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暂住繁零
    玄昊的手悬在姬绾娆后背上许久还是放了下去,轻轻的抚着,用尽量轻的语调问着“怎么了?可是那里不舒服?”

    “没有,都很好。只是,我自小便不吃兔肉,打扰帝君雅兴了。”姬绾娆吐的脸带上几分不正常的血色,看起来格外楚楚可怜。

    姬云然端着一杯清茶出来时,便瞧见了玄昊正拿着一方帕子为姬绾娆擦拭着嘴角的残渣。那张天神般的脸上一点也没有嫌弃的表情,那表情反而是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

    正沉醉在玄昊那样的举动时,却瞧见了姬绾娆的脸,心中的嫉妒一下子冲上了脑海。

    “是我大意,忘了妹妹似乎是不吃兔肉的。喝口茶漱漱口吧。”姬云然笑着递过了一杯茶。

    “多谢姐姐,倒是我记性不好,前些时候爹娘传了信儿过来,说姐姐要过来住几日,让我给忘了干净,怕是还要麻烦帝君安排。”

    “你看着办。”玄昊说着拿过姬绾娆喝完的茶碗递给了姬云然。

    “哦对了,听闻今日比试场出了事儿,是……”姬绾娆还没说完,便被玄昊打横抱了起来。“多谢帝姬今日费心操持,正殿后面的两方院子,一方我住着,小娆病着,与他人同住多有不便,帝姬便住在西偏殿吧,若无事便不要多来打扰,本帝君喜静。”说完便抱着姬绾娆朝着住处而去,想着蓝瑾琰说是在荒地上捡到的姬绾娆,他就满心不安。

    似乎自从遇到这只小狐狸开始,他的心就开始不安了。这千万年,这种感觉似乎又回来了。

    “是。”姬云然的尴尬的行了礼,看着玄昊离开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

    她一个堂堂的青丘帝姬,竟是被当成一个宫婢一般吗?姬绾娆卑贱出身,有什么资格让她服侍?

    若不是还需要再繁零宫待下去,她还想多看帝君两眼,方才她可是真想将手中的茶水泼在姬绾娆的脸上。

    “余子沉,余子沉,子沉……这名字还挺好听的。”姬绾娆坐在床上摆弄一只草折的蚂蚱呢喃着。“帝君可想好如何处罚?”

    “三宫会审,可不是本帝君一人说了就算的。”玄昊拿着一卷经书研究,眼都不抬一下。

    “那不如让我先去见见,这个人有趣的很,我与他初识便觉着这人奇怪,如今看来倒是真的不错,若是可能,收归门下玩儿应该是不错。”姬绾娆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你若还是这样的心态,怕只会误人子弟。”玄昊不以为然。

    “误人子弟?墨影现在不照样好好儿的,我哪里有误人子弟。哦对了,他现如今是关在仙牢吧?”姬绾娆说着便跳下了床,拿起一旁的披风便要出门。

    “你去哪儿?”

    “仙牢!”

    话音落,姬绾娆便消失在了原地,玄昊根本来不及拦,也来不及提醒这个余子沉十分的危险。

    可想着仙牢有阵法束缚,还有重兵看守,应该出不了什么事儿,便也由着她去了。

    仙牢防卫弟子根本不敢拦身为繁零宫主的姬绾娆,一路通顺的便进了去。

    “余子沉。”姬绾娆挥袖屏退了看守,踱步走至了余子沉面前。

    听着熟悉的铃铛声,余子沉抬眸,果不其然,见到了一双熟悉的双眸,含着些许笑意。

    只是姬绾娆身上的药味实在太重,让他不适的皱了皱眉。

    “我还没嫌弃你是个阶下囚,你还嫌弃我了?”姬绾娆说着蹲了下来,与余子沉平视着,双眸闪过七彩的华光。

    时间似乎停止了,水天相接的幻境之中,姬绾娆瞧着一席红衣的余子沉立在水边,便提裙走了过去。

    “你看,这水多美。”水面上的脸笑了笑,万千风华瞬间绽开。

    姬绾娆一眼便瞧出这倒影下藏着的幻术,“这里是幻境,所有的幻术在这里都没有作用,你别白费心思了。”

    一开始,姬绾娆并没有觉得余子沉哪里特殊,直到那一晚她看见余子沉出现在结界中,那种与余子沉自身气息完全不同的怨气让她胆寒。

    “还是不要太有自信的好。”余子沉转身带着一抹浅笑看着身边的姬绾娆。“青丘狐族许多年未曾出过什么擅长幻术的人了,你倒是颇为争气。”

    “争气算不上,倒是比你有骨气。”姬绾娆话中带刺,但却好似扎在了棉花上,因为眼前的人一点都不介意,这么多年听的这种话多了,若是句句放在心上她岂不是早就气死了?

    “你非神非仙,非妖非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何不敢见人,偏要躲在人家身体里作威作福?”姬绾娆好奇。

    丝丝清香吹来,转眼,幻境中竟是开满了雪莲,还是雪莲之中的极品皎月雪莲。

    这个幻境之中,姬绾娆才是主人,才有权主张这里的一切,但就是如此,这里也未曾有过什么花草生灵,余子沉仅是心念一动便使这里花开遍地。

    “我本就见不得人,一缕残魂执念而已。你以为我很看得上这具身体?若不是他拿了我的东西,我才懒得管他。”眨眼间,余子沉便化为了一位极其美丽的女子,虽还是余子沉的面颊,但多了几分魅惑。

    “你是魅?”

    余子沉摇摇头,摩挲了手中的珠子若有所思。“大抵算吧。”

    “他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这样会害死他。”

    身边经常带着一个阴灵,就是余子沉正值壮年阳气十足,也受不了啊。

    何况这人的怨气并非寻常,单凭当初的感受,若她一怒,怕是一界都要遭殃。

    “我不过是借他的身躯恢复,不会害他只会帮他。你未免想的太多了,还有啊姑娘,最近红鸾星动,血光之灾近矣,还是多操心你自己吧。”

    “不想他出事儿,就在净城试中尽量将他留在繁零宫,要不然,免得哪个不长眼的招惹了我,哪个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话音落,姬绾娆便被丢出了幻境,余子沉看着姬绾娆有几分委屈的双眸不知所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