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魔三幽宫
    听着姬绾娆颇为轻松的语气,醉言心头燃起一道无名之火。

    “我劝你最好乖乖把解药拿出来,要不然我就把你的面纱下的小脸整张扒下来,学凡人做个人皮面具。”醉言捏住姬绾娆的下巴阴测测的说着。

    话音落,却见姬绾娆眼中似有泪花泛起,而后传来一道软软委屈至极的声音“你捏疼我了。”

    “别和我装可怜,你可不像是被我这么一吓唬就能服软的神仙。”醉言对这招免疫。

    万年前,自从那个人消失后,他便对所有人的可怜和泪水都免疫了。

    “你知道就好。”姬绾娆低声呢喃。

    “啪!”一声鞭响将姬绾娆吓了一跳,随后哭了起来。

    “你干什么啊?我就是个小神仙啊,这么凶干嘛啊?还要打我,我还是个孩子啊。”姬绾娆自认为泪声俱下说得颇为感人。

    但这一下确实是没有感动到醉言,却是将他吓了一跳。

    有那么一小会儿,醉言以为自己绑错了神仙。

    “你要是不想杀我,我干嘛要给你下毒嘛。”

    “我没想杀你。”

    “你就是有!你就是要杀我,我自保而已,你自己蠢中了毒还要怪我,啊!”

    余子沉朦朦胧胧的醒转,听见的便是姬绾娆的哀嚎和醉言无奈的解释。不禁觉得自己可能还没醒又闭上了眼。

    许久,醉言终于对姬绾娆的哀嚎忍不下去了,张口大喊:“你给本宫主闭嘴!”

    声浪撞在石壁上造成几声回音,看着醉言发火的样子姬绾娆委屈的闭上嘴抽抽嗒嗒的哭,而后又放声开始哭。

    “我就是要个解药,你至于吗?”醉言无奈了。

    “我要是有解药就不哭了!”姬绾娆说得理不直气也壮。

    话音落,牢房内的空气似乎都要冻上。

    醉言沉了沉声音“你说什么?”

    “我说……此毒,无解。”姬绾娆的声音很轻,话音后,伴着一声锁链断裂的声音。

    方才纠缠那么久,姬绾娆实则在研究这铁链。

    可还没走一步,便一脚踩空落进了一个水潭之中。

    “真以为本宫主一点防备都没有吗?给你一炷香时间想清楚,给解药还是死在这。不要想着跑出来,这水可是比银河弱水有过之而无不及。”说着醉言便打算离开了牢房,四道缠着浓重魔气的锁链将姬绾娆死死的锁在水牢里看着水面一点点的涨高。

    “我死了,你也活不了。”姬绾娆还想威胁一下,可醉言根本就不在乎。

    倒不是他不怕死,只是无论多毒的东西,他都不会死,只是顶多受些折磨耗损些修为。

    本也不打紧,可是这个毒确实诡异,而且这个时候他耗损不得修为,没那么多时间让他再闭关。

    故而顺手将姬绾娆也绑来要解药。

    姬绾娆的哭声在确认醉言离开的时候瞬间停止,这不由得让装睡的余子沉佩服。他慢慢的爬起来在靠近姬绾娆水牢的一边坐下。

    “戏看的可舒服?”姬绾娆冷声问着。

    余子沉嗤笑“不敢看戏,不敢。不过宫主的演技倒是很让我佩服,宫主莫不是闲暇时就在看戏,方有如此演技啊。”

    “你若是将今日之事说出去,我便让你永远闭嘴。”姬绾娆愤愤道。

    瞧着周围的环境,姬绾娆皱了皱眉,她的法力尽数被封,要想逃出去恐怕不易,何况外面还有魔族重兵把守。

    她曾在卷宗中看到过,魔族旧时曾有枯宫,昔宫,幽宫三宫,三宫宫主皆为魔尊心腹臂膀,当初魔尊战败被封印在无底深渊,而后想要征讨魔族三宫,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找到。只得不了了之。

    现如今的魔族在妖族与灵界交界之处的一方荒漠深处,虽会有结界,但不至于将她的法力全部压制,如此看来,这里应当是旧时魔族的地盘。

    方才那人自称本宫主,那这里便是当初魔族三宫之一,但究竟是哪一宫又究竟处在何处,如何才能出去?这些都是问题,而这些问题,只有刚才的人能解开。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醉言面色苍白的出现在了地牢。瞧着水位已经到了姬绾娆的下巴尖,冷冷开口“想好了没有?小姑娘。”

    “想好了,我给你解药,你放我走。”姬绾娆心中酿成一计。

    对于姬绾娆答应的这么爽快,醉言倒是不曾起疑心“好。”

    话音落,醉言便施法将姬绾娆从水牢中捞了出来,顺便将姬绾娆身上的衣裳烘干了,只是姬绾娆的手脚依旧被束缚着。

    “给了我解药,我便将锁链给你解开。”

    “你捆着我我如何给你?何况我没有说谎,我身上确实没有现成的解药。”瞧着醉言要杀人的眸子,姬绾娆连忙接上“但是我可以炼给你,不过,你需要去找药材。”

    “我还能活到那个时候吗?”醉言幻出一柄锋利的双面刃放在了姬绾娆眼前。

    “能!我保证你能!你只要放开我,服下我给你减缓毒性的药就可以了。等到我炼好解药便放我走。不过在此之前,我不能住在这。”姬绾娆打量着周围显露出颇为嫌弃的眼神。

    许是姬绾娆将所有的小情绪都放在了脸上,醉言对她的防范心并不是很重,便爽快的答应了。

    “你们魔族的人服侍我,我不舒服,让他出来伺候我。”姬绾娆指着笼子里趴着的余子沉放肆的开着条件。

    解药在她手里,不乘机让自己过得好一点,再想好几条退路,那怎么行?

    “怎么?我原本与你一样是高高在上的宫主,再不济也是青丘的小帝姬,何况我还是个孩子,有个人伺候很难理解吗?”

    这个理由让醉言屋里反驳,只得准了,不过也派了不少人在屋外院外看守。

    “这是缓解毒性的药,一日两次,这个方子是解药,你快些着人去找吧,我炼药还需要些时候。还有,我喜静,不喜欢太多人打扰,何况我法术尽数被封,这里我又不熟悉,你还怕我逃吗?”姬绾娆看着院子里三层外三层的防守无言以对。

    “你是逃不出去,可他却不一定。”醉言看着余子沉语气冷了冷,拿了东西便转身离开了,并没有撤掉任何一个人,反而是回去后又派了几人过来。

    都是侍婢,说是近身服侍姬绾娆方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