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出尔反尔
    折腾了许久还是被醉言捆得结结实实,只得怒目相对。

    水晶球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落入了一只皙白的手中,借着光芒依稀可见倾世的容颜。

    “这个东西不错,幽宫主赠与我做首饰如何?”姬绾娆的声音脆生生的,带着些许试探。

    醉言的脸色似乎要结上一层寒霜,看着姬绾娆手猛地攥紧。

    “你耍我?”

    姬绾娆低声嗤笑一声摇了摇头“并没有。”

    余子沉瞧着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有些纳闷。

    其实在方才捆了余子沉之后,醉言才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自己根本没中多深的毒。因为若真如姬绾娆当初在牢中所说,他是根本不能动用周身的魔气的,那样只会让他顷刻之间死透。

    “当初的香,确实是有毒的,但少了一味药,所以并没有我说的那么严重。它会使中毒的人短时间失去对灵气魔力的操控,若中毒之人在余香未散时强行调动灵气,便会承受灵魂撕裂之痛而后在意识未消散前死的透彻,但若惜命没有动用灵气其实调养几天就没事儿了。”姬绾娆把玩着手中的水晶球,时不时的做出几个很危险的动作,让醉言的心一直提着。

    “但我又不能直接把这些告诉你,因为一旦我说了,我就永远也拿不到这味香最重要的两种药材和这个东西。”

    姬绾娆笑着单手结印打开了水晶球的禁制,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羊皮卷一样的东西。

    醉言的脸色黑了几分,随后笑了起来“真不愧是你师父的好徒弟,这装可怜蒙人的功夫学的比你师父还好。”

    话音落,便从醉言身后飞出了一柄寒剑,是余子沉在三宫会审上见过的那一柄,只是此时没有结界护着,他更能感受到这剑的寒气。

    “他不是我师父!”姬绾娆鲜有如此失态的时候。

    “哦,也对,是我忘了,上神早些年就叛出了师门,还亲自出手将自己的师父封印在了消弥界。”

    醉言笑着,看都不看肩头的寒剑一眼。

    寒气袭过,余子沉还来不及眨眼,便已见姬绾娆站在了醉言面前,手中剑的剑锋已经没入醉言的肩头。

    瞥见醉言脖子上的伤口,姬绾娆皱了皱眉“幽宫主知道的还真不少。”

    空气变得凝重,两人是一言不合就动手,又见漫天的落英,余子沉赶紧封闭了自己的口鼻。

    醉言化为烟雾躲开,却在下一秒似乎踩空掉入了一个空洞之中,再次睁眼时,却被一人高的琉璃镜所围困。

    “幽宫主虽然出尔反尔,但我却不是不守承诺之人。这几日给你一直服的香毒解药就在这里,你有三炷香的时间找到,或者现在答应送我们出魔宫,我就把解药给你。”姬绾娆在镜子另一头放肆的开着条件。“当然你也可以不信。”

    镜中出现一个香炉,一柱清香已然燃起。

    “你当我幽宫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醉言微怒。

    “这般无用的话,幽宫主还是不要再说了,我又不是傻子,这会儿不走还等着你出来再与你打一架再走?”姬绾娆笑了笑挥袖解开了捆着余子沉的绳子便打算离开。

    可还没走到门口便遇到了一大队魔兵,几乎本能的姬绾娆将余子沉护在了身后,白绫起舞遍地尸骸。

    幻境中的醉言也在想着各种方法,每一个镜子对应的是不同的幻境。

    贪嗔痴慢疑,金木水火土,心魔五行,要想出去就得召出这些镜子之间的联系,这让醉言有些烦心。

    平素他可是最讨厌研究这些的。

    忽然想起来,当初他被宓卿然用五行阵困了许多日,求饶之后宓卿然曾说过,心魔也有五行,若遇两者共存的幻境,就必须要先搞清楚自己的心魔在哪。

    自己的心魔……

    姬绾娆正苦战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后背一凉,转眼已见余子沉非常吃力的对付着一团黑红色的迷雾,忙甩出长绫将余子沉拉了过来,设下阵法逼迫其显出真身。

    看到醉言怒意的脸,姬绾娆心里一凉“幽宫主好本事,居然这么快就出来了。”

    下一瞬,白色的长绫便缠上了燃着血红色火焰的重剑,余子沉拿着方才姬绾娆给他的玉萧面对数不清的敌人,皱起了眉头。

    他绝不能倒下,给处境困难的姬绾娆再添麻烦。

    这次出逃,他很清楚,若是再回去,醉言在没有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前,也许还会留他一口气,可是姬绾娆,却只有死路一条。

    她是为数不多的上神之一,神界几近凋零,可存在的上神依旧是魔宫要反攻的最大障碍,少一个,他们的胜算便会多一分。

    余子沉的力气快要用尽时,一道灰蓝色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剑锋凌厉,众魔根本进不得其身。

    “帝君!去帮绾娆!这里我可以应付!”余子沉说着竟是无意识的调动了血坠的力量,顿时灵气大增,甚至可以利用周身的魔气伤敌。

    玄昊虽察觉了余子沉的异常,但瞧着姬绾娆被围攻还是不能不管,便飞身上去扶住即将力竭的姬绾娆,将其护在了身后。

    颇有老母猪护崽儿的架势……

    “小心!”姬绾娆挡开了快要刺到玄昊背后的刀刃,翻身一个剑花,暂时清除了两人周身的小喽啰。

    醉言躲在暗处看着这一幕幕好戏,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一呢,是因为他真的如姬绾娆所说中毒了,此时不宜强撑;二来,他就是单纯的想看看姬绾娆和余子沉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尤其是余子沉身体里隐藏的东西。

    正看得津津有味时,腰间却被缠上了一段雪白的长绫。

    姬绾娆使劲一拽,本以为能绑到醉言,却是什么都没有,只是一团雾气而已。这让她有些诧异,她的灵力感知不会有错,可怎么会……

    转眼却见余子沉身边似有异样,刚准备出声提醒,却被玄昊施法困住。

    “帝君!”姬绾娆不满的开口。

    可玄昊没有丝毫要放开她的意思。本以为将寒燊双剑留给她便不会出什么意外,却不曾想过她的爱心如此泛滥,将自己置于如此险地,若不是寒燊剑剑鸣示警,他此时还在昆仑傻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