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暗夜刺杀
    “净城内如此放肆,你们主子胆子不小。”

    来人并非方才的巫术傀儡,而是真真实实存在有着灵气波动的人。这让姬绾娆心底的失望更上一层。

    而收到姬绾娆血鸣信号的两人,墨影被死死的困住,玄昊则正打着一把血红的纸伞踱步而来。

    周围刀剑之声不断,灵气波动的声音也未曾停过,可余子沉听得最真切最清晰的却是姬绾娆手腕和脚腕上的铃铛晃动发出的声音。

    他想去帮她,哪怕帮她一点点。可内城的结界,非三宫之人是进不去的。

    “刺啦……”刀刃划破衣服的声音格外的刺耳,眼前的景象似乎渐渐清晰,姬绾娆长发披散着,点点猩红色从她的左手指尖滴落在地。

    看着那些人手中的刀剑一下下落在姬绾娆身上,余子沉袖中的手不自觉的一点点收紧。

    那种无能为力的恨意袭上他的心头,那一晚,也是这样……

    手指关节发出咔咔声,指甲刺破了他的皮肤,渗出滴滴血珠化为红色的血雾钻进他带着的血珠之中。

    “呃……”姬绾娆背部被重击下闷哼出声。而藏在灵气重击后的寒剑也一点点的近了。

    不要!

    余子沉内心大喊,疯狂的朝着姬绾娆跑去。

    “小心!”他大喊着冲进了结界,眼睁睁的看着那柄要刺入姬绾娆身体的寒剑断成几节摔落在地。

    一个灰白的身影撑出一个强大的防御结界,飞身将已浑身是伤的姬绾娆抱在了怀中。

    娇俏的脸蛋上有一道不深不浅的伤,一双眼眸中的星辰浩瀚似乎要让玄昊就此沉沦,姬绾娆身上寒气逼人,凉的厉害,玄昊便将自己身上的衣裳解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那是姬绾娆第一次见玄昊杀人,也是余子沉第一次见。

    直至满地尸体,玄昊方敛起杀气,回身拢了拢姬绾娆身上的衣服,低声道:“以后病着就不要到处乱跑。”

    瞧着姬绾娆渐渐变白的发尾,玄昊的眸色沉了几分。本以为姬绾娆的青丝会全部变白,可也只是白了发尾。

    姬绾娆不敢看着玄昊那张脸,便转了眸光,却看见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余子沉“你怎么没有回去?”

    捡起掉在一旁的纸伞,姬绾娆拢着身上的衣服走了过去。

    还没走到余子沉身边,裙摆便被死死的拽住,双眸的柔和目光一转便化为刺骨的寒意。手起刀落间,手臂离体,又是一条人命。

    落雪一点点覆盖了尸体,让他们一点点消失,没有什么恶臭难闻的味道,只有一股清香。

    七界内的用香毒高手,不过如此。

    “觉得我很残忍?”看着余子沉有些震惊和恐惧的脸,姬绾娆轻笑“其实,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接近我前,你实在应该先去了解了解。”

    姬绾娆话中有话,听得余子沉格外不舒服“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呵……眼光还真是越来越差,找这样一个蠢货来接近我。”

    嘲讽的话语,字字刺向余子沉的心。

    姬绾娆突然靠近余子沉闻了闻,随后拿了一张帕子掩住了口鼻,附在余子沉耳边皱眉说道“这个味道,是杀我的人身上才会有的。”

    姬云竹!

    这三个字在余子沉脑中炸开。

    “我可以毫不留情的杀了他们,也可以让你死的不留痕迹。”

    姬绾娆说出的话不似以往的温柔娇俏,而是一种令人窒息的冷。

    “其实我没有……”余子沉急于解释,而姬绾娆却不想听。

    “嘘……这些人,是跟着你来的。”

    说完,姬绾娆便再也不回头的走了,行至玄昊面前微微行了个礼,方要说些感谢的话语,却被玄昊扶住。

    “感谢的话便不必说了,今日本是我伤了你,你若不受伤,这几人,想必还难不倒你。先回宫为你疗伤吧。”

    说罢,便不由姬绾娆反抗将其打横抱在了怀里。

    感觉到怀中人儿的挣扎,玄昊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别动,你身上有伤。”

    “可……”姬绾娆的脸像煮熟的大闸蟹似得,又红又烫。

    “不想死就闭嘴,趁我还想救你的时候。”玄昊的语气一下子冷了下来,姬绾娆也不再敢说什么,只将自己红透的脸埋进了玄昊怀里安静的待着。

    玄昊抱着姬绾娆的背影一点淡消失在余子沉眼前,余子沉的心一下子凉到了谷底。

    一直要杀姬绾娆的,居然会是姬云竹。

    他居然一直在帮着姬云竹,将姬绾娆一次又一次的推向死亡。

    原来这才是他次次都能见到姬绾娆遇险的事实。

    一个他不想接受却摆在他眼前的事实。

    大雪下了一夜,余子沉一夜未眠。早起也未曾见到姬云竹的影子,便草草收拾了下楼准备比赛。

    路过晓乐阁时,余子沉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想着墨影是姬绾娆的徒弟,若有她解释应当会少许多麻烦。

    可还没坐下便被晓乐阁的人请了出去,全然没有当初和姬云竹来时的好。

    “你别费劲想着往外跑了。”玄昊拿着茶壶坐在了雪桃树下。

    姬绾娆闻言坐了起来“谁说我想往出跑了?被你打个半死,不讹你几日好处怎的能走?我不过是来着看看风景。”

    “讹我?你倒是胆子很大,不如说说你想怎么讹我?”说着话,玄昊竟是没有注意自己脸上始终带着一抹浅笑。

    “帝君是七界之尊,我哪里敢随意讹你?只不过帝君两次误伤于我,若是传出去,总是对帝君的英明有损,故而帝君不如给我些好处封住我的嘴。”地上的雪桃落花转了几圈,带着一股清冽的味道夹杂着几分药香。

    “我晓得了那晚刺杀你的人背后之人是谁,这算不算好处?”习惯性的,玄昊到了一杯茶递过去。

    姬绾娆一愣“我也知道,故而不算。帝君这茶不错,不如送我两盒?”

    “这是你爹去年送的,是你青丘的特产,你竟喝不出来?”

    雪桃带着一两根白色的软毛落在了玄昊手中的茶杯中,让他皱了皱眉。“小狐狸最近吃药吃的营养不良?”

    抬眸瞧着对面两爪子抱着茶杯舔着的姬绾娆抽了抽嘴角,心想:看来昨儿药下的有点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