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天沐灵泉
    住了好几日,姬绾娆都没有发现恢复法术的办法,再后来,干脆享受起来了。

    今日在这里看看风景,明日在那里绑个秋千,后日又闹着要笔墨作画……没有逃,但还是搅得醉言不得安稳。

    “本以为魔宫都是荒漠熔浆,想不到这景色倒是与青丘有的一拼。”姬绾娆说着扔了一串葡萄给余子沉。

    瞧着姬绾娆一副轻松的表情,余子沉觉得有些不妙“你不会打算在这常住了吧?”

    “有何不好?管吃管住,还没人烦我。”姬绾娆坐在秋千上轻轻晃着,却突然眼前一黑,头晕疼的厉害。

    “看来,我想常住都不行,魔宫的结界和气息对神仙有害无益,不过几日我已经损了五十年的修为,元气耗损也是与日俱增,这样下去,不等他放我们走,我们就得死在这。”

    余子沉虽然心急,但却并没有姬绾娆这样的状况,一时间不能理解。

    “你去和他说,想要解药就带我去一处灵泉休养,要不然我死了他拿不到解药也没得活。”姬绾娆的身体确实已经熬不住了,前几日她四处转就是想找一处灵泉调养。

    可怎么也是没找到,只得和醉言直说。

    醉言到时,姬绾娆元气已近耗尽。

    “上神?不过如此。整个幽宫,只有我的居所有一汪天沐灵泉,暂且借你吧。”对于姬绾娆的弱,醉言是打心底的看不上。

    但也不敢真的就不管她,现如今,魔宫还不宜与其他神仙撕破脸,若她死在幽宫,那可就真的说不清楚了。

    醉言住着的院子有一个很强大的结界,内里灵气充沛的让姬绾娆差点打滚。

    “我院子里没有服侍的人,你自己照顾自己吧。”醉言说着便转身离开了。

    天沐灵泉在后院,行过一段石子路便可看到氤氲的水气,四周纱帐围绕,有一岸连着的似乎是偏院一间屋。

    虽水气氤氲,但水温却是各人不同的感受,有人会感觉温暖也有人会感觉是刺骨的寒。

    环顾四周后确认无人后,姬绾娆摘掉了面纱只留下贴身的衣物踏进了灵泉。初时的寒冷让她打了个寒颤。

    坐在灵泉之中引导着灵气慢慢的恢复元气和受损经脉,不知不觉间,天色暗了下来,姬绾娆刚起身,便闻得一阵响动,忙又钻回了水里。

    “谁?!”

    余子沉一愣,刚要出去,却被人捂住嘴带到了一边。回头一瞧,却是不知何时出现的醉言。

    “你……”

    “不想死就给本宫主闭嘴。”醉言低声警告,并成功的隐藏起了两人的气息。

    这里灵气充沛可比灵界,姬绾娆在这里的能力要强很多,两人若是不小心便会被发现。

    又在水里泡了一会后,也感知不到别的气息,姬绾娆才迟疑着起身。

    挥袖点上了屋里的烛火,刚捡起地上的外袍,看到一旁烛火晃动的影子忙匆匆裹上衣服,幻出灵刃朝着纱帐外飞去。

    醉言闪身躲过,借力打力将灵刃打了回去,可这也暴露了自己。只见灵刃尽数落入了水中,一股幽香字二人身后传来,而后便闻得两声落水声。

    看着从水里爬出来的两人,姬绾娆摇了摇头“三宫主还有这种爱好啊?”

    虽是落水,醉言却浑身干爽,而余子沉就比较惨了,用落汤鸡来形容最合适。

    两人一同抬眸时,便见到的是姬绾娆一席白衣光脚站着,星辰般的双眸中倒映出点点烛光,薄唇微勾,透着恶作剧得逞的笑意。

    空气在瞬间静止,姬绾娆面上还挂着那抹惊艳的笑,醉言拖着沉重的步子走过去,伸出手想抚摸这张日夜思念的脸,却还是停在了姬绾娆眼前。

    他怕,这是个梦,一碰就会化为烟雾消散在世间。就是如此看着,他都觉得不真实。

    仅是眨眼间,眼前的女子便不见了。再转身却见她已经半绾青丝站在了纱帐另一边。

    “然儿……”醉言冲过去掀开了纱帐,看见是姬绾娆,可他已经分不清现实。因为就在醉言站在姬绾娆面前的瞬间,他便陷入了一个与现实一般无二的幻境。

    这个幻境是应醉言的心魔而生,在幻境之中,他可以做到自己想做的任何事,见到自己想见的任何人。

    “你是在等我吗?”醉言的声音微微的颤抖,看着他微红的眼眶,姬绾娆突然不太忍心这样欺骗他。

    恍惚的瞬间,醉言已经握住了她的手腕,幻境瞬间变得极其不稳定。

    数个陌生的画面在姬绾娆脑海中混杂的播放着,透过醉言复杂的双眸,她似乎可以看见他眼中心底最深处的伤。

    俗世有句话说的很好,叫做有缘无分。相遇相知是有缘,同道殊途是无分。

    那年陌上花开的正好,春日暖阳恰好有她;那一年,天地混沌一片虚无,血月夜雨凉彻心扉也是她。

    他原是远古上神之一……

    看到这一点,姬绾娆头痛不已,心痛到难以呼吸。

    在这样以人的心魔而诞生的幻境里,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个人所有的心情变化。

    可这样的痛,却不是单纯的来自醉言,而是那些凌乱的画面之中透露的,让她难以接受的感情。

    姬绾娆站在原地任由泪水落下,哭的一塌糊涂。

    而余子沉也红着眼眶呆呆的站着,与姬绾娆不同。他的痛似乎是来自与灵魂深处,他的诞生。

    入目的血色和白骨,那一抹绿色格外的扎眼。

    “此物非七界能容,不如以血躯就此封印,若他日重现于世,也是应受的劫数。”丝丝虚弱的呢喃传到他的耳中,他挣扎反抗,却还是没有再见到那抹温暖的光。

    姬绾娆倒下的瞬间,整个幻境崩塌,醉言也并没有沉迷在幻境之中,看着地上的姬绾娆皱了皱眉,轻声道“你终究不是她。也不可能是她。”

    余子沉怀中的血坠子亮了亮,血红色的光芒顿时轮罩了整个天沐灵泉,灵气在极快的流散。

    三人都倒在了这片血红的光芒中,周围的灵气流速很快,全数了那血坠。而血红的光芒却全部被余子沉所吸收。

    此一幕之后,远在净城的玄昊出现在了无底深渊的结界外,看着动荡的封印转身去了昆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