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墨影晓乐
    陆路小半月换到水路又行数日,华灯初上,九州参加净城试的船舫靠岸。

    余子沉踏上了净城的土地,湖蓝的长袍墨色的发,在华灯之下便只是如玉温润般的翩翩公子。

    此次繁零,尽缘,清心三宫同时招收弟子世所罕见,净城也比往年热闹了许多。余子沉到了客栈本没想着再出门招惹是非,只顾着修炼,想着如何能在青才宴中崭露头角,再见姬绾娆。三宫之中,找到那许多年前在寒冰炼狱的那位曾救他一命的女子。

    却是听闻净城中的晓乐阁请了有名的乐官墨影前来,倾城一曲动八荒,耐不住同行的姬云竹唠叨,便也与之同行了。

    晓乐阁内已经是人满为患,还好姬云竹定了一间雅阁,才不至于为了一席位被挤成肉饼。

    “晓乐阁的茶点算得上净城一绝,你不尝尝?”姬云竹倒是清闲。

    看着桌上的茶水,余子沉挑了挑眉问“你曾说我要找的瑶华女君就是繁零宫的宫主?”

    “你还想进繁零宫?可别忘了还有一个玄昊帝君。”姬云竹轻描淡写的说着,用余光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已经有百年不曾来过这里了,而他的茶点却始终未变,可他却变了许多。

    “你让我来,难道不是为了繁零宫吗?”

    余子沉的话让姬云竹目光变得危险起来。这个人一点也不比他的那个妹妹好对付。

    “有些时候不要想到太多,我带你来,不过是为了报你在驿馆掩护之情。这里是净城人多嘴杂,不该说的话,就不要说出来,免得你死在这儿我还得给你收尸。”

    “若真死在净城,我一没家人二没势力支撑,一个不要紧的人,又如何劳烦你堂堂青丘殿下收尸呢?”

    这些天,与姬云竹的日日相处,余子沉对这个人也算了解。心思至深,让他看不透,如同他那一双时刻温柔却带着寒冰刺的眸子一般,让人胆寒。

    姬云竹只是轻笑,杯中的茶水还未入口,便闻得一阵异香飘来,抬眸见一紫衣蒙面女子凌空而下,行礼后,拖着曳地长裙进了月光纱绣着昙花的屏风后,端坐在箜篌旁。

    素手轻拨,便是一串清脆的乐声。

    箜篌声轻,却非寻常乐声,这箜篌和弹箜篌的人想必来历皆不凡。否则,又如何能用这乐声为掩检查经脉呢?

    余子沉闭眼静静的聆听着,感受着灵气游走在奇经八脉之中,随着乐曲渐缓一点点流出体内。

    乐声突然急转直上如同山崩又似裂帛,磅礴大气却暗藏杀机。就在余子沉疑惑之时,隔壁雅阁的客人却突然捂着脑袋哀嚎起来。

    而身边的姬云竹和其余人似是毫无反应一般,只顾闭眼聆听。

    余子沉伸手推了推姬云竹,他却毫无反应,这让余子沉心生寒意。

    转头却见两位身着紫衣的蒙面女子迅速将哀嚎的几人带走,乐声嘎然而止,周围的景象开始扭曲。

    眼前不在是轻纱飞扬的献艺台,而是一颗巨大的紫藤树,树下花藤缠绕的秋千上坐着一位姑娘,风拂过紫色的裙摆和墨色的长发,带来阵阵异香。

    脚腕上一串银铃轻轻作响,薄唇轻启,却是比银铃还要清脆甜美的声音。

    “你该好好听曲,而不是三心二意。”

    余子沉还未来得及反应,眼前的景象便又开始扭曲,眨眼间竟又回到了晓乐阁,眼前依旧是轻纱飞扬的献艺台,只是周围似是被静止一般,安静的出奇。

    转身,却见身着紫色长裙,本该坐在下面献艺的墨影姑娘此时却正坐在方才余子沉的位子上,品着手中的一盏百花露。

    “三心二意,可是会要命的。”话音落,人便已经化为烟雾消失在了房间里,而那杯盏竟是浮在了半空。

    余子沉心下好奇,走近刚拿到那杯盏,却听“铮”的一声,手中的茶盏便碎成了八瓣,随后化为了灰烬。

    空气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余子沉。

    因为余子沉手中的杯盏虽然化成了粉齑,但茶水却还是好好的停在手上,丝毫未洒。可下一秒,便洒了余子沉一身。

    与此同时,余子沉便感到众多好奇的目光中一缕极冷的目光,顺着感觉望去,却见到了昙花屏风。

    一曲毕,屏风后的人走了出来,附身微微行了个礼后便消失在了台上。周围一阵唏嘘。

    “素闻墨影姑娘琴艺高超,却不知修为也是如此高深,只是不晓得是哪一族哪一界的高手。”

    “看墨影姑娘这一生仙气,莫不是仙族?”

    “若是仙族又如何会抛头露面来此献艺?不过墨影姑娘的曲,可与仙音媲美。”

    周围叽叽喳喳的声音随着墨影姑娘的去而复返停止。

    “多谢诸位百忙之中来晓乐阁为墨影捧场,不知方才一曲而还入得了各位的耳?”

    不知为何,余子沉总觉得墨影的眼神始终在打探他,提防,试探。

    可他从来从未来过净城,又何谈得罪过墨影?不过墨影身上确实有种让余子沉感觉非常熟悉的感觉,尤其是那股异香,似曾相识。

    “这位公子一直低头沉思,不知是觉得墨影方才一曲不够好,还是……”墨影故意问着。

    余子沉后知后觉的尴尬一笑“墨影姑娘过谦,方才一曲可堪比仙音,并无不妥,只是在下有些心事罢了。”

    “原是如此,不过听曲之时不可思其他,公子方才是坏了规矩,墨影才出手警告,弄湿了公子的衣服,公子应当不会介意吧?”墨影说着提裙走下了红台。

    可还未走两步,便被一个身影挡住。“墨影姑娘轻音一曲,绕梁三日而不绝于耳,可谓琴艺高超。如此不懂欣赏之人,姑娘何必理会?”

    看见眼前之人,墨影皱了皱眉,声音陡然冷了下来“文少爷是忘了晓乐阁的规矩吗?”

    提到晓乐阁的规矩,文梁君身形一顿,“自然没有,只是平日难得见墨影姑娘一面,如今及见了,不知可否请姑娘喝上一杯?”

    文梁君说着便要将手伸出去握住墨影的手腕,手还没碰到墨影的衣袖,便被墨影姑娘拂袖打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晓乐阁外的红毯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