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血魂灵影
    两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时,茅屋的门被推了开来。

    余子沉一身素衣木讷的走了进来。

    结界外被血红的雾气笼罩。

    低沉的女声从余子沉嗓中发出“搞成这幅模样,还真是狼狈。“

    手中一转捏出一个法诀便解开了姬绾娆的定身之术。

    余子沉身上的戾气之重居然已经影响到了这个结界。

    强大的戾气正在一点点的侵蚀破坏结界,就在结界之外的玄昊也为之一震。

    这样的力量,天地之间所存自然不多。

    “你还真是过分啊,这么欺负一个小丫头也算本事?“余子沉一步步靠近“溪颜“。

    骨子里的骄傲让“溪颜“不得后退半分,哪怕她清楚眼前的强大非她所能敌。

    可在余子沉的掌心刃将要挨到“溪颜“的脖子时,却被一条长绫挡住了,掌心刃再也不能向前分毫。

    看着泉月绫另一端的姬绾娆,余子沉低了低眸子“她要杀你,我是在替你报仇。“

    “我与她无仇可报,不劳阁下费心。“姬绾娆的警惕心很强,眼前的余子沉绝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人,强大的戾气让她都有些压抑。

    余子沉低笑两声,格外的阴森,听得姬绾娆一阵鸡皮疙瘩。

    “你倒是格外的大方,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记得你这大方?”话音落,余子沉周身浮起了血红的雾气,带着几分姬绾娆熟悉的香甜味道。

    一个血红色的身影出现在屋里,气场格外强大,却只是个幻影。甚至看不清面容,只腰间的红珠子格外引人注目。

    结界外站着的玄昊,在血魂重聚现身的瞬间心悠的疼了起来。当即便结出术法想要破开结界外的血魂阵。可无论什么样的术法打在血魂阵上,却不都像石入大海一般,没有任何回应。

    结界内灵气的波动越来越激烈,说明里面已经交上了手。

    姬绾娆躲闪越来越吃力,而且这个血魂似乎对她的招数一清二楚,不等她出手便将她压制的死死的,毫无还手之力,无奈只得幻出了法器凤翎琴。

    “青丘狐族居然拿着凤族法器,真有意思。”血魂轻笑,随后幻出千万血刃朝着姬绾娆射去。却在将到姬绾娆面前时一转,飞向了“溪颜”。

    血刃没入“溪颜”身体,并无外伤,却在没入身体的瞬间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将“溪颜”直接掀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面上显出了真面目。

    姬绾娆平静心神,素手轻拨,划过怀中凤翎琴弦,奏出清脆的音调。

    “想用幻境?呵。”血魂手掌一番,便轻松打乱了姬绾娆布置好的音调,碾碎了她想要布置的幻境,随后便被血魂一掌打飞,眼见要撞到墙壁之上时,却被一道墨蓝的身影接住。

    看着怀中的人儿玄昊心头一怔,随后皱起了眉头。

    姬绾娆失去知觉之前,依稀看到过一位白发的俊俏郎君,却只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呦,玄昊帝君,多年未见,可还好啊?”血魂的声音变得冷起来,张口的瞬间,周围竟是结起了冰。

    玄昊将姬绾娆放在一边,设下结界后起身,看着眼前的血魂,手掌突然握紧,眼中多了一些复杂的情愫。

    是她……居然,是她……

    “别来无恙啊,仇人见面还要打个招呼,帝君与我多年交情,怎的连个招呼都不愿与我打了吗?”血魂的戾气小了一些,隐隐的幻出了一个女子的形态。

    玄昊的心动了动,他控制不住的一步步走过去。却在离血魂还有一步时停住,闭上了双眸,再睁开时,已看不出任何情绪。

    “本帝君与你,一刀两断。何曾有过什么交情。”

    话音落,屋中的戾气猛然增长,悲戚的情愫萦绕在血魂心头。她苦笑两声,喃喃着“是啊,一刀两断,怎会有什么交情?”

    “既如此,那便是仇人了?”

    “既无交情,又何谈仇?”

    玄昊面上一片轻风,隐在袖中的手却攥的格外紧,指甲掐破了皮嵌在肉中却也不觉得疼。

    “对你,可能没有,可对我,却是无论如何也忘不掉的。玄昊,你自负一世无愧天地,可你真的不悔吗?”血魂化为一个女子的形态,朝着玄昊走来,清脆的铃铛声回荡在屋中。

    玄昊猛然退开,声音依旧冷静“悔之一字,何解?”

    血魂的步伐因玄昊这一举动和话语停下,“何解?时至今日,你都没有一刻悔过?那你何必如此!?”血魂闪身出现在姬绾娆身边,伸手轻抚着姬绾娆凝脂般的面颊。

    “玄昊,你看着她,看着这张脸说你不曾悔过!”血魂的声音变得格外凄厉,远没有方才的银铃清脆,像极了地狱爬出来的修罗。

    而玄昊却是挡开袭来的戾气,没有看姬绾娆一眼,“为何要悔?”

    “哈,哈哈哈哈。”血魂闻言发疯一般的笑着,随后停了下来,一把捏住了姬绾娆的脖颈,阴狠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让她彻底消失好了。”

    “咔咔……”骨头碎裂的声音一下下敲在玄昊的心上,每一声,玄昊的眉头就皱紧一分,可血魂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并不将姬绾娆一下捏死。

    处在昏迷的姬绾娆感觉难受小小挣扎了起来,脚腕上的金银铃晃了起来。一下一下的轻了。

    玄昊终归还是无法就这样看着的,反手捏出一个法诀打向了捏着姬绾娆的手。

    血魂吃痛松开了手,抬眼时,却已见玄昊的剑到了眼前,忙后仰躲过,闪身到了能与玄昊对视的地方。

    血雾幻成的长剑与玄昊纠缠在一起,整个房子已经覆上了一层冰,格外的冷,地上的余子沉下意识的蜷缩在了一起。

    血魂余光看到这一幕愣了愣,原来是他……

    这一愣,让玄昊抓住了机会,一剑刺穿了血魂的心口。可血魂终究也只是一缕魂,一缕思。

    “玄昊,你还真是够狠够绝情。”血魂说着便钻进血坠子中消失了,铺天盖地的戾气也随着血魂的消失散去。

    唯独这厚厚的冰层,却不见消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