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凤翎血坠
    “没想到你看起来毫无修为,衣着也破破烂烂的,竟然会有这么金贵的东西。”溪颜在余子沉面前蹲下,伸手摸了摸那圆形血红的坠子。

    一阵刺骨悲凉的感觉直袭溪颜的心头,一时竟红了眼眶落下泪来。

    这是何等的绝望和悲怆,才至于只是接触便让人心如刀割般难受。

    瞧出溪颜的不对劲,蓝瑾琰方要动手,却见溪颜已被一道水蓝的身影拉开,并在余子沉周身设下了锁魂结界。

    来人一席水蓝的长裙,墨发由蓝宝石制成的簪子半挽着,有着一双与蓝瑾琰一模一样的蓝色眸子。面容虽温婉,浑身的气势却让人不由得心生退却。

    “姐姐?”

    “蓝姐姐?”

    蓝琰儿闻言抬了抬眼,替溪颜擦掉了脸上滚落的泪珠。

    “姐姐怎么过来了?”蓝瑾琰瞥了一眼地上的余子沉,递了手边的果子给蓝琰儿。

    瞧着眼前的果子挑了挑眉,蓝琰儿淡淡道“不是你去天宫请我的吗?说娆儿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怕没法和青丘狐族交代吗?”

    “就这点事儿?还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溪颜揶揄的笑了笑,在蓝琰儿耳边笑说了些什么,竟是听得蓝琰儿笑出了声而后面色又变得凝重起来。

    “溪颜,你先送娆儿回去,瑾琰你同溪颜走一道,和娆儿爹娘好好解释一下,免得又是一顿罚。”

    溪颜微微行礼,与蓝瑾琰一起转身进了内殿。

    蓝琰儿这才将锁魂结界撤掉,满脸寒霜的看向瘦弱的余子沉,伸手扯下了余子沉脖子上带着的吊坠。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余子沉满脸茫然的摇摇头。

    当年那紫衣女子被一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抱走之后,他在身边的雪中找到了这个,只觉得好看且带着让他很舒服,便留着了,只想着何时能见到她后还给她。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余子沉没有任何一点她的消息。只晓得她应当是天宫之上的仙罢。

    “这绳子是凤翎所织,坠子是血肉所造。灵气交织煞气依存,是在正邪交界线的上的宝物。”蓝琰儿晃了晃手中的坠子,里面似有血液流动。“七界之内所余凤族零星无几,而你虽衣衫褴褛,是九州的阶下囚,但却有这么贵重的东西,似乎说不太过去。”

    “你与凤族有什么关系?”

    余子沉依旧低头不语。

    蓝琰儿嗤笑“好,我换个问题。你知道寒冰炼狱吗?”

    听到寒冰炼狱四个字,余子沉身子一颤。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曾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熬过一日又一日。

    “听说那个地方,日夜不分,终年飘雪,冰冻入地三尺还深。没有水,没有食物,只有一汪天泉,虽不结冰,但并不比冰窖温暖多少。

    在那个地方,必须时时注意,一不注意便会被从裂缝之中窜出来的冰魄之火烧成灰烬或是进了哪个灵兽的口中成了它的食物。”

    “在那里,只有整日的逃命,不停的杀戮。进了那里的,都是七界所不容之人。只有人吃人,靠着别人的血肉支撑,才能活着。要想活的更好,就必须踩着白骨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余子沉呢喃的说着,指甲已经嵌入了肉中,却丝毫没有察觉。

    闻言,蓝琰儿却笑出了声。

    “这些不过是外界所传,其实寒冰炼狱外,便是昆仑。”

    松开手,余子沉不敢置信的看着蓝琰儿。寒冰炼狱外便是昆仑天界……这么多年,他为何丝毫不知道?

    “你既然不知道这件事,那么这个东西,想必也不是你的吧?”

    余子沉点点头,却又摇摇头。“这是我捡的,我虽不知她是何人,但若再见到她,我一定归还。”

    “归还?想必这东西的主人修为至深,本君都不见得能说见就见到,你虽有灵脉却不曾修炼,见都见不到,又何谈归还?”蓝琰儿摇了摇头,挥袖解掉了余子沉身上的绳子,亲自将项链放在了他的手里。

    “好好收着吧,待她那日想起来,便寻回去了。”

    蓝琰儿将项链还的干脆,让余子沉都有些意外。却不知蓝琰儿已在坠子上设下了禁制,非坠子的主人打不开。

    蓝瑾琰回来的并不慢,只是脸色不太好。

    蓝琰儿拉着他又说了许多,蓝瑾琰才点头将余子沉放了,并将姬绾娆之前给他的那个钱袋也一并给了他。

    出了宫殿,余子沉的心情却并没有好多少。

    找了一家客栈住下,泡在浴桶中,余子沉脑海中却都是那一晚紫衣女子被带走时的画面。刺穿胸口的剑,蜿蜿蜒蜒滴了一路的血,魅惑至极的香味。

    许是太过劳累,余子沉渐渐的睡了过去,梦中紫衣女子与黄沙之中的白色影子渐渐的合二为一,余子沉想从姬绾娆那双星辰一般的眸子中看到些什么,却被溅到脸上的水花惊醒。

    眼前并不是姬绾娆那双醉人的眸子,而是一双满含杀意的眼眸。

    姬云竹满是嫌弃的瞥了一眼浴桶中缩成一团的余子沉,颇为自然的走出了浴桶,用灵气烘干了方才弄湿的衣服。

    若不是因为跟踪被蓝瑾琰的人盯跟着他跑了足足两日,他一时忙于脱身,才不至于如此狼狈。

    “你……”余子沉皱皱眉。

    “不该问的别问。”姬云竹没好气的答着。

    “我想说,你受伤了。”余子沉指了指姬云竹后背上一处极深的刀痕。

    空气中突然有了血腥的味道,姬云竹也才感觉到了背后的疼痛。“真是该死。”

    看着那道深可见骨的刀痕,余子沉觉得浑身都疼。便从姬绾娆给他的钱袋中翻出了一个青色的小瓶子,蓝琰儿曾说过,这个可治各种刀伤。

    不顾姬云竹的挣扎,余子沉直接将药瓶中的药粉倒在了伤口上,伤口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快愈合了,连疤痕都没有留下。

    “这药……”姬云竹眯了眯眼睛,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圣女所赠。”余子沉小心翼翼的将药装好,这样好用的药粉,可不要再浪费了。

    “圣女?”姬云竹呢喃着,冷笑一声“姬绾娆她也就这点儿用处了。”

    两人不慌不忙的收拾着东西的时候,一队黑衣银甲的士兵正冲着驿馆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