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涂山溪颜
    姬云竹来前回了一趟青丘,说起姬绾娆安好的情况被他的父君好一顿职责,这一路上心情都不怎么爽快,正愁着一肚子火不知道往哪儿发,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便撞上来了。

    青岚谷固然地位高,但青丘也不是好惹的。何况姬绾娆是青丘的公主又现任繁零宫宫主,在净城就是与天君蓝琰儿和玄昊帝君平起平坐的地位,何人敢得罪?

    可凌厉的剑锋刚刺破文梁君脖子上的皮肤便歪着飞了出去落地化为光点消失。

    “闹什么!”昆溯掺杂着灵气的声音敲打在在场每一个人的心上,让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有几人的腿肚子都已经颤抖起来。

    “一个青丘殿下,一个青岚谷大弟子当众大打出手成何体统?这脸面要还是不要了?”昆溯这话说的倒是颇有威严,只是后面却突然冒出了一个娇俏的声音。

    “多年不见云竹兄出手,本以为能看场好戏,却不成想还是来晚了。”

    话音落便见四匹通体纯白一模一样的灵鹿拉着一个一,角悬着琉璃刻着繁零二字的宫铃,妃白色帐撵自半空而来,一身绯色衣衫的溪颜正坐在帐撵中拿着一串灵石手钏把玩。

    是她?昆溯皱眉。这个姑娘居然是繁零宫的人?

    墨影悄悄儿的将余子沉身上的定身术解了,而后上前行了个礼“见过二位。只是……不知女君可知我师父去了哪儿?”

    “你师父啊……摊上大事儿了,一时半会怕是脱不了身。故而接了她的帐撵给我烦我走一趟。”溪颜挥袖掀起帐撵的帘子,飞了下来在昆溯身后站定,瞥了一眼狼狈至极的文梁君冷笑一声。

    “步柔凡这些年不在青岚谷,竟然不知青岚谷弟子懈怠至此,当真丢人。”随后看向了姬云竹笑了笑“云竹兄多年不见,修为见长,淑儿佩服。”

    可姬云竹却只是冷笑一声便打算离开,见此,溪颜敛去脸上的笑意,手中赫然出现一把缠绕着烈火的无弦弓,拉弓放箭,一气呵成。

    余子沉忙冲到姬云竹身边想推开他,却被姬云竹直接拽住挡在了身前,昧箭直直便插在了余子沉的胸口,没入身体后消散。

    “云竹兄果然好身手。”溪颜笑容僵了一下而后颇为淡然的收起了昧弓。只是那眼底一抹浓烈的杀意还是落入了昆溯眼中。

    很快余子沉便感觉一股烈焰在他体内燃烧着他的五脏六腑和经脉。而一股冰凉的气息却又从他的体内冲出来与烈焰纠缠在一起在他体内大打出手。

    “墨影你带着这个路人回去。这里交给本君。“昆溯可不能再看着这俩人打起来,要不然遭殃的可是净城。到时候那个净城城主计较起来……可是有的头疼。

    墨影极不情愿的拽起余子沉,朝着帐撵看了一眼,帐撵便飞了下来拉着两人往内城而去。

    “殿下既来了净城,就要守净城的规矩才是。“昆溯的话说的倒是足够客气。

    “云竹兄向来闲云野鹤做个闲散神仙惯了,哪里会注意这些个繁文缛节。“溪颜的话就要不中听多了,可她也从不在意中听或是不中听。

    他的这个表哥,有没有都一样,若是可以选择,她宁可选择没有这个心冷如千年寒冰一般,能舍得杀死自己亲妹妹的表哥。

    几百年前,她即将继任涂山女君前,姬绾娆和姬云竹前来涂山拜访小住,两人的关系看起来倒是极其亲密,溪颜也就并未放在心上。

    直至继位当日,他带着姬绾娆去了禁地之中,使其中了禁地中的毒障后对其出手,招招狠辣夺其性命。

    姬绾娆虽天资较高,但所学毕竟大部分为姬云竹这个哥哥所授,她不清楚的招式术法弱点,姬云竹都清楚,两人招式一样的情况下,姬云竹显然更占上风。

    溪颜亲眼看着姬云竹的剑锋没入姬绾娆的心口,也清楚的记得姬绾娆当时不敢置信和绝望的眼神。

    她曾记得姬绾娆说过与姬云竹用一样的招式,是因为姬云竹永远不会伤害她。

    可她错了,姬云竹会,而且会一击致命。

    后来姬绾娆被送去九重天医治,烟澜上神废了好大的力气才保住命,却是丢了几乎所有的修为。

    这件事之后,姬绾娆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不说话也不爱笑,除了他们这些熟人,对外基本上都是冷冰冰的样子。对姬云竹,更是能避则避,两人互相也不搭理谁,偶尔不得不见面时也是疏远的打招呼。

    溪颜回想着这些事情,心中就没由得气愤。本以为青丘不把姬绾娆放在眼里,还有个姬云竹这样的哥哥宠着也是好的,可现在姬绾娆却是遇事有家回不得,而青丘遇事倒是次次都不忘了现如今是蓝瑾琰未婚妻的姬绾娆。

    “本君身为涂山女君,已然满足了云竹兄所求,还希望云竹兄莫要忘了与本君定下的事儿。”溪颜的语气前所未有的正经,让姬云竹倒是有些不适应。

    因为这种语气与当初姬绾娆与他决裂时很像。可看着溪颜那张面容,姬云竹心底还是有些难过,但是姊妹和家族之间他只能选择一个牺牲另一个,而牺牲的那一个在姬云竹这里,只能是姊妹。

    姬云竹微微闭眼,袖中的手指攥的咔咔响,冷言道:“此生不犯涂山,我也自会做到。”

    这话一出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却见溪颜笑了“看来云竹兄记性不大好啊,当初本君说的是,你此生不得再入涂山半步。”

    心好似揪着疼“你……”下一秒,姬云竹便平静了下来。

    想一想这些年,青丘对于姬绾娆来说怕是只有不好的记忆,自小她便与溪颜玩儿在一处,如今这样,溪颜不再如同以前笑颜对他,也是正常。

    “罢了罢了,今日玄昊帝君要到繁零宫,我还是先回去帮忙了,这里就烦请昆溯上神代为料理。”说着微微点头就化为烟雾消失在了原地,留下姬云竹和昆溯相看两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