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初闻净城
    外面响起一阵骚乱,似乎是在搜捕什么人。

    姬云竹听到这动静,立刻扯下了脸上的蒙面巾,转身便换了一套灰色的衣袍,墨色的发由衣袍同色的发带束着,剑眉冷眸,唇如刀削。腰间配上一块凝脂玉的玉佩,穗子也与衣袍同色。

    可谓公子如斯,温文尔雅。

    与自带威压的蓝瑾琰完全两个模样。

    门被推开的时候,余子沉也已经穿戴好,两人正颇为尴尬的喝茶。

    搜查的人脚刚踏进门槛,姬云竹手中的茶杯便飞了出去,刚刚好砸在那人的脚下摔成八瓣。

    “不知公子在此,多有得罪!还望公子见谅!“领头人先行作揖赔礼。“只是不知公子在此处是……“

    “本公子在哪儿都做了什么需要和你汇报?“姬云竹的语气虽轻飘飘的,符合他这一身装扮。只是这言下之意确实要冻死人了。

    那领头之人并没有答话,余子沉侧目却看到了领头人眼中对姬云竹的提防和怀疑。

    “公子息怒,只是圣女不久前遇刺,主上严令属下等追捕凶手。方才虽发现那人踪迹,却不慎让他跑了,属下等一路追踪,便就是在这周围消失踪迹,这才搜查。想必公子应当不会介怀吧?“领头之人言语和眼神中的试探让余子沉对身边这个来历不明的公子也多了两分提防。

    却见姬云竹笑了笑,看了余子沉一眼“怎会介意?本公子也不过是来找朋友喝茶闲聊罢了。你们既有公务,便去忙就是了。“

    变脸之快堪比翻书!

    那些人离开后,姬云竹便也敛去了脸上的笑意,只看着手中的茶杯发着呆。

    “你与圣女同姓,莫不是一家人?“余子沉终究是按耐不住心中的疑问。

    姬云竹提防“你问这个做什么?“

    “不过随意问问,你不想说就算了。“

    本以为再追问下去没什么意思,反倒为自己招惹嫌疑之时,却听姬云竹点头干脆的承认了:“我们是一家人却又不是一家人,她虽唤我一声兄长,却并不把我当做兄长。“

    “她并不像表里不一之人啊。“余子沉纳闷。

    这一句话,彻底激起了姬云竹的警惕心,下一刻他便操控灵气幻化为剑,横在了余子沉的眼前。双眼轻眯,释放着无尽的危险。

    “你如此替她辩护,你又是什么人?“

    余子沉无奈,合着在这里,人与人之间一言不合便要刀剑相向涉及生死?蓝瑾琰是这样,蓝琰儿也不例外,眼前这个人也是如此……

    相比之下,姬绾娆看起来的确是更容易说话一些。

    微愣一会,回神时却见姬云竹已经撤去灵力“看你这样子,想必是去报名参加净城试的,她姬绾娆是圣女,凭着那张脸笼络收买了不少人心,你晓得她维护她,也是情理之中。“

    余子沉虽对姬云竹的说法不是很满意,但却听到了一个重点“净城试?那是什么?“

    “你不是参加净城试的?“姬云竹好不容易放下的警惕又再次提了起来。

    余子沉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

    只见姬云竹广袖一挥,屋中便凭空出现了一面烟云汇成的镜子,镜子中的画面便是上届的净城试。

    “净城试百年一次,九州内二十年一场小宴,而通过九州宴的人便可跳过净城试海选直接具有参赛资格,与七界之内的人挑战。但是你也可以直接报名,只不过是要通过海选而已,但无论那种方式参加了净城试,最终获胜者都可留净城入三宫三宗四派其中之一内继续学习修炼,而后飞升至天任职。“

    姬云竹一边解说着一边观察着余子沉的变化,而后起身推开了窗户,看着路边一个小亭子说到“姑苏亭,便是净城试的报名处。“

    余子沉顺着姬云竹的目光看去,一处挂着姑苏亭三字牌匾铺着琉璃瓦顶的亭子了他的视线。亭中案前正坐着两位蓝衣的公子,应当就是在登记净城试的报名之人。

    “净城城主乃是上神阶品,七界之内颇受敬重,且财大气粗,在七界修了不少这样的琉璃亭。每逢百年净城试时,便是最热闹的时候了。距离报名结束还有些日子,据闻姬绾娆也会去,你既然仰慕她,不妨就去试试如何?“

    姬云竹勾了勾嘴角,刹那间似乎周围的一切都黯淡无光了,只有那张脸上的一抹笑意。

    看到余子沉上钩呆呆了点了头后,姬云竹便好心的领着他用特权替他报了名。

    “净城?在哪儿?“余子沉呆呆的问到。

    “在一个……残忍却又纯净的地方。“姬云竹说着抬头看了看偏西的太阳,那一抹夕阳的红色似乎与那一年在夕阳下起舞的女子一起烙刻在了他的心上。

    时至今日,依旧无法忘怀……

    一道光芒划过天边落于姬云竹的手掌中化为一片落叶,让他的表情逐渐变的沉重。

    难道,终归是逃不过?

    转眼讲目光放在身边呆站着的余子沉身上,姬云竹皱着的眉头逐渐舒展,最后化为唇边一抹邪魅的笑。

    既然避无可避,那么这一场戏,就从净城唱起吧。

    “你的家人在哪?“姬云竹漫无目的的走着。

    “家人?我…不知道。或许他们已经不在了。“余子沉语气中没有一丝哀痛,这让姬云竹刮目相看。

    “那你来九州,又为了什么呢?“

    “找人。“

    姬云竹随手变出一张画像打开,递到了余子沉眼前,“是她吗?“

    画像上的女子一席红衣翩然起舞,姿容清丽,莞尔一笑嫣然无方。额前的一缕雪白与发尾同色,为原本俏丽的面庞平添几分冷意。

    这人,正是他的妹妹,姬绾娆。

    余子沉看着画不自觉的伸出了手,想触摸一下画上的女子,手还没碰到画纸,画便被姬云竹拿开了,只冷冷的问到“她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余子沉点了点头,却又摇摇头。“是,但却不像。“

    这个答案却是让姬云竹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什么叫是却不像?

    轻轻将画卷起来,姬云竹陷入了沉思。

    他曾在琅嬛福地见过一张图,一张与他手中画卷上的人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