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一桌美食
    灰白色的身影迅速闪进了厨房,见本用来给姬绾娆疗伤的炉鼎盖子被移开了一些,忙掀开,却只见一锅汤翻滚着。

    感知着殿内的陌生气息,转身离开。

    铺着织金料子的石桌上摆放着几道精致的小菜,看着人十分有食欲。桌边一位鹅黄色衣衫的女子正忙碌着。

    玄昊看着桌上的菜皱了皱眉,一把抓住了正拿着筷子的那只手。

    “帝君……你这是……”姬云然不解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虽之前只远远见过几次,但她却无法忘记玄昊的那张脸。

    看到姬云然那张与姬绾娆几分相似的脸,玄昊一愣,随后语气冷到了冰点“谁让你动厨房东西的?”

    “我看那东西已经死了,想着帝君许是饿了,便直接做了吃的。”姬云然难受的想要转动手腕,一转却听到了骨头的咔咔声,忙不敢再动。

    “你说什么?这些东西是你用……”玄昊看着桌上的四菜一汤顿时感觉一阵反胃。

    “帝君怎么了?可是身体不适,需要我为帝君叫药神过来吗?”姬云然显得一点儿都不生分,反倒是想一个主人一般。

    任凭玄昊见惯生死打杀,却也不能想象姬绾娆被做成美食下肚,扶着门框站了许久平复心情。

    姬云然担心的抚着玄昊的后背,不停的说着要不要去请药神。

    “你给本帝君……”玄昊转头本想发火,却是对上了姬云然一双无辜的双眸,两人都感知得到彼此的呼吸,时间似乎一下子静了下来。

    姬绾娆欢喜的抱着一个红漆木装着糕点的盒子与蓝瑾琰进来时,便看到了两人颇为亲密的这个动作,惊得手中的糕点都掉在了盘里。

    这细微的声响,惊动了玄昊和姬云然。

    回头却见到了裹着厚厚披风的姬绾娆,玄昊皱了皱眉,刚开开口,却见姬绾娆拽着蓝瑾琰便转身打算离开,只留下了一句话。

    “你们继续,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玄昊莫名觉得窝火,继续什么?

    “站住!”

    姬绾娆身形一顿,咽了咽口水,低声嘟囔“早知道就在你那儿多待一会,这下可好,撞到这事儿,怕是真的要死翘翘。没被煮汤,倒是要被拆骨。”

    “帝君,我们……”蓝瑾琰无奈的转头刚要解释便被姬绾娆打断了。

    “帝君,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我们真的只是路过,只是两个无辜的路人。”说完,还俏皮的眨了眨眼,显示自己似乎真的很无辜。

    “九州之主?怎的想起来繁零宫了?还顺手带走了她?”玄昊一看见两人握住的手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帝君容禀,姐姐有意让我与青丘联姻,选中了绾娆,便多番催我来此与绾娆多见见,前些日忙着,没时间,今日才得闲,却见绾娆现了真身被丢在三宫外一处荒地上,便带去了药神处……”蓝瑾琰如实的将发生的一切告诉了玄昊。

    “哦?”玄昊刚起疑要问些什么,却见姬绾娆一个劲儿的点头。“既如此,你便回去吧。”

    蓝瑾琰迟疑了一下,瞧着姬绾娆极其想离开的样子作了揖,打算带着姬绾娆离开,却又被玄昊拦住。

    “你身为繁零宫主事宫主,要往哪儿走?”

    姬绾娆头一次恨自己的身份。

    “蓝姐姐不是让我和瑾琰哥哥多培养一下感情吗?我培养感情去!”说完姬绾娆便打算开溜,却被横在面前的剑逼了回来。

    这话听的蓝瑾琰心里格外舒服,可是,听在玄昊心里就不那么舒服了。

    培养感情?才多大就想着情情爱爱。

    “不是我说你至于吗!不就是看见你俩……”姬绾娆原本凌厉的语气在看见玄昊身后站着的人后一下子轻了下来。

    “云然姐……”几乎是轻到只有她自己能听到。

    “你知道我,又是繁零宫的另一位主事宫主,想来就是我小妹妹,绾娆吧?”姬云然故作亲昵的冲了上来。

    姬绾娆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甚至有些惨白。见此,蓝瑾琰本想带姬绾娆离开,却是被玄昊挡着,找了数个理由让他离开了。

    不知为何,姬绾娆很惧怕这个姐姐,这个从未谋面的姐姐。

    也许是因为姬云竹是姬云然的亲生弟弟的缘故,她怕,怕她是第二个姬云竹。

    “你们……”玄昊看着两人有些不解。

    “帝君容禀,我是绾娆的姐姐,姬云然。”姬云然笑着解释。

    为了见玄昊,她今日收拾了好几个时辰,装扮的极其美丽,这一笑确实宛如花开,但奈何她身边站了个姬绾娆。

    “原是如此,本帝君多年不理红尘事,也许久不曾见过狐帝,倒是寡闻了。既然你做了这一桌美餐,小娆也是许久没有吃过什么好吃的了,不如一同享用。”

    玄昊丝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桌边,姬云然挨着玄昊入座,姬绾娆却是迟疑了许久尴尬的坐了下来。

    “这是麻辣兔肉,鲜鱼汤,炖兔肉……”姬云然解释着给玄昊布菜,姬绾娆则是只喝着碗里的一碗鱼汤。

    姬云然给玄昊夹一筷子菜,玄昊吃过之后觉得不错都会给姬绾娆夹一些,可姬绾娆却丝毫没动。

    “可是我的菜不合胃口?妹妹怎么没动啊?还是说,帝君这冷着脸吓着妹妹了?”姬云然大方的开着玩笑,虽然玄昊不喜,见姬绾娆没怎样也就随着她了。

    “不是不是,只是方才来之前去了尽缘宫,已经吃了许多,觉着姐姐的鱼汤炖的颇为鲜美便多喝了两碗,现下是再也吃不下了。”姬绾娆尴尬的笑了笑。

    觉着姬绾娆是在闹脾气,玄昊便无奈的冷声吩咐“一碗鱼汤就饱了?你如今病着,应该多吃些,这些都吃完,不许剩着。若是出了问题,本帝君可不好和你爹娘交代。”

    “我……”刚想辩驳,抬眸却看见了玄昊寒冷的双眸,姬绾娆只能满含怨念的翻了翻盘中的菜,夹了一小块兔肉在两人的注视下放到了嘴里嚼了嚼咽了下去。

    “姐姐的厨艺真是好……”话还没说完,姬绾娆便捂着嘴跑到了殿外开始吐。

    玄昊立刻放下碗筷追了出去。

    见此,姬云然的目光沉了沉。

    看来,阿娘说这个姬绾娆心思深沉,颇有心计,真没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