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留下
    ,!

    安全获救之后,本该早些启程回京。偏偏胡力杰反对,说此时送她回京并不安全,沿路保护太耗损人力。他建议阿七等淳义侯来了再做安排。

    淳义侯卓枫皓此时就在赶往盘宿的路上,不日便到。

    远离京城,晟王的人手有限,临时借调来的兄弟还得各归各位。阿七自知他一人没有能力护卓慕雪周全,不得不听从胡力杰的建议。

    既来之则安之。卓慕雪但是不介意在盘宿多留些日子。只是,为了她的安全,她只能在院内活动,实在太无趣。

    无聊的日子,卓慕雪不是捣鼓些吃食,就是拉着阿七一起下棋。阿七读过些书,未成下过棋,是卓慕雪无聊教他一些打发时间罢了。

    谁知,盘宿县令汪意知道了城门口的凶杀案,“尽心尽职”地前来调查。

    胡力杰被叫去衙门问话,一番周旋才得以全身而退。县令汪大人得知有女眷被绑架,还特地遣了夫人过来慰问。

    卓慕雪借口受了惊吓,恐见生人为由,拒绝了。

    汪夫人不死心,才过两个时辰又带着大夫上门来,当然还是被拒绝了。

    傍晚,胡力杰给了卓慕雪一个盒子,说是她一个好友相送。盒子上有个藏诗锁,只有知道特定的诗句才能打开。

    这定是龙傲天送来的,诗句是早就约定过的。卓慕雪打开一看,有些精致的小玩意儿,还有一封信和一个小信号弹。

    信上大致说了一下盘宿的情况,嘱咐她多加小心之类的。若有危险,让她点燃信号弹,自然会有人前来相助。

    没多久,卓枫皓就到了盘宿。他奉旨彻查二十八年前的旧案,年初虽带着线索而来,依旧是屡屡碰壁。

    后来,他放出一些半真半假的消息,自己又有“急事”离开盘宿,借此引对方出手。没想到,对方的手伸得太长,把卓慕雪给卷了进去。

    此次,卓枫皓明面上另有差事,私下来的盘宿,故而并未声张。卓慕雪的住处已经被人盯上,卓枫皓自然不会住过来。

    夜半时分,卓枫皓悄悄过来见了卓慕雪。几个月不见,他也挺想见见这丫头,看看她如今是否安好。

    当然,还有一点好奇,想知道段渊怀治不好的病症,别人能够治到什么程度。

    看到卓慕雪,卓枫皓心里惊讶无比。之前听阿七说,卓慕雪断了几天的药,模样又憔悴了些。可在卓枫皓看来,已经比预期好得太多。

    见到卓枫皓,卓慕雪一脸兴奋,一张小嘴巴拉巴拉讲个不停,说着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

    卓慕雪在卓枫皓面前与以前一样,也跟以前不一样。

    以前,不管大事小事,卓慕雪都会说。现在,她隐瞒了很多事,事关温泉山庄秘密的事情一个字都没提。

    她在温泉山庄跟二庄主学习巫术,由三庄主指点武艺的事,她也没说。前者是关巫族秘密,后者,是她不知该怎么提起。

    卓枫皓想多知道一些温泉山庄的事情,可卓慕雪讲的都是些琐事,并没有重要的信息。

    温泉山庄戒备森严,若无庄主允许根本无法上山。对卓慕雪这样非亲非故的小丫头自然会有所防备。他丝毫都不会想到卓慕雪有所隐瞒。

    见卓慕雪情况不错,卓枫皓在言谈之时思虑一番,改变了原来的计划。

    卓慕雪既然已经被盯上了,与其避开,不如一用。卓枫皓吩咐卓慕雪几日后正式以淳义侯府三小姐的身份,大大方方去寻求盘宿县令的帮助,请他派人护送你回京。

    盘宿县令肯定是派不出人手的,所以,卓枫皓要的是卓慕雪有合适的理由留下来,并有机会与盘宿一带的内宅妇人结交。

    卓枫皓离开之后,盘宿这边的事由楼朴信和卓千峻的亲三哥石庆主里。

    楼朴信有着能力,毕竟初来乍到办起事来束手束脚。石庆暗中追查多年,但他最近越来越耐不住性子,行事有些鲁莽。

    最为重要的是,石庆已经被人注意了。为避免很多的人被对方发现,必须有人转移敌方的视线。而这个时候,卓慕雪被绑来了!

    次日一早,胡力杰派人拿了淳义侯府的名帖前去请汪夫人。

    不到一个时辰,汪夫人便带着县城最好的大夫到了小院。一番嘘寒问暖之后,汪夫人便提议让大夫给卓慕雪把把脉,所有什么不适,也好尽早医治。

    卓慕雪的脉象特殊,岂能任由别人医治。阿七上前一步说:“我家小姐已经请了名医医治,不劳汪夫人费心了。”

    “看看又无妨,多个大夫看看,也放心一些。”说话间,不断示意大夫上前。

    那大夫但也是个明白人,正色道:“汪夫人,这位小姐既然已经有名医医治,且看面色并无大碍。老夫觉得这位小姐还是按照原先的法子医治就好。”

    胡力杰对老大夫善意地一笑,说:“汪夫人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小姐的病已无大碍。这次请汪夫人过来,也不是因为这事。”

    汪夫人有些惊讶地看着卓慕雪。

    卓慕雪甜甜一笑,有些歉意地说:“这事本该我们前往县衙找县老爷帮忙的。只是之前发生了那么一桩事,慕雪实在不敢出门,只得劳烦汪夫人您走这一趟。”

    “小小年纪就受了那么大的罪,日后定然是要谨慎些的。卓三小姐有事尽管吩咐,我回去一定如实转告老爷。”汪夫人一听便知是找她做中间人,赶忙表态。

    “那就多谢汪夫人了。”卓慕雪赶紧起身行礼,“虽说上次那几个劫匪都死了,可从此地回京城路途遥远,怕再遇见歹人,故而想请县令大人安排人护送一程。”

    汪夫人不由得心里暗骂:不过是有个好点的出身,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让老爷派人护送,真要再出什么事,还要赖到老爷头上。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老爷才不干呢!

    她面上仍笑得“亲切”,赶忙说:“卓三小姐您既然到了这儿,您的安危我们县老爷自然要保护周到。这事儿,我回去就禀了老爷。”

    言下之意,出了这个县域,就不是她家老爷该管的事儿。

    随意聊了一会儿,汪夫人也起身告辞了。

    卓慕雪请胡力杰代她送客。

    等出了房门,胡力杰低声对汪夫人说:“还有一事请汪夫人帮忙。”

    汪夫人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

    胡力杰不等她说话,接着说:“我们小姐在这小院里闷了几日,觉得有些无趣。夫人可否带几个与小姐年龄相仿的姑娘过来串串门?”

    “是我思虑不周了,明日就请了人来陪陪卓三小姐。”汪夫人听完便爽快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