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青岚梁君
    “文梁君身为青岚谷大弟子,竟无视晓乐阁的规矩,放肆至此。是辱我晓乐阁无人吗?”墨影姑娘话音刚落,便凭空出现了几位身着紫衣的门面女子将倒在地上的文梁君包围了起来。

    “送客。”不过淡淡两个字,却让周围看热闹的人到底一口冷气,对晓乐阁和墨影姑娘多了几分打量。

    姬云竹却是一直在旁看戏,并没有一丝要出手帮忙的样子。

    “就算你晓乐阁在净城颇有名气,也不能对我青岚谷如此羞辱吧?”青岚谷其余的弟子纷纷开始站出来指责起墨影,却见墨影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墨影姑娘若是对在下有何意见便也是我们两人之事,何苦涉及青岚谷?“文梁君确是一把做戏的好手。

    这一句话,说的错处全在了晓月阁身上。

    “文梁君是认为我晓月阁在青岚谷寻不到一点儿薄面吗?“

    这话说的极其张狂放肆,却也是实打实的事实。

    晓月阁在净城,除了三宫之主,其余人谁敢不给一点儿薄面?

    这不仅是因为晓月阁背后的人,还因为晓月阁负责净城宴开宴之礼,那可是净城的颜面。

    “墨影姑娘若非要说在下坏了晓月阁规矩,那在下也是无从辩驳的,只是……“文梁君转头看向一旁站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余子沉。

    “这位仁兄方才心思不在曲上,惹墨影姑娘动了那么大的气,若论坏了规矩问罪,还望晓乐阁可以一视同仁。”

    周围的目光好像要将余子沉吞噬。

    “文梁君这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性子还是没有改一改啊。”姬云竹信步从人群终走了出来,俊俏的面容配着温和的笑足以让在座的女子为其倾心。

    墨影看了一眼姬云竹目光沉了沉,似笑非笑的开口“殿下不是说再也不踏足我晓乐阁了吗?”

    “晓乐阁开门迎客,本殿下怎么就来不得了?”

    “呵。”墨影冷笑一声“这位既是殿下的朋友,我自然不敢多为难,只是还望殿下,下一次不要再带如此无礼的人来晓乐阁了,免得大家为难。”

    “为难?有什么为难的?本殿下与他可不熟,随你处置便是。”

    文梁君打量着突然出现的这个妖魅男子,有些不悦。他从未见过这个男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跑出来的,竟然敢抢他的风头。

    青岚谷属三宗之一,在净城也是有头有脸的,而他堂堂青岚谷大弟子,就这样被人羞辱,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晓乐阁名誉七界,我虽不知阁下是何人,但也不该如此说话。”

    姬云竹却只是微微一笑叹了口气看向余子沉“你惹的祸,自己解决。”

    刚准备离开,却被横在眼前的剑挡住。余子沉刚要劝文梁君,却已见姬云竹眼中泛出的杀意。

    敢挡他的路,活的不耐烦了吧?

    “青岚谷原来就是这样教导弟子的,着实让人大开眼界。”

    百年之前,姬云竹曾再净城试上夺得前三甲,名震一时,却就此归隐。如今他也是上神了,再来净城却是得到如此待遇,自是心中有气。

    “阁下出言不逊,带来的客人坏了规矩,难道不该赔个不是再走吗?”

    气氛因为这一句话变得有些紧张,余子沉往前走了两步,刚要劝解二人,却见墨影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袖,朝他摇了摇头。

    这样好看的戏,她可是好久没有见到过了。

    “青若(re)剑。”姬云竹瞥了一眼剑叹了口气,直念可惜。下一秒青若剑泛过一道淡淡的青色,便出现了几道裂痕断成了几节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一下子可是彻底惹恼了青岚谷的弟子们。青若剑可是他们青岚谷三大镇谷之宝。

    “呀,这好好儿的青若剑断了,不知诸位青岚谷的弟子们回去要如何交代啊?殿下这可就是不厚道了。”墨影还不忘添油加醋。

    余子沉几番想动都被墨影拽住了,后来,直接就被下了定身咒。

    “阁下此举何意?我若有言行不当,阁下大可好好说,何必毁我青若剑!”文梁君极其忍耐的说着,依稀可听到他手掌握紧骨骼相撞发出的咔咔声。

    “大师兄!和这种人费什么话?”文梁君身后的弟子刚要冲出去,便被文梁君拦下。

    这下连墨影都不得不佩服文梁君这能忍的性格。青若剑被毁,就是青岚谷当家做主的步柔凡没意见,他回去肯定要被青岚谷那几个老头子打死,如今还能冷静的讲道理,还真是难得了。

    “可我不想好好说,也懒得说。”姬云竹挑了挑眉,理理衣袖便打算离开,却突感身后的杀意。

    “阁下毁我青岚谷至宝,就这样走了未免太说不过去了些,还烦请阁下同我回一趟青岚谷解释一下。”文梁君以意念化剑搭在了姬云竹的肩上。

    姬云竹嗤笑:“你就这样请我?”

    只见灰色身影一闪便已到了文梁君的身后。

    好快的速度,他到底是哪一界的?难道是三宫之内的弟子?文梁君开始思考,渐渐有点后悔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可是已经晚了,他已经惹怒了姬云竹。

    这么多年来,除了他的父君和他那个妹妹,还没人敢如此大胆的将剑横在他的脖子上。

    “文梁君如此,看来是想与我切磋一下了。”姬云竹开始一点不剩的释放着灵气威压,强大的力量让在场不少看热闹的人觉得胆寒。

    “青岚谷的文梁君,素问你剑术甚高,今日既有意与我切磋,还望不吝赐教。”

    数十道灵气刃随着话音声波扩散了出去,墨影忙伸手划出了一个结界保证自己不受波及。至于余子沉,她可没那闲心情管一个不相干的人。

    这一招文梁君到还算是应付得来,可是下一招,却让他面无血色。

    只见文梁君剑光凛冽,却没有一次能碰到姬云竹的衣角,甚至连头发丝都碰不到。而姬云竹手中的断竹却是将其身上的衣服划得破烂不堪。

    嘭!

    文梁君就这样被无情的丢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留下一个大坑。眼见姬云竹还不收手,墨影忙晃了晃脚腕上的银铃传了信出去,这万一出了人命,这就真的不好交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