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净城初宴
    与他,似是初相识,又像旧相识。

    这就是姬绾娆对玄昊的感觉,也怪玄昊那张脸,实在是叫人无法挪得开眼睛。

    繁零宫养伤等待净城宴开的这段时日,姬绾娆和玄昊都不约而同的隐藏起了自己真实的身份。

    因为脸上血红的曼珠花,姬绾娆在清醒后便一直用纱巾将自己的脸掩起来,生怕将玄昊吓到。

    “繁零宫最近也太过清净了。”姬绾娆的手指在石桌上哒哒的敲着,玄昊刚从正殿端着药出来,却发现昨日还虚弱的姬绾娆一夜过去,居然已经可以自由走动,不由得有些惊奇。

    七界可是许久没有出过如此人才了。

    刚走了两步,却见一个紫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了长廊,忙捏了法诀将气息隐了起来,转身躲在竹林后。

    “师父!”

    墨影看到院中坐着的姬绾娆,高兴的冲了过来。

    “师父你终于好了啊?这几天只听说你受了伤,想见你却总被一个冷冰冰的神仙拦着不让进,连烟澜上神都被拦住,可是担心死我们了。”墨影说着拉住姬绾娆左瞧瞧友瞅瞅的。

    检查了许久才放下,感叹道:“还好还好,没断胳膊断腿。”

    话音落,姬绾娆便抬手打在了墨影的脑袋上“你就盼着你师父我断胳膊断腿?你还是我徒弟吗?”

    “不敢不敢,再说了,师父的医术在七界之中少有敌手,而且也是飞升上神的人了,谁能随意让师父断胳膊断腿啊?”墨影甜甜的笑着。

    姬绾娆笑着,突然想到什么,笑容僵在了脸上,低声道“哦对了,那小子呢?”

    “师父放心吧,他是二殿下带来的人,现如今养好了伤还入了净城试。约莫明日初宴之上师父你就可以看到了。”

    “二殿下?青丘的人?”玄昊心中暗自思量。难道真的是她?

    话音落,墨影却突然附在姬绾娆耳边说了些什么,竟是将姬绾娆惊得掉了手中的茶杯。

    “这样,你明日……”

    玄昊还想听些什么,却感觉到了蓝琰儿一行靠近,忙化为烟雾消失在了原地。

    次日天色微暗,内城人潮涌动,净城初宴开。

    “这一次三宫三宗四派的主事都会到,据闻这可是千年难得聚齐一次,这次倒是让咱们赶上了,就算没有拿名次也是不虚此行了。“

    “三宫公开张榜甄选,确实难得。“

    “据闻九州的现任圣女极美,与涂山女君不相上下,不知此次能否见到啊?“

    一路走来,余子沉听的谈论的最多的,便是三宫宫主齐聚和九州新任圣女。

    姬绾娆,这三个字在余子沉心里没有随着时间淡去,反而是越印越深。

    抬眼望去,永阳,长暮,雀鸣,万崇四派。轻语,青岚,炎溪三宗。繁零,清心,尽缘三宫。依次排上。

    下设几座介是为各族各界前来观礼的长老,主君所设。

    夜幕降临,几道光华闪过,除繁零宫主事位空缺,其余皆已到齐。

    鼓声由轻渐重,中心圆台上腾起烟雾,周围快速生长出一片花林,水面上数百朵红莲白莲交叉开放。

    花叶席卷着一位手持红纱伞着水红色长裙的女子出现在半空缓然落至花间。

    余子沉伸手方碰到飘落的花瓣,花瓣便化为了光点消失。

    这,是幻境!

    女子在花中曼妙起舞,乐声时而高昂如山崩地裂之势,时而如同山间溪流轻缓流之,女子舞步与乐曲浑然一体,妙不可言。

    玄昊看着幻境中的一切,袖中的手渐渐收紧,心开始有些颤动。

    只听乐声激昂之时,一阵碎裂的声音后,中心圆台上多了一位白发青灰色的身影。

    来人一身仙气,目光如剑。手臂上被牢牢缠着一条雪白的长绸。

    裂帛之声想起之时,似乎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而后众人便如同做梦一般了一个混沌的世界。

    素手拨动怀中琴弦的瞬间,日月随之一颤,而男子依旧挺拔的站着,似是不受一点儿影响。

    琴音缭绕,余子沉直觉着脑袋越来越沉。

    玄昊微微皱眉,伸手便幻出一把灵剑,正当众人以为二人会有一战之时,两人却都闭上了双眸。

    静了几分后,姬绾娆一口血向前喷了出来,染红了覆面的白纱。

    下一秒,姬绾娆怀中箜篌琴弦同时裂断!断弦的悲鸣之声让在场诸人头痛不已。

    随即,姬绾娆结周围莲花瓣为剑,直攻玄昊命门要害,竟是被一招挡开,转眼间玄昊手中的剑便划过姬绾娆的左脸挑开了面纱。

    一掌便将姬绾娆击飞打落在地,幻境随之碎裂消失。

    姬绾娆再抬头之时,玄昊的剑却已经搭在肩上划破了脖子,渗出点点猩红的血。

    一股奇特的味道掺杂着血腥味在净城宴上散开,让余子沉心头一震。

    “咳咳……”姬绾娆捂着胸口咳起来,浑身的经脉碎裂的痛让她白了脸色,额头上也渗出豆大的汗珠。

    玄昊忙收起剑,扶起了姬绾娆。转眼看到姬绾娆腰间的镂空玉牌皱了皱眉:“繁零宫?”

    早间听闻青丘的小帝姬飞升了上神,接了溪颜的班任九州的圣女,东方陌把繁零宫的主位腰牌给了她。

    却原来是她?居然是她?

    玄昊在众人睽睽之下将姬绾娆打横抱起,走到了挂着繁零宫三字竹牌的桌位前。

    众人立刻行礼。

    “见过繁零宫主。”

    只要入净城,七界内的身份便要暂时忘记。而凡是高位之人,都必定有着你惹不起的另一重身份。

    “免了。”

    玄昊话音刚落,姬绾娆便挣扎着从玄昊怀中下来,有礼道“容绾娆去更衣再行赴宴。”

    不一会,一身白金色华服着妆容简单却不失仪的姬绾娆出现在了玄昊右手边的位子上。

    那么一瞬间,玄昊似乎真的看到了以前坐在这的人,那个名字在心里千万次的出现,他却不敢说出口。

    “没想到青丘的小帝姬,年纪轻轻不仅继任了九州的圣女还接了繁零宫宫主。”听起来夸赞的话语却是嘲讽的语气,听起来让人格外不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