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聊表心意
    看着站在姬绾娆身边的人,余子沉的手攥的指节发白。

    是他!那个雪夜突然出现的男人。

    “帝君谬赞,不过是城主不嫌弃绾娆罢了。“只有在这样的场合里,姬绾娆和溪颜才能是一个大家闺秀的模样。

    姬绾娆入座后,初宴有条不紊的进行。

    亥时末,突然飘起了雪花,便都散了。余子沉本想回去歇着了,却见一身便装蒙面的姬绾娆撑伞站在河边,望着河面不知在想些什么,又像是在等着谁。

    “夜冷风寒,宫主独自站在这里作何?”

    姬绾娆并未转头,双眸看着河面低声应道“总觉着应当在这站一站。”

    “可是初宴礼乐之声太过?”

    那星空般的眼眸,在这天气居然也美的惊人,只一眼,余子沉便再也不想移开目光。

    寒风吹过,扬起姬绾娆衣摆,她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意,那样的美。可惜却被遮面的纱巾挡的严严实实,余子沉并不能瞧见分毫。

    背后吹过一阵寒风,余子沉抬眸却见一条雪白的长绫正从眼前横过,紧紧的缠着一拿着酒瓶男子的脖颈。

    “救……救命……”男子的脸憋得通红,他每说一个字缠着他脖子的白绫便紧一分,最后彻底没了呼吸化为烟雾消失在世间。

    这时,两人周身却又出现了十几个黑衣人,气息很诡异。

    “灵界之人堕魔,你多小心。”余子沉拉住姬绾娆的手腕将其挡在了身后。“这些人交给我,你找机会回去。”

    在他看来,这些人不过是贪图女子貌美,并未多想。

    姬绾娆挑了挑眉,语气几分轻蔑“孩子,学人家英雄救美,也要有实力才能做这个英雄。”

    随后,余子沉便见识了一场姬绾娆单方面的屠魔游戏。白色的长绫在她的手里似是比利刃还要厉害。

    可体内的疼痛越来越厉害,姬绾娆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而这些人却越来越多。连余子沉都看出来了这些人的不同,便不顾姬绾娆嘱咐冲了进去。

    化灵气为剑,虽比不得姬绾娆的凌厉,应付起来却也还算轻松。

    “你受了伤,找机会快走。这一次就不要逞能了,让我护着你吧。”说着,余子沉的剑便刺穿了一人的身体。

    看着余子沉的一招一式,姬绾娆心中大惊,他的进步未免太快。

    初见时他还是连修炼灵气都不懂的小子,如今竟是能以灵气化剑杀入净城宴。当真不是凡物。

    乘着余子沉还能抵挡,姬绾娆忙滴了一滴血在繁零宫的玉牌之上,晃了晃脚腕上的金铃。

    随后幻出一个阵法,将余子沉和自己保护了起来,连雪花都不曾飘进。

    “我当真小看你。没想到你竟然有这样的本事。”姬绾娆调理了体内的灵气修复经脉,随手变出一把寒剑递给了余子沉“算你此次护我的谢礼,礼不重,当个心意吧。”

    不重?这把剑可是从一位天尊那里拿来的,若是让他知道他的心血就被姬绾娆如此送礼,怕是要追到繁零宫找她好好说道。

    余子沉犹豫了一下,从怀中取出了一块方帕,伸手替姬绾娆擦去了额头上的汗珠,而后接过了剑,将手中的帕子放在了姬绾娆手中“当个交换。”

    可下一秒,姬绾娆便嫌弃的将帕子丢回给了余子沉“看不上。”

    却闻得一股异香之后,结界法阵被收回,点点幽蓝色覆上了脚下白雪之上,而那些人医药接触到雪花便被瞬间冻住而后被蓝色的火焰吞噬。

    “傀儡而已,真以为我对付不了?”姬绾娆嘲讽一笑“只是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些个什么样的招数。”

    听起来,姬绾娆对这些傀儡的来历一清二楚,也丝毫不惧,但却听得余子沉一脸疑惑和满心担忧。

    不过若他知晓七界之中最擅长控制傀儡之人,再晓得此人与姬绾娆的恩怨纠葛,也就不足为奇了。

    二人撑着伞走在净城街上,瞧着姬绾娆一点不符合年纪满是愁容的双眸,余子沉莫名有些心疼。

    终是忍不住开了口“你本是个小姑娘,何苦装的自己如此成熟刀枪不入?”

    闻言,姬绾娆脚步一顿,转头打量了一下余子沉,轻笑一声“真是年轻。”

    “年轻是很年轻,可你也大我不到哪里去,说不定我还大你几岁。不知可能问姑娘芳名啊?”余子沉前所未有的调皮。

    “不能。”姬绾娆的语气冷到结冰。

    “我瞧着你也就十几岁,虽然已是上神,但毕竟年纪小,不如叫我哥哥如何?”

    姬绾娆低声嗤笑“呵,十几岁?是了,大约几万年前我是十几岁的。”

    余子沉嘴角抽了抽,这样算的话,他是不是应该叫姬绾娆奶奶?还是祖奶奶?

    “你如此心善,却为何总爱冷着语气?多不符合你的年纪。”

    “老了,暖不起来。”

    “可你……”

    余子沉还没有说完,姬绾娆便停下打断了他的话,接住一两朵飘落的雪花在手中,任其化成水珠落下“我并不心善,你瞧见过的。不要再说这样的话,要不然,我可以也让你体会一下。”

    有时候,余子沉总觉着他是不是认错了人,当初沙漠上的女子俏皮可爱,可如今怎么……

    看着姬绾娆远去的背影,余子沉问道“你此次也会收徒吗?”

    “会。”反正徒弟收来也是玩儿的。想着,姬绾娆俏皮的笑了笑,头也不回的朝着内城走去。

    雪下的越来越大,姬绾娆的背影也早就消失在了内城结界之内,可余子沉站在街上却并没有回去的意思。

    猛然间,余子沉生出了一个念头,他要入繁零宫。最好是能做她的徒弟。

    他并不知道他的这个念头在常人看来会有多疯狂。净城试的前三十才能三宫内试,内试的前十名才会有机会入三宫。如果宫主还有测试,那几率……和七界之内的上神存活数差不多。

    余子沉方下了决心转身打算离开,内城结界内却一阵骚乱。刀剑之声,灵气波动不断的传入余子沉的感官,让他放下的心再一次提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