不等余子沉开口,玉绍便开始喃喃自语“也难怪,炼器师难得,何况还能炼得如此法器,进三宫试自然是不在话下。”

    “我师父前些年炼了一件灵器,高兴到现在呢。”玉绍说着便想要伸手去触碰这把玉萧,却是触到了灵器自身的禁制,忙闪身躲开。

    却见玉萧嗡嗡作响,摆脱了余子沉的控制朝着玉绍攻击而去。

    攻势之猛让玉绍有些难以应付,也引来了周围弟子的围观,同为玉珠峰弟子的三人见玉绍不敌,忙出手帮着一同稳定。

    殊不知这玉萧,名为琼,是琼树果实与琼树树心以昆仑泉水洗涤浸泡后辅以黄泉忘川水与神界心莲而造,炼制它的火则是取之地下的冰魄,故而威力和灵性都不可估计。

    琼玉萧的音调亦有幻术之效,只是效果会依据使用者的自身修为而变换,且因炼制过程中出了意外,这把萧并无器灵,故而会受形态影响,实在不方便。

    本是姬绾娆修补凤翎琴时炼制的一把废器,当时情况紧急,她只带着的灵器里只有这个余子沉能用,便顺手赠与他了。

    余子沉出手想唤回琼玉萧,却是没有什么反应,正烦忧时,琼玉萧突然停在了半空,被一道强大的气息牵制住飞了过去,落入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中。

    “这东西……”暄陌把玩着手中东西皱起了眉头。灵器之流只有飞升之后才可能会拥有,而这样成色的也是至少上仙阶品才可能完全驾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