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雪桃结界
    水火两股力量在余子沉体内互不交融,打的是酣畅淋漓,可却折腾掉了余子沉大半条命。

    姬绾娆牵引自己的一缕血魂了余子沉的身体,窥视着一切。

    废了一番功夫方控制住暴走的灵气时,却感到后脖颈一凉。

    一道红光划破姬绾娆后颈的皮肤,一股异香随着血珠渗出,余子沉便觉着脑袋一阵昏沉,墨影也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再睁眼时,姬绾娆已经身处漫天红雾之中。大风吹打在脸上,如同刀割一般,划得生疼。

    脚下黄沙流动,一步步走过却留不下一点痕迹。走了许久,周围景象竟没有一点变化,唯多了一阵阵的流水声。

    这里并不像幻境,可姬绾娆却也不曾记得哪里会有这样的景象。

    “水声就在这里,怎么会什么都没有?”姬绾娆心中默念法诀,想破除结界,却发现并没有什么作用。

    转身时,却扯到了后颈的伤口,疼的姬绾娆倒吸一口凉气。伸手摸了一下,手指便沾染了一抹血色。

    而这时,周围的红雾逐渐散去,大风渐小,丝丝花香随风而来。朵朵桃花飘落而下,姬绾娆伸手,一朵桃花恰好盛放在掌心之中,触手冰凉,转眼便化为了一朵血红的曼珠沙华。

    再往前两步,眼前的景象突然扭曲,入目只有一间茅草屋临河而建。

    不远处一块青石上书三生。

    “三生石?冥界!”姬绾娆恍然大悟,转身一看,身后已不见黄沙遍地,唯有一颗桃树盛放。

    自草屋中走出了一位身着白纱绣着金色梅枝,用一只与衣上所绣相同金梅枝半挽墨发,手中提着一个玉壶的女子。

    忘川满是惊讶的看着从桃树中走出来的姬绾娆,半晌迟疑开口“你是绾娆?”

    “忘川?!”姬绾娆倒是不曾想过会在这里见到她。“你……你怎么在这儿?”

    “这是冥府,我不在这儿能去哪儿?倒是你……”忘川瞄了一眼桃树挑眉问道“怎么想起来这儿了?”

    姬绾娆不曾答话,提裙走过遍地草绿,在三生石旁站定,看着平静的忘川水低了低眸。“桃树中有个法阵,你知道吗?”

    递过一个茶杯,忘川点了点头,倒着茶却发起了呆。

    她怎么会……

    茶水溢出,混着姬绾娆指尖的血滴落在地,原本青翠的花草缺瞬间枯萎,根根花枝抽出,瞬间竟是绽放了数里曼珠沙华。

    火红一片,似鲜血染就。

    “啪……“忘川手中的玉壶掉在了地上,心中震惊的说不出话。

    上一次见这样的景象已是数万年前……那时的曼珠沙华,是如同雪花一般纯净的白。

    “花开叶落,死生不复相见……“呢喃着,忘川一时竟是红了眼眶,落下泪来。

    万年前的种种,刺骨之痛,她亲眼目睹,感同身受。

    “这花……是西天的曼珠沙华吧?长于净土,佛性超然,不曾想在你冥府也有这数里盛放。“姬绾娆似乎不以为然。

    忘川抹掉眼角余泪,拿了方帕子递给姬绾娆。看着姬绾娆手上红成一片的烫伤皱了皱眉“你?不痛吗?“

    “嗯?“姬绾娆看了看红肿的手摇摇头,“大抵是你这冥府太冷,我感觉不到。“

    忘川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立马握住了姬绾娆的手。

    凉的像一块冰。

    “我不记得忘川河畔有这样的地方,这究竟是哪里?”姬绾娆坐在桃树下的石桌前思虑着。

    替余子沉续脉理气时,曾感觉到他体内的一股极霸道的法术,死死阻隔着她的感知,好不容易突破却被这力量不容抗拒的卷了进来。

    漫天血色之中她曾听到一些声音,哭声,喊声,呢喃声,礼乐炮声……

    那是一个幻境,执念凝化成的环境。

    可这里呢?这里是冥府,忘川真真切切的存在着。可若一个幻境直接通入的现实跨越了域界之限,只凭一己意念,那这样的幻术才可谓恐怖。

    而她虽以幻术闻名七界,自认为对幻术的操控了解不低,却也做不到这种地步。

    “这里是忘川河畔却也不是。你对幻术了解颇多,也应该看出来了这里的不正常。四季轮回,日夜更替,这些在冥府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这里都存在。”忘川慢慢解释。

    “你是说,这里是幻境?一个与现实完全连接的幻境,用一个法阵将这里划为幻境之内?”姬绾娆震惊了,这些她小时只从一本书上看到过,后来再想修习这些法术,却在琅嬛福地再也找不到这些东西的任何记载。

    忘川点头“没错。这里的一切原本都存在忘川河畔,而现在这里的一切,全凭幻境法阵的主人一己之念。”

    “这里封存个一个惊天的秘密,一个女子最美好的期盼,和对她最残酷的现实。恐怕也只有我冥府这种神仙从不愿踏足的地方才能保留住这些吧。”

    “可是与万年前那位惊世骇俗的女君有关?”姬绾娆脑海中浮现出两个模糊的影子

    就在这里,一男一女,煮粥烹茶,抚琴起舞。一日间男子突然杀了女子,鲜血染红了十里忘川河水。

    忘川端着茶杯的手一顿,强挤出一个笑容“这可是大忌。”

    “对于我来说却不是。”姬绾娆嗤笑一声。“我记得那位女君最喜欢的就是雪桃,曾在天外天种了数里。花开时节,天宫都能闻到那香味,清冽香甜却又带着几分冷意。”

    “雪桃结界数万年过去了,你是第一个走出来的神仙,看来你倒是与她真有缘分。”只希望不是那血的缘分。后半句忘川在心底默默的念了,她不敢说出口,也不能说。

    姬绾娆就是姬绾娆,不会是万年前的女娲之女,不会与她一样,绝对不会。

    可雪桃败了这近千年,今日突然盛放,且姬绾娆居然可以让沉睡的曼珠沙华再开,这真的是巧合吗?忘川心里开始打鼓,不,绝对不会,这只能是巧合。

    可十里曼珠和万年雪桃的盛放,不仅让忘川开始不安,也让另一个人开始不安,而此时,他正坐在繁零宫正殿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