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间隙危机
    有着玄昊这样大的靠山做保镖自然是好,但瞧着应对吃力的余子沉,姬绾娆总是心生不忍。

    便用心念唤了寒燊剑前去相助。

    寒燊双剑,出自上古战乱之时,以补天灵石所造,集天地灵韵而生,是上古若干神剑其一。

    褪去幻化的外形,双剑化为原本的样子,四棱刃的是燊剑,镂空雕花的是寒剑。双剑交叉旋转着朝余子沉飞去,强大的气场让人胆寒。

    “寒燊双剑……”醉言从中拦下两把剑,心中的某处柔软痛的厉害。

    “幽宫主,再打下去对我们谁都没有好处,魔族既已与剩余六界议和,又何必多生事端?”玄昊冷着脸收回了寒燊双剑。

    “我当是谁,原来是帝君啊。”醉言嘲讽一笑“帝君不是一直不在乎他人生死吗?怎么此次亲身犯险了?”

    “本帝君总得来把剑取回去。”

    听到这话,姬绾娆眼底深处划过一抹难过。原以为他是来救自己的,却不过,只是惦记着剑,她竟比不过两把冰冷冷的剑。

    “如今,帝君剑也拿到了,请回吧。”醉言做出了请的姿势,余子沉已经打不动被压了起来。

    玄昊竟也没有辩驳,更没有丝毫留恋,转身便打算离开,却见寒燊剑震动不已,从虚境之中飞了出来,他刚想出手制止,却被划破了手掌。

    寒燊剑稳稳的落在了姬绾娆手中,只见其浑身似乎披上了一层寒霜,眸中似有七彩的流光闪过,自星辰中迸发出寒意,丝丝幽蓝的火焰自裙摆窜上了剑锋。

    “冰魄火。可真是意外。”醉言化为烟雾闪开,下一秒却猛地吐出一大口血。姬绾娆抓住机会双手结印设下阵法,引冰魄大火围困之。

    而后提剑以极快的爆发速度解决了余子沉周身的魔兵,塞给了一颗补充元气的丹药,再用云绫将其捆了起来。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般迅速,再转眼间,却只剩下一地落英。

    姬绾娆能操控冰魄,破开幽宫结界应不算什么难事,这一次,还是让他们跑了。不过应该知道的,醉言也都知道的差不多了。

    魔宫隐藏在两界之中的缝隙里,穿过缝隙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在缝隙中神仙的法力修为将会被削弱四成至七成,而且众多为七界不容的妖魔鬼怪都躲在类似这样的缝隙中求生,注定了姬绾娆要带着余子沉跑出去并不容易。

    不过还好,醉言并没有派出魔兵追捕。

    行至一半路程,姬绾娆几近力竭,法力又被压制了大半,渐渐的有些力不从心。只得控制着冰魄火大开杀戒的引路。

    “冰魄火性寒,极阴冷,你再这样下去,会连命都没有。”血魂接着余子沉的身体好心提醒。

    “那我绝不可能将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姬绾娆坚持。“你也不要放弃,千万不要睡着。”

    “嗯。”余子沉思索着淡淡嗯了一声,却让姬绾娆以为是元气耗尽。

    忙笑了,如同春日里的艳阳。“我给你讲个故事。小时候在青丘,谁都不喜欢我,爹娘皆是七尾灵狐,而我例外,生来就是九尾。虽然九尾在狐族颇受尊重,但我却例外,大家认为我是灾星,连爹娘也不喜欢我。

    有一日,我不小心打伤了来做客的东海世子,便被爹娘丢到了这种地方,过了几百年才被路过的溪颜捡回了涂山。

    大家都以为我死在了间隙,从没有想过我还会回去。但碍于当时许下的诺言,便也只得尊了我为青丘帝姬。而后的日子,却过得并不比这种地方好上多少。”

    姬绾娆喘了口气,在余子沉看不到的地方用寒燊剑划破了手掌,鲜血滴在剑上,将寒燊剑灵与姬绾娆的念力暂时相连。

    “我常常偷跑去涂山找溪颜,她也常常顾念我吃不好带给我很多吃的,后来我飞升上仙本以为就此可以扬眉吐气,可爹娘却为了名声要将我许给东海世子,我不愿嫁便跑了。溪颜瞧我可怜,便将我举荐去了一个世外桃源。”

    “可是,我却毁了哪里的一切……”姬绾娆的声音陡然低下来。

    寒燊剑也有了别样的情绪,周围的妖魔鬼怪不停的扑上来想要享用大餐,却被一层厚厚的血雾挡住。

    余子沉眸光闪了闪“可那不怪你,都是他们,是他们逼你的。你现在是七界中最年轻的上神,有什么不能做的?”

    “不,若不是我,一切都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姬绾娆内心深深的自责彻底影响了寒燊剑,剑身摇摆不定发出阵阵鸣动。

    一道血红色的光芒飞过,寒燊剑安静的落在了余子沉手上。

    瞧着剑柄处镂空雕着的花朵已溅上了血,余子沉挑了挑眉,将剑递了过去。“你现在是上神了,你可以报仇了,那些不喜欢你的,想要你去死的人,都应该杀了他们。”

    “都应该……”姬绾娆猛地停住转身闪出好几步远,瞧着双眸泛着紫红的余子沉皱了皱眉。

    刚才就差一点,姬绾娆便要并困在自己的心魔之中,可她毕竟是修习幻术出身,这些异常还是察觉的出来,硬是收回来已经踏入心魔的一只脚。

    “他们难道不该死吗?把任何的灾祸不幸,都嫁祸给你,你不过只是一个与众不同些的孩子,有什么错?错的是他们,他们应该付出代价。”血魂再一次蛊惑着姬绾娆的心魔。

    任何人,都有心魔,只要你的魂魄思想还在,就逃不开心绪控制。可姬绾娆的心魔,却不重,她怨这些人,却并不恨,因为她知道,有些事情,一旦恨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这些招数你还是省省吧。”握紧手中的剑,姬绾娆便攻向了余子沉,可余子沉只是伸手一招便挡住了姬绾娆。

    这样的境遇,如同小时候一样,无力。可她却不信命,剑锋一转,直直的刺进了心口。剑锋刺入不深,不足以要命,但也流了很多的血。

    “你知道故事里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吗?”姬绾娆轻勾唇角,拔出了剑,心头血顺着剑棱倒流染红了剑柄的白莲,和雪白的剑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