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三宫会审
    姬绾娆来的莫名其妙走的也是莫名其妙,留下余子沉一头雾水的待着。

    约莫两日后,一队净城弟子将余子沉带走了,说是三宫会审。

    铜钟敲了六下,三宫宫主到齐,会审开始。

    万崇的掌门因故未能到场,便让其门下长老代为到场。

    “小人余子沉本无意伤人,只因这位师兄出手狠辣招招意在取人性命,小人自保之下出手,实属误伤。”余子沉称述着。

    “弟子师承万崇,曾参加多次净城试,如何能不知比试规则当以点到为止?何况此人出招诡异之极,就算是天才,灵气充沛也不至于此,定是作弊!弟子方要探查之时,便被他一招打伤。”被伤的万崇弟子说得也颇为有理。

    玄昊一直冷脸坐着,清心宫的昆溯和宁辰正探讨着茶道,尽缘宫的蓝瑾琰被玄昊找了由头支走,只有蓝琰儿一个人听着。

    “若不是万崇的教导有误,便是你自己修行不刻苦。试问一个从未接受训练之人,如何能将你堂堂万崇派二弟子打成重伤?”蓝琰儿起疑。

    “故而说此人作弊!若无外力相助,这断然不可能!”

    也不知余子沉什么时候与这万崇派结了仇,非弄得人家搞死他。

    “外力?比试场上的结界岂是说能进去就能进去的?”

    “这……弟子也好奇,是何人能如此相助?何况当时弟子感受的出来,起初的灵气微弱出招没有章法,可后来灵气突然强大,招招凌厉,这绝非没有经过训练之人所能掌握。”万崇的弟子句句说得都是实话,可听在蓝琰儿耳里却成了句句都是找茬。

    万崇近些年掌门不在,门派里都是长老们做主,长老们本就年纪大,许多事儿顾不过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倒是惯得他们成日作威作福了。

    “何况比试场上无论如何当以点到为止,可后来他出招却是招招要命。”那弟子还是不坑放过余子沉,便又添油加醋了些。

    余子沉凌厉的出招就一下,也是那一下重伤了这人。

    “余子沉,当日你可是接下了帝君的一招?”蓝琰儿转头瞧向了余子沉。

    余子沉答的大方。“是。”

    “当日你说你未曾拜师,而今我再问你,可有人指点过你如何修炼?”

    “回宫主有。”

    这个回答让厅内一阵哗然,这也是姬云竹想好的。

    当日姬绾娆走后不久,姬云竹便摸了进来,对于余子沉问起刺杀姬绾娆之事,他只是笑了笑并未反驳,也没有大方承认。

    而后便告诉他,若三宫会审之上被问起有无人指导,便将他丢出去。

    “谁?”

    话音刚落,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厅前,清亮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我。”

    姬云竹大方的走近了厅中,朝上位之人作揖行了礼,身后姬绾娆穿着同色的曳地长裙蒙面走了出来,在姬云竹身边顿了顿。

    “哥哥还是别什么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揽,没什么好处。”

    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姬云竹,余子沉和被伤的弟子三人听得真切。

    让那弟子心里一凉,咽了咽口水。

    若指导余子沉的人是姬云竹,且不说姬云竹本来的身份,就说他是繁零宫宫主的哥哥,这一点,他若是没什么人撑着或者是证据确凿怕是真的就要死翘翘了。

    “你是繁零宫主,这一声哥哥我可担不起。”姬云竹嘲讽的笑着,心却好似牵扯着痛。

    “殿下说笑了,本宫虽是繁零宫的宫主,却也得认祖归宗不是?”姬绾娆故意提高音量,一步步走到了玄昊身边的位子坐下。

    今日她本不想来,是姬云竹派人专程送了封信到繁零宫,而后拽着她来了。说是有好戏看,她倒是觉得,姬云竹就是看她的好戏来的。

    殿内几人对二人对彼此的态度有些迷茫,眼神不断在两人之间回旋。

    “云竹也来了,素闻青丘出美男,可惜小帝姬近些年不常以真容示人了,也难得见云竹一面,如今一见,倒是不愧这话。”宁辰难得的开口说了一句。

    磁性深沉的声音让姬绾娆微微侧目,却对上宁辰一双柔情似水的双眸,不得不感叹若此人是个女子,定是能将九重天上的神仙魅惑的五迷三道。

    一身翠色似有淡淡的竹香却是这殿内独特的清新意了。

    “方才二殿下说是他的尊师?”蓝琰儿将话题转了回来。

    “不不不,不是尊师,不过是为了报恩指导过他两句,这小子的领悟能力不错,不想底子也这么好。”这些年的磨练,姬云竹说谎话是越来越悠然自得了。

    一阵安静,一道嘲讽的女声传来:“当真如此?殿下上仙修为,什么情况会需要这样一个凡人来救你?而且以殿下的修为,当真就看不出这孩子的底子如何吗?”

    姬绾娆带着面纱,看不清表情,双眸静的如一潭死水。如同刺杀那一晚,余子沉打了一个寒颤,只觉得浑身都冷。

    “宫主此言何意啊?莫不是觉得是我故意?”

    越听二人对话,蓝琰儿越觉得不对劲,忙看了姬绾娆一眼。

    姬云竹在给姬绾娆下套,可千万不要上当啊。

    “是否故意,殿下自己最清楚。”

    “回宫主,殿下绝非故意。”看着余子沉开口,姬绾娆的心又凉了一截,原本打算好意救下这个还算无辜的傻小子,看来,还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小人无意中与殿下结识,承蒙殿下不弃,肯指点一二,但伤人实非小人所愿。若不是这位师兄穷追猛打,意欲取小人性命,小人又如何会不顾比试规则?”

    察觉到姬绾娆的不对劲,蓝琰儿开口“如此说,错处当是万崇弟子不甘落败而动手?”

    “我记得,比试场上有一方玄晶制成的镜子,可以记录比试场上发生过的一切,包括灵气波动,查一查不就知道了?”淡漠的语气与姬绾娆的年纪很不符合,倒是与玄昊以往的语气像极了。

    “可城主不在,这……”蓝琰儿有些为难。

    就算她是九重天君,对于净城,这些事儿也是不好插手。

    “在座都是城主的好友,何况帝君在此,想必城主不会介意。不如请帝君看一看吧?”话音落,玄昊便施法幻出一个阵法与比试场上的玄晶石连了起来,播放起了当时比试场上发生的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