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作弊之嫌
    “帝君若是将药中的还血草少放些,我可能就不会营养不良至此了。”姬绾娆生气的将杯子放在桌上跳下凳子打算离开。

    还没走两步,却被玄昊拎了起来抱在怀里。看着手上的毛,玄昊心里犯起了嘀咕“你如此掉毛不会秃吗?”

    “帝君,你记不记得狐狸会咬人的。据说帝君的血大补。”姬绾娆说得咬牙切齿。

    都是这个家伙自己配的什么鬼药!还威胁自己喝!结果呢?她再这么下去怕是真的要秃,变成一只没毛的狐狸。

    “我哪里知晓你的身体如此不济,不过一剂猛药就将你吃成了这样。”玄昊依旧不认输。

    “不知道你不会问啊!你这是谋杀你知道吗?诶你干嘛!”

    看着自己怀里四只爪子死死拽住自己胳膊的狐狸,玄昊笑了笑。甩了甩手将姬绾娆甩进了锅里。

    “啊!帝君我错了!我还不想死啊!我还没活够啊!帝君你把我捞出去吧,我的肉不好吃啊!”姬绾娆在锅里疯狂的挣扎。

    “老是老了点,话还多,但是煮汤应该不错。”玄昊自说自话不断地拿出小瓶子往特制的锅中倒着。

    老?姬绾娆听到这个字的瞬间就炸毛了“你才老!你都多少岁了也不要点儿脸吗!还嫌我老!居然还有吃小狐狸的习惯!你也太不要脸了!”

    “你说什么?”玄昊脸色阴了下来。

    “你老不要脸!”姬绾娆气呼呼的叉着腰,浑身湿漉漉的。

    房间中莫名安静了几秒之后,玄昊朝着锅里丢了一个药丸然后盖上了盖子。

    “真是吵死了。”

    说着转身离开,徒留姬绾娆在锅里各种折腾,咒骂。

    这时,一封信送进了繁零宫。

    余子沉在赛中似乎作弊,请姬绾娆去看看。

    “带路吧。”玄昊打开门淡淡的吩咐着。

    信使惊讶的看了看,又往玄昊身后瞅了瞅“不知……”

    “怎么?本帝君不够分量还是不够资格去看看?”

    玄昊冷着的语气,让信使打了个颤“没……没有,帝君这边请。”

    场上余子沉和青岚宗的弟子正在过招,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很多人,三宫尊位之上只有清心宫的昆溯坐着,一旁尽缘宫的位子上却是坐着溪颜吃喝。

    “怎的请来了帝君?不见小娆儿?”溪颜低声问着信使。

    信使也只是摇摇头,说只见了帝君,不曾见过姬绾娆。

    “这个人有意思的很,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经脉灵气却是异常强大,但却不懂出招之法,也不懂如何节制灵气使用,方才伤了万崇的弟子,万崇便咬死说他作弊,吵闹的不行,只得去请帝君过来。”昆溯说着方才发生的事情,并将三人隔离几人旁观的结界撤掉。

    吵闹的情景顿时安静了下来,呼啦啦全都拱手行了礼。

    玄昊挑了挑眉:“请我?不是说请的是另一位吗?”

    昆溯一时语塞,却听溪颜大着胆子开了口“本是请小娆儿的,帝君太过威严,怕吓着这些年轻人。”

    “哦?那往后魔族再来进犯之时,本帝君往那阵前一站,便不用耗费一兵一卒让其退兵了。”

    溪颜闻言撅了噘嘴低声嘟囔着“本来就是,那张脸吓死人了都。”

    三人闲聊时,身着万崇派弟子服的人噗通跪在地上开口了。

    “还望三宫宫主做主!此人作弊不说,还无视比试规则,重伤了二师兄。”

    “作弊啊?要在这星阵和众目睽睽之下作弊还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儿。”溪颜拿着一串葡萄踱步走到了受伤的那人面前,探入灵气查了查,嘴边勾起一抹讽刺的笑。

    “万崇什么时候教出了资质如此之差的弟子?还要来比试场上丢人现眼,真是不嫌臊得慌。”

    此话一出,溪颜明显感觉到了身边几人的怒气。

    她方才的探查的结果确实没发现什么,全是灵气爆发所致的伤,并不伤及要害。可灵气的力量确实强大,这这样的灵气若放在稍有修为或在场任意门派弟子身上,这个人怕是要命丧在此。

    由此可见出招之人并不懂如何控制灵气,只懂得一味傻子似的消耗爆发自身灵气伤敌这种杀敌一千自损两千的做法。

    玄昊抬手幻出一个阵法将方才重伤之人放在了里面,用醇厚的元气滋养着。

    “我说帝君,这种事儿你还是请小娆儿或者烟澜上神来吧。”溪颜低声说了一句,却立刻接到了玄昊杀气腾腾的眼神,连忙闭嘴安静的坐在了一旁。

    “你,叫什么?”玄昊抬眸瞧了一眼场地中站着的余子沉。

    “回帝君,小人余子沉。”

    “师从何处?”

    “无师。”

    两人一问一答,余子沉看似回答的都很好,手心却是出了满满的冷汗。昨晚她曾见过玄昊杀人的模样,似魔一般,实在后怕。

    “无师?若如此,便是万崇的弟子说了假话?实是自己修为不济,输了赖账。”玄昊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波动和偏袒,这也是他万年来被尊敬的理由。

    “帝君明鉴!万崇立派以来向来勤奋,虽不及三宗三宫,却也是四派之首,对阵三宗弟子丝毫不惧,又怎么会被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无故伤成这样?”万崇弟子不服。

    玄昊沉声看向余子沉“你,可有作弊?”

    “回帝君,小人没有。”余子沉说得颇有底气。

    方才一战,他的确觉得自身的力气大了许多,身体也轻了很多,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闻言,玄昊却直接挥袖朝着余子沉打去,余子沉本能的抬手挡在身前,藏在衣服中的血珠亮了亮,余子沉顿时觉得体内力气充沛,后退了数十步后稳稳的停住。

    “若无师,能抵住这一招,本帝君着实不信。”说着便化出一根锁仙链将余子沉死死的捆住,丝丝血雾瞬间敛去。

    “押入仙牢,待三宫会审。”说完玄昊便消失在了位子上。

    离开的这么快并不为别的,只因繁零宫进了生人,而且他感知不到姬绾娆的气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