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夜半无人
    回到繁零宫时,已是黑夜,许是要变天了,黑的连一颗星辰都没有。

    姬绾娆本也是最怕黑暗,手中的夜明珠握的很紧。当看到繁零宫中点点烛光时,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些。

    “你原本最怕冥界的鬼魅之物,却还时常往那跑,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你什么。“溪颜摇摇头倒了一杯热水给她。“呀,你的手怎么这样凉!脸上怎的也没有一点儿血色?!“

    姬绾娆抬手摸了摸脸讪讪笑了笑“许是风大,回来的时候凉着了。”

    “繁零宫虽处净城深处,但考虑你怕冷,这里专门设了结界,怎么会冷?莫不是被那位……“溪颜朝着主殿方向努了努嘴。“这位今天一来,这里空气啊就和结冰一样。“

    闻言,姬绾娆猛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低声问到:“那孩子呢?“

    “好着呢。为了避开玄昊帝君,蓝姐姐带去尽缘宫了,也请了烟澜上神过去了。“溪颜拉住姬绾娆低声解释着。

    徐徐夜风带着一阵雪桃冷冽的香味吹进了繁零宫主殿。

    原本合眼歇着的玄昊一下便醒了,一双漆黑的眸子亮的吓人,可下一秒便染上了一抹冷意。

    墨兰的身影一闪而过便到了殿外,看着不远处被夜明珠照亮的竹林处蹙起了眉。

    姬云涟何时和溪颜走的如此之近?

    “听闻烟澜上神与蓝瑾琰走的颇近……“姬绾娆看着发光的夜明珠若有所思。

    溪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揶揄的看着姬绾娆“之前是走的挺近,后来蓝姐姐不是有意撮合你们俩吗?他那里还敢?“

    “何况我们绾娆相貌修为皆不差,还怕他不动心?“

    可姬绾娆却只是尴尬的笑了笑,叹口气抬头看向了天边的残月。

    “我不宜多留,先回去了,你小心应付。没事儿别招惹他就行。“溪颜说完便转身消失在了原地,只余下姬绾娆看着桌上的夜明珠发呆。

    她不想见玄昊帝君,一点都不想。不只是因为自小的一些传闻,还有雪桃结界中她看到的景象。

    虽然看不清脸,但她心中很确认,那是传说中的那位瑶华女君,而关于玄昊帝君的传说也是真实的。

    瑶华女君,应当是玄昊帝君的帝后。

    可她姓甚名谁,是远古哪一位上神,师承何处,何处为其源地……

    千万年间,多少沧海桑田,早已消失在了史书之中。

    至于这个消失,姬绾娆想,与玄昊帝君这个曾经的风云人物怕是脱不开关系。

    腰间的金铃晃了晃,姬绾娆便握着桌上的夜明珠转身消失在了繁零宫。

    顺着繁零宫后茂密的树林中的小路一路向下,推门进了一间隐藏在结界中的茅屋。

    茅屋之中有着点点烛光,隐约可以感知到里面强大灵气的流动。

    “刚走就急着唤我过来有什么事儿吗?“姬绾娆不解的看着眼前的“溪颜“。

    “你今儿去了冥界?“溪颜转了转手上的红绳试探的问着。

    姬绾娆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这你不是都知道吗?“

    “那时你本来给那人不人鬼不鬼的孩子疗伤,怎的就突然去了冥界?而且……那孩子的经脉全部被一种奇怪的灵气封住。“

    溪颜说着捏出一个法决朝着姬绾娆打去,只见一缕青烟姬绾娆的身体后,姬绾娆浑身的灵气便处于了一种暴走的状态,左边脸上时隐时现着血色的花纹。

    凤尾花甸印在眉间,为清秀的眉眼添上几分妩媚。

    见此,“溪颜“的脸上却出现了一抹诡异的笑。

    “姬绾娆,这一次是你大意了。“

    这样的胜利的笑在“溪颜“脸上并没有停留多久,渐渐的被震惊代替。

    “居然是这样……你居然能进了冥府的禁地结界,长这样一张脸,让我不信你是她都不行,可那样又能如何?你的路,只能是死。“

    玄昊在结界外站了许久,却不见姬绾娆的身影,也感知不到一点儿灵气的波动。

    正打算离开的时候,结界内却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灵气波动。

    魅惑的香味从结界内散发出来,竟是一时间连玄昊也受了这味道的诱惑,差一点迈入了幻境。

    “你的善良,迟早会要了你的命,既然要死,就不去开口告诉我一些我想知道的吧。“

    “溪颜“突然凑到姬绾娆面前,伸手在姬绾娆胸口肩颈处点了点,将狂暴的灵气尽数封在了姬绾娆体内。

    “你和那个已经死了的宓卿然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们会长得如此相像?“

    “溪颜“几乎是魔怔的呢喃。

    狂暴的灵气在姬绾娆体内横冲直闯,朝着内丹处游走而去。

    “咔咔……“灵气开启冲击着保护内丹的经脉。

    一节又一节的突破,使狂暴的灵气离姬绾娆的内丹又近了一步。

    灵魂撕裂的痛苦居然让姬绾娆摆脱了幻境的控制。

    制药,调香在七界之内,她未逢敌手。幻境的操控也是七界之内无人敢置喙的。

    可什么时候,溪颜也精通了这些?

    姬绾娆脑中很乱,不断闪过的记忆片段让她根本无法分心去想眼前之人的真实身份。

    “你……到底是谁?“姬绾娆强撑着问了出来,声音都在颤抖着。

    溪颜一惊,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打量了一下自身难保的姬绾娆“倒是我小看你了。“

    “很好奇我怎么会知道这个结界,知道你和蓝琰儿,溪颜的联络方式?“

    姬绾娆只是皱眉,并没有说话。体内丝丝蓝色的火焰从内丹中窜了出来,与试图冲破经脉毁了内胆的灵气厮杀在一起。

    “其实……对我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

    “宓卿然当年设下这个结界是为了不时之需,结界虽比不上瑶华台的那样厉害,却也是环环紧扣灵气十足,你却只用来与她二人人后碰面,当真是糟蹋。“

    宓卿然,瑶华台,结界……

    难道说,宓卿然就是消失在史书时间里的瑶华台女君,而且,这个神仙与她似乎,有很深的渊源。

    千万不能大意对待。

    姬绾娆一边听着“溪颜“叙述这结界的来历,一边操控着体内的冰魄一点点淬炼修补破碎的经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