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心血养毒
    诡异魅惑的血香散开,世间所有的东西似乎都静止了,滴落在地和渗出的血珠都化为了不可见的血雾飘散了出去,凡有接触到的无论妖魔,顷刻毙命,而他们的修为和元气全数被姬绾娆吸收了。

    以心血炼毒,制香,养毒,饲毒,无一姬绾娆没有试过。

    她的血液天生便带着一种毒性和药性,用得好是药,若她不乐意,便是要命的毒药。

    姬绾娆的力量变强,操控着的冰魄大火瞬间将界域间隙变成了蓝色的火海,惨叫声此起彼伏。可她却不在意。

    “没想到,向来贤德的上神也有如此狠毒的一面。”余子沉往后退了两步,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善良的神仙,也就谈不上什么贤德。”姬绾娆提起寒燊剑,步步逼近。

    余子沉步步后退,直至退无可退“你以心头血饲剑,化毒解困,你觉得,你还能撑多久?”

    “足以能看到你死。”姬绾娆刚要动手,余子沉却直接用肉身挡下。“我?是我,还是他?”

    姬绾娆手软了,她对余子沉下不了手,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似乎从一开始就是这样。

    冰魄大火很快就引起了已经在界域间隙外玄昊和前来接应的昆仑弟子的注意,玄昊忙画了结界冲进去,却已见两人昏倒在地。

    昆仑下了两日的雪,入目皆是一片纯白,几道斑驳的树影隐在结冰覆着厚厚白雪的湖面上格外的凄凉。

    院中的木门被拉开,白衣女子裹紧了身上的披风,抬手挡了挡刺目的阳光。

    送药的玄昊推门进来,却不见人,刚要叫出声,却看见了湖边树杈上的女子,皱眉张口唤道:“小狐狸!”

    脸上的笑容一僵,姬绾娆瞥了一眼站在院中一脸寒霜的玄昊撇了撇嘴,伸手将披风上的兜帽罩在了脑袋上,装作什么都听不到。

    这几日,姬绾娆对玄昊的态度越来越放肆,可玄昊送药送的倒是颇为欢快,哪怕那药在姬绾娆醒后便一口都不曾喝过。

    她怕掉毛掉成秃毛狐狸。

    拗不过姬绾娆,玄昊也只得先离开。

    昆仑客房中,一人正扶着余子沉喂药,顺便探知余子沉体内的伤情。

    “小狐狸的伤,到底如何?”玄昊直白的问着。

    “伤的不轻,而且她以心血养毒,此番失血过多反受其害,中毒也不浅。不过她医术甚好,若是不想死,便无大碍。”暄陌起身,凤眸之中蕴含着些许别样的情绪,深如古井水一般,看透。

    暄陌便是净城的城主,那位隐于红尘之中的上神,也是这昆仑山一派的师祖。

    “这个小伙子,来历不简单啊。我实在没看出他受了什么伤,但一魂却迟迟未归。我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再过三日他若还醒不过来,怕是得去请烟澜来看看了。当然,若伤着的那位愿意出手,也就不用请了。”

    “丢魂之事,派人去一趟冥界吧。倒是你,此次怎么如此积极?”玄昊严重怀疑暄陌的动机。

    “这事儿闹得这么大,姬绾娆若是出了什么事儿,我这净城还能不能存在了?何况帝君你都开口了,我怎么好拒绝?”

    此前他从净城信使处得知姬绾娆被绑的消息,正发愁如何找个合适的借口去,玄昊便送上了门,他也就将计就计了。

    玄昊怎么会信暄陌的这番说辞?“那你为何选了她接繁零宫宫主的位子?难道你忘了繁零宫和瑶华台的事儿?”

    “没忘。”暄陌转身倒了一杯茶,看着茶汤清淡的颜色,脑中浮现出了那张精巧的笑脸“我选她,自然是因为,她就是瑶华台的女君。”

    空气一下子凝滞,玄昊周围冷得要冻死人。“你说她是谁?”

    “瑶华台的女君。”暄陌不以为然“瑶华台掌七界生灵生息,多年空着已然不妥,现如今选了她入主,也是好的。”

    “我知道你疑惑什么,瑶华台自卿然死后,荒废多年,也没有哪个神仙敢得罪你擅自去瑶华台,我也打不破你的禁制。

    瑶华台内的荆羽花也全然枯败,在几千年前,唯一开着的一株白色曼珠也败了,鸣钟震鸣六下,那日,是姬绾娆的诞辰。瑶华台内的那株白色曼珠开花时,你曾来信,而那日,正是姬绾娆飞升入神界之日。”

    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暄陌和现在的玄昊一样,表面虽然平静,但内心却早已惊涛骇浪。

    瑶华台不要说是暄陌,就连设下禁制的玄昊也许久未去过了。宓卿然死后,他将瑶华台彻底封闭,不让任何人接近,也不让自己接近半步。

    时间久了,瑶华台这个地方逐渐在众人心里也就淡了,也很少有人知道曾经还有过一个瑶华台女君名叫宓卿然。

    “你第一次见小狐狸是什么时候?”

    暄陌想了想答道“她出生后,我就在青丘。当初也是巧,恰好被青丘君上请去喝酒。”

    话音落,便听到玄昊冷笑一声“那九尾之事想必也与你脱不了关系吧?”

    “的确,她出生便是九尾,乃是青丘的福气,可不过是我一句玩笑话,青丘君上便将她扔去了域界间隙,我做了九重天与青丘的红娘后,便想起她,算是一个赔偿吧。”

    暄陌说得极其平静,可当初,他却并不是这样。天知道他在九重天见到她时的第一眼有多后悔。

    此次玄昊将其带到昆仑,听闻她满身的伤痕,他又何尝忍心?

    姬绾娆医术七界之内少有敌手,要在身上不留疤痕,何其简单?可她身上还是新伤摞着旧伤,居然会想到以心血养毒,这种可称之为阴狠的法子。

    “赔偿?你既如此有心,那就让她做瑶华台女君吧。”玄昊说着便转身离开了,暄陌看着灰蓝色的背影皱起了眉头,他,居然不反对?还放任别人入主瑶华台?

    当初,他可不像能放手放的这么彻底的神仙,难不成是时间长了,真的弃了七情六欲?

    此时,躺在床上的余子沉忽然开口了,呢喃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