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嫂的委屈
    ,!

    没过一盏茶的时间,卓慕雪的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声音很轻,应当不是胡力杰去而复返。

    卓慕雪起身开门,没想到门外是她的大嫂秦氏。她脸上虽浅浅笑着,脸色实在难看得很,想来是方才被吓到了。

    卓慕雪赶紧将人扶了进来,问:“大嫂怎么过来了?睡不着么?”

    “是啊!听说那凶徒还来了妹妹这里,我便过来看看你。你可还好?可有吓着?”秦氏看着慕雪镇定的样子,也安心了些。

    卓慕雪多点了几根蜡烛,给秦氏倒了一杯水,说:“大嫂,我也睡不着,不如,我们聊聊天吧。”

    “那自然好!”秦氏心里知道慕雪是特意陪她的,可她太不争气,自己那间房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待了。

    姑嫂二人相对而坐,突然发现,她们可以聊的话题好少。秦氏本想聊聊最新的花样子,可想到慕雪的女红,还是没说出口。

    这几天,各种趣事都跟大嫂说了不少,卓慕雪一下子也没找到话题。

    两人静静坐了一会儿,秦氏才开口说:“说起来,我嫁给千峻的时候,都不知道他和卓枫皓是兄弟。更没想到,还有一个妹妹。”说完,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她这个妹妹本来就是“意外”,卓慕雪但是惊讶她不知道大哥和二哥是兄弟。她歪着头,好奇地问:“大哥,二哥不是一起长大的么?怎么大嫂会不知道呢?”

    秦氏摇头:“你二哥跟晟王一起在宫里长大的,你大哥是在宫外的侍卫营长大的。听你大哥说,他们小时候不常见面。”

    见卓慕雪依旧巴巴地望着她,秦氏便继续说下去:“我是被皇上赐婚给卓千峻的,就因为我们在宫门口偶遇过一次。因为那一次,我们差点撞到一起,千峻看着我时脸红了一下。”

    “大哥对大嫂一见钟情呢!”卓慕雪觉得应该是美好的一幕,可看秦氏的神情,似乎不是她想的那样。

    秦氏陷入了回忆,声音都小了许多:“那个时候,没有人知道卓枫皓是谁。当我们家接到圣旨的时候,我爹娘就急坏了!我爹爹以为是他不小心得罪了谁,对方拿我出气。家里打听不到卓枫皓的情况,娘担心我嫁得不好,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那真是虚惊一场,现在好了。”

    秦氏叹了口气,说:“恰逢千峻出京办事,等他登门时,我娘都瘦了两圈了。当初……”

    说着说着,秦氏不自觉地落了泪,她轻拭眼角:“当初,卓家只有他和一个老仆,房子小得连我的嫁妆都放不进去。我娘为此流了不知多少泪!当初,祖母宽慰我们说,简简单单的两口之家也好,没有人管着,也没有勾心斗角。”

    “我也确实过了这么些年的简单日子,还一心觉得,我的家简简单单的挺好!”

    “谁曾想,这一切不过是个假象!是我太傻太天真,他不说,我就不问,到头来什么都不知道!”

    “大嫂,有些事儿大哥瞒着你也是怕你担心啊!”秦氏的眼泪越来越多,卓慕雪都有着手足无措了。

    “慕雪,你知道么?我是等你二哥住到了我家里,我才知道他们是兄弟!我是几个月前才知道,原来千峻几年前就找到了他的亲人。更是前不久才知道,他在追查当年的旧案!”

    “我嫁给卓千峻这么多年,孩子都生了,才知道,原来,我一点都不了解他!”

    “大嫂~大家都说大哥大嫂很恩爱,大哥对大嫂很好。”卓慕雪弱弱地说。

    “都说夫妻是一体,都说夫妻同心,我和你大哥,是么?”

    “他的事,枫皓都知道,你也知晓一二,只有我一无所知!你们是一家人,合着我嫁给他那么多年,还是个外人!”

    “要不是我来这里,我,我都不知道——”秦氏没能说下去,直接哭了起来。

    看着眼泪直流的秦氏,卓慕雪也不知道怎么劝,但愿她大哭一场之后,心情能好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