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杀戮血凉
    黑暗中的少年蜷缩着,凛冽的寒风卷起飞雪拍在他瘦弱的身躯上。少年清瘦面上的睫羽颤了颤,干裂的嘴唇已经被咬出了血。

    七界之中的寒冰炼狱从来不是浪得虚名,黑暗,寒冷,死寂。

    在这里除了一望无际的冰原和终年的落雪,再也没有其他的景色。一片死寂,没有一点儿生机。

    而余子沉在这样的寒冷死寂中,日复一日,忍受,坚持。

    原以为这一生便也就是这样葬身皑皑白雪之下,可命运这一次终于是看到了他。

    那是他从前从未闻到过的味道,沁人心脾。原本的黑暗中因这抹香亮起点点星光,那是一副他从未见过的美丽画卷。

    瑶台月下,紫衣裙的女子执剑而立,银白的发在月光下泛着温柔的光芒。

    一滴,两滴……鲜红的血液滴入积雪中,显得那样刺眼。

    剑光凛冽,余子沉想躲,身子却早已被冻僵,只得将自己蜷缩的更紧。一边欣赏着那紫衣女子优雅的剑法,一边祈祷着自己不要被发现。

    “我不想争什么,也不想抢什么,他想要的,并不是天下人人都想要的。今日至此,便也作罢。你们将话带回去,若他执意,便当做我与他从不相识。”宓fu卿然并不想再在这里打下去。

    她方才受伤一时情急打破了这凶煞之地的结界,若再纠缠下去,导致这里的凶神恶煞逃出去,便又是一乱。

    咔咔……

    余子沉头顶上方的冰柱因方才打斗的气浪冲击,已经摇摇欲坠。

    顺着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依着宓卿然上神的修为,自然不难发现薄薄一层白雪下蜷缩着的余子沉。

    一个毫无修为的凡界生灵怎会出现在这寒冰炼狱之中?

    不等宓卿然想清楚,那冰柱已经掉了下来,若扎在余子沉身上,便是必死无疑。而白雪下的余子沉虽然知晓可能发生了什么,但他浑身被冻得僵硬,又如何躲得开?

    就当他认命之时,点点梅红却落在了他的眼前,身上。丝丝血腥味夹杂着方才沁人心脾的味道钻入了他的鼻子,忽然之间,他觉得全身的血液又开始流淌了起来,变得温暖。

    他极其努力的睁眼想要看清女子的容貌,看清时却只有一柄近在咫尺要劈下来的斧。

    白色的长绫卷住那人手中要劈下来的斧朝着天空抛去,在空中化为齑粉随风而散。

    余子沉这才看清眼前真实的景象。

    从寒冰炼狱中逃出来的每一日,杀戮便不断在余子沉眼前上演,他已经见怪不怪。只是那一抹白衣,倒是像极了他方才回忆中瑶台月下的女子。

    白衣蹁跹,长袖飞舞,顷刻之间,便已是遍地尸骸。

    黑色的铁骑在这时出现在了不远处的沙丘之上,似血染红的军旗随风飞扬,马背上的人黑甲裹身,是这片沙漠与戈壁上的死神。

    “快走!”余子沉用尽力气跑到姬绾娆身边,刚要拉着姬绾娆离开却又像碰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立刻松开了手。

    不为别的,只因为她的手太凉,没有一丝温度,如同握着一块寒冰。

    而转身,那黑骑寒冷的刀刃便已经到了余子沉眼前,却见一阵黄沙腾起,几人竟是直直从马背上被掀飞了出去摔倒在地。

    几人翻身起来,见到白衣女子纷纷跪拜,“不知圣女在此,多有冒犯。还请圣女见谅。”

    许是张狂惯了,纵然是拜这位似乎身价高上他们许多的“圣女”,几人依旧是腰背挺直,中气十足,连头都不曾低一低。

    “滚。”姬绾娆竟是一个字都懒得说。

    “圣女恕罪,这个人可否交给属下等?”黑骑将目光转移到了余子沉身上。

    姬绾娆白纱斗笠下的眉蹙了蹙,压低声音道:“听不懂我说的话?”

    几人莫名感到一阵类似死亡的压抑,忙低头作揖“是,属下等告退!”

    血色的旗帜消失在天边的时候,余子沉感觉脚下的沙子动了动。半柱香的功夫,眼前除了白衣的女子再无其他任何东西,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

    “黄沙埋骨,姑娘倒是给了他们这些强盗一个好去处。”余子沉笑了笑。多日在沙漠之中过着缺水的日子,余子沉原本好听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倒像是破铜锣一般。

    “强盗?”姬绾娆转身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少年,竟有灵脉!却非灵界之物,倒是难得。

    “是啊,他们屠戮人命,欺压良善,坏事做尽,可不就是强盗?”余子沉觉得这并没有什么疑问。

    姬绾娆挑眉想想自己这千年来的所作所为,不满的撇了撇嘴:“不过都是为了活着。若如公子所言,那我也应当是你口中的强盗之流了?”

    “这……”余子沉哑口无言。原本只是想恭维奉承一句,谁却知怎的就得罪了她?不过他这个理解可真的是……

    “这什么?难不成公子觉得我说的不对?公子方才也确实见我屠戮了人命,还是数十条。而刚才我也确实欺压了那些黑骑。”姬绾娆说完无奈的叹了口气,觉着自己这几千岁了还要与一个寿数只有几十年的凡人纠缠这些实在没什么意思。

    刚要离开,却被余子沉拽住了衣袖。

    “你做什么?”姬绾娆看着余子沉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解,扯了扯自己的衣袖。

    奈何余子沉的抓的紧紧的,姬绾娆可不想弄坏了这刚做的衣裳,便也由着他抓着了。

    眼见快要正午,姬绾娆心下咒骂了一句:该死!

    刚要御风而行,却被余子沉拽着衣袖拉了一个趔趄。

    藏在袖中的手攥了攥,姬绾娆转过了脑袋,看着余子沉一脸紧张的样子强忍怒意笑了笑道“小朋友你到底要做什么?”

    “小?小朋友?姑娘叫我?”余子沉不可思议的指了指自己,听这姑娘的声音看这身量,这姑娘应当比自己还要小些吧?

    趁着余子沉不注意,姬绾娆扯过了自己的衣袖,随手变出一个钱袋丢给余子沉,沉了沉声音“往前再走两日便可看见城池,这个应当可以保你衣食无忧一段时日了,我们就此别过。”

    话音落,姬绾娆便消失在了原地,空中只剩几瓣雪白的莲瓣。

    余子沉看着怀中的钱袋和掌心的莲瓣皱起了眉头,口中呢喃着:“圣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