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旧部余孽
    看着阵法中展现的一切,从头至尾都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可玄昊却在最后在余子沉和那万崇弟子身上设下了禁制。

    “万崇的掌门不在这些年,万崇派还真是越来越放松了。”蓝琰儿嘲讽出言。

    此话一出,万崇弟子跪了一地。长老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是何意?”

    “弟子之中居然有魔族旧部余孽,无论是按着净城的规矩,还是七界之内的规矩,屠了你万崇都无不可。”姬绾娆朝着那长老投去了一个凌厉的眼神。

    “这怎么可能!你这丫头莫要血口喷人!我万崇弟子个个身家清白,怎会是魔族旧部余孽!”长老被这话气的不轻。

    “长老放肆了。”宁辰依旧淡淡的开口。

    “本宫与尽缘宫主年轻无为可能认错,帝君也老眼昏花认错了?”姬绾娆说话间释放出不少的威压,那长老竟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七界之内的上神少,姬绾娆算得上年纪最小的一个,可上神毕竟就是上神,随意得罪就不太好。

    玄昊闻言勾了勾唇角,挑挑眉瞥了一眼姬绾娆“老眼昏花?”

    “是我失言,还望几位宫主莫要放在心上。可万崇的弟子出身绝对没有问题。”那长老跪了下来,不察觉的抹了抹脸上豆大的冷汗。

    “哦?那长老不如说说这位弟子的出身吧。”

    “此人在万崇排名老二,出自涂山……”

    那长老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蓝琰儿打断了“来人,去请涂山的溪颜女君。”

    “不必,涂山的卷,我这也有一份。但是上面却没有这个人啊,莫不是长老记错了?”姬绾娆说着手中已经翻看着一卷竹简。

    “滴血试试吧。”玄昊说着将竹简拂了下去,丢在了那弟子的面前。

    那弟子面色闪过几分慌张,犹豫的时候手却传来一阵刺痛,一滴猩红滴在了竹简上,金色的字浮现在半空,那人身上萦绕着一股淡淡的黑色雾气。

    “看来确实是涂山人士。”姬绾娆淡然,“可却是多年前就堕魔了。”

    随即,姬云竹的剑已经搭到了那人的脖颈上,沉声道“你到底是谁?”

    “是我小看你了。”那人诡异一笑,化为一阵烟雾消失在了殿内,姬云竹顿时觉得浑身痛的厉害,握着剑的手微微颤抖。

    剑脱手的瞬间却是到了另一个人的手里,可还没拿稳便被一道雪白的长绫卷住,白色的身影一闪便到了姬云竹身边,双手画出法印注入元气将姬云竹所中的魔气排了出来。

    “真是后生可畏。”醉言幻出了自己原本的模样,一席红衣张扬,泛着血色的双眸配着高扬的剑眉,生出一种与玄昊截然不同的俊美。

    玄昊和蓝琰儿还未来得及阻止,便已见一红一白两道身影纠缠在了一起。

    余子沉被姬云竹及时的拉开,看着两人之间的交手暗自感叹。看来当初真的是这人手下留情,要不然他怕是早就死了。

    浓郁的魔气在厅内开始弥漫,玄昊几人各自划片撑起了结界。

    而姬绾娆在魔气之中却并不受气所扰,直至四周漆黑,任凭着一颗夜明珠与醉言纠缠。

    “小姑娘怕黑就不要逞能。”醉言轻笑一声,打碎了姬绾娆手中的夜明珠。

    姬绾娆想布下幻境缓解自己的弱势,却根本没有什么机会。没了夜明珠之后,黑暗的恐惧几乎将她吞噬,只凭着细微的灵气波动接招让她越来越被动。

    “刺啦……”随着布料撕开的声音,飘出了丝丝血腥味,魔气散去。醉言瞟了一眼胳膊上的剑伤,“小姑娘,伤我,是有代价的。”

    随即便猛地朝着姬绾娆冲去。还没反应过来时,姬绾娆手中的剑已经脱手,瞧着剑锋已到眼前,姬绾娆忙弯腰闪开,幻出结界挡住。

    “呦?”醉言惊讶,“真是有意思。”

    却见姬绾娆的长绫幻成了两把镂空雕着樱花的灵剑,随着一个极漂亮的剑花飘扬一地落英。

    醉言完美躲开所有飘落的花瓣,却听到一个甜美的声音道“有毒。”

    话音落,醉言便觉得浑身的力气在大量的流失,魔气也似被封住一般。这时,最后一片花瓣飘落,在醉言手背上划出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痕。

    醉言的脸色变得十分不好看,若传出去他堂堂魔宫三宫主被一个黄毛丫头所伤,那真的是一大笑话。

    但是,这毒,他似乎自己还真的没办法。

    想着,醉言硬撑着极快的闪到余子沉面前,用剑刃在余子沉脖颈上划开一个小口。

    姬绾娆正打算收手离开,后脖颈却一疼,倒了下去。醉言刚刚好接住姬绾娆抱在怀里,看着玄昊嗤笑一声:“打扰了,这礼本宫主就不客气了。小姑娘,还真调皮。”

    随后化为一阵烟雾拖着余子沉抱着姬绾娆离开了净城。

    魔三幽宫内,醉言面色很不好看的坐在一边,姬绾娆低着脑袋被铁链绑着吊起来,一旁的牢房中余子沉被随意的扔在里面。

    “吸……”姬绾娆皱了皱眉,想动动手脚却听到了一阵锁链声。抬眸便看到了一脸寒霜想要杀人的醉言。

    算算多少年,醉言没有遇见过用香毒这么厉害的神仙了?

    “解药。”醉言冷冷的说着。

    “你捆着我,我怎么给你?”

    “不要逼我杀了你从虚境中取。”醉言说着拿起了手边染血的鞭子摩挲。

    “那你杀了我好了。”姬绾娆不以为然。

    因为她身上根本没有做好的解药,若不是醉言发难突然,她也不会用这个毒。

    “本宫主不喜欢杀女人,因为她们临死前的眼神,真的让人很下不去手。”

    说着,醉言想站起来,却头一晕又坐了回去。

    “是不是感觉头很晕,没什么力气?别着急,不过半盏茶你就会感觉内脏如同放在火上炙烤,而后皮肤会一点点的从血肉上剥落,内脏一点点的被化为脓水,感受着自己的三魂七魄一点点的被吞噬,最后整个人都变成一滩脓水蒸发。”姬绾娆随口胡诌着。

    老实说,她这个香是刚炼好的,她还没来得及做实验,就让醉言碰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