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九州朝城
    凡界九州,朝城为皇,繁华无限。却不成想,余子沉竟是以犯人的身份被压进朝城来看一看这繁华的。而罪魁祸首却是当初姬绾娆好心给他的那个钱袋。

    本想进城找家客栈好好歇上几日,却不想一只脚刚踩进热水桶便被拎出来上了枷锁。只因他用的银子竟是皇亲专用,而且钱袋居然也是宫中之物,恰巧不久前宫中丢了东西,正在大肆搜查。

    看着狱中那小小四方的窗户,余子沉满心悲凉。

    自从出了那冰天雪地的寒冰炼狱,他就没遇到过好事,本以为得贵人相助逃过一劫,谁却知是更大的劫数。

    今日,便是他因背上盗窃宫中财物这个莫须有的罪名而被斩首的日子。

    吃了最后一餐,对于路上的繁华,余子沉已经无心再去看了。

    主街之上,一辆雪白描金镂空雕着凤凰,四角上琉璃制成的宫灯下吊着一个铜制的铃铛,由两头通身雪白的红眼独角兽拉着的马车,正直直朝着余子沉待着的囚车而来。

    “公主奉命迎圣女归朝,还不速速让开!”驾驭马车的姑娘似乎并不太好说话。

    听到圣女两个字,余子沉一下翻身起来,看着不远处华丽无比的马车瞪大了眼睛。半晌被一计鞭子的响声惊醒,负责押运他的官员已经捂着胳膊倒在了一旁。

    一阵异香飘过,围观的百姓皆低下了头,银铃声自身后响起,一步步的近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清脆甜腻的声音“不用迎了。”

    余子沉转头,恰与姬绾娆四目相对。

    好漂亮的眼睛。蓝紫色的双瞳之中,似有星辰流动,仅一眼便让人沉沦。更让人好奇那面纱之下是如何娇俏的容颜,只是额前的一缕白发,倒是不大衬得这年纪。

    马车门被推开,一位身着蓝色锦袍的男子出现在了视线之内。

    见白色的身影没有什么动静,蓝瑾琰皱了皱眉从马车上走了下来,还未开口,便听姬绾娆心虚道“王上今日怎么如此空闲?难不成是因为今日天气尚好,也出宫来走走?”

    蓝瑾琰抬手挡了挡刺目的阳光,“日头正毒,算不得好。”

    转眼便瞧着姬绾娆转身打算开溜,声音一下子便冷了好几度“刚来就打算要走?”

    姬绾娆身形一顿,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也就是说,眼前这个蓝衣裳的男人,静止了时间。

    “蓝瑾琰,我好歹也是圣女,你就这么请我回去?”姬绾娆心虚的有些明显。

    眼前的这个人,不仅是九州的圣上,还是九重天那位天君的弟弟,更重要的是……姬绾娆打不过他。

    “我身为九州之主,却也不见你何时敬过我。”蓝瑾琰手指划过一道蓝色的光芒,解开了姬绾娆的定身之术。

    刚解开,姬绾娆就快要炸毛了。

    “你别忘了,你是暂时的,只是代理九州之事,代理懂吗!?”姬绾娆伸手戳了戳蓝瑾琰的胸口。

    “如此想我尽快回天,难不成,你想早日嫁给我做皇妃?”蓝瑾琰猛地附身逼近,姬绾娆白色面纱下的脸蛋腾的红了起来。

    “你,你,你……”

    见姬绾娆半天说不出话的样子,余子沉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

    只是下一秒,他就被摔在了地上,疼的呲牙咧嘴。还有一把寒剑正架在他的脖子上。

    若敢擅动,死!

    “刀下留人!”姬绾娆赶紧喊住蓝瑾琰。

    蓝瑾琰挑眉“这是人吗?”

    “呃……”姬绾娆打量了一下余子沉,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从经脉体格上看,他确实是人族。”

    “可他却未受我定格时间的影响。”蓝瑾琰说着,手中的剑又逼近了余子沉的脖子。

    “那……是个有灵脉的人类。”姬绾娆坚持。

    虽然每次都说不过蓝瑾琰,但是姬绾娆绝不会放弃!

    蓝瑾琰嗤笑“那我手中是刀吗?”

    “我只是觉得说刀会比较有气势,更符合我救人的气概。”姬绾娆说着将余子沉扶了起来,并将二人在大漠所遇之事与蓝瑾琰说了个大概。

    只是方说完,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姬绾娆的脸色便如纸惨白,额头上更是渗出了豆大的汗珠,身形也是摇摇欲坠。

    余子沉刚要拉过姬绾娆的手腕探查,却被姬绾娆本能的甩开。

    “不用你管!”

    语气冷到如同寒冰,与方才完全不同,似乎变了一个人。

    姬绾娆两眼一黑刚要倒下去的时候,蓝瑾琰恰到好处的接住她抱在了怀里。一番探查后,蓝瑾琰看着余子沉的目光变得危险起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大漠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姬绾娆被送回圣女殿中,蓝瑾琰一边换掉身上染血的衣袍,拿了一旁侍婢递过来的帕子擦着手,一边很是严肃的质问着他。

    姬绾娆突然出现的问题,余子沉也很纳闷,这些问题自然也无从答起。可这看在蓝瑾琰眼中,便是无话可说。

    圣女殿内的空气低到让人在炎炎夏日都觉着冷,余子沉破衣烂衫的跪在地上闷声不吭,直至一位身着绯色衣裙的女孩子拿着一个从内殿走了出来。

    “溪颜?”蓝瑾琰皱起了眉头。

    溪颜咬了一口,含糊不清道“干嘛这幅表情?不欢迎我啊?”

    “她怎么样了?”蓝瑾琰这个时候可不想和这位小祖宗斗嘴。

    “呃……这要怎么和你说?”溪颜一脸尴尬的扔掉了手中的果核。

    蓝瑾琰扶额“直说。”

    “好。其一,她背上的鞭伤,想必不用说你也晓得,但有一处和胳膊上一样的剑伤很是诡异,剑走偏锋,似是并不擅长用剑之人所伤,亦或者是有人在刻意的掩饰什么。而且她体内有一股极寒之力盘踞,这个我也没法子。“溪颜说的话让殿中二人的眉头不约而同的蹙了起来。

    “其二,她中了追神烟的毒。气血两虚之时恰好毒发,故而吐血不止。不过放心啦,她那里那么多药,随便吃个一两瓶的也就好了。”

    溪颜说着拿了一旁果盘里的桃子,正准备送到嘴里的时候,却被余子沉不小心滑出衣襟的项链吊坠吸引了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