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追
    ,!

    一大早,三人吃过早饭,妙丝回房拿行李,阿七去驾马车。回来时,两人都没看到卓慕雪的身影。

    他们问了店小二,问了同在大厅中吃早饭的客人,问了店门口摆摊的小贩,都说没有留意到。

    他们找便了客栈,找便了整个街道,依然没有找到卓慕雪。

    是什么人把她带走了?

    卓慕雪贪吃,贪玩,但不会任性到玩失踪。更何况,昨天是她自己说要早日回京城的。

    项瑞阳?不会,他没能力悄无声息地把人带走。他们的目的地同样是京城,迟早会再见的,把人绑走得罪淳义侯和晟王?他还不至于这么蠢。

    欧阳晋?前几日收到消息,他刚到阜羿国,自顾不暇的时候,会来找卓慕雪么?时间上也不太可能。

    那会是谁呢?阿七想不到什么人会对卓慕雪下手。他发了信号,通知了附近的兄弟一起去找。而他,又回到了客栈,卓慕雪失踪的地方。

    经过几番询问,阿七查到了一群可疑的人。那是一个唱大戏的班子,人多,且带的行李也多,光大箱子就有三个。这一行人就是在他把马车驾出院子之后离开的。

    这群人带了那么多东西,定然走不快。阿七带着几个兄弟连夜追赶,在日出之前找到了他们的落脚处。然而,卓慕雪并不在他们中间。

    阿七先礼后兵,一再逼问,都只得到了一个答案,没有见过阿七所说的姑娘。

    此时的卓慕雪正在一辆飞驰的马车之中,马车的门和窗都被锁死。

    她一醒来就在马车上,不知道现在什么时辰,也不知道她要被带去那里。她只知道马车十分颠簸,要费力支撑才不至于被撞得太惨。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车才停了下来。听到外面开锁的声音,卓慕雪立马躺下装晕。

    那人打开小窗看了她一眼,丢进来一袋水和几个馒头,又立刻锁上了窗。

    卓慕雪咬着硬馒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大哥,我们不用这么赶吧,你看现在都没人追我们。说不定淳义侯的人根本没那么厉害。”

    “就算没人追,我们也要尽快赶回去,否则……”

    “就怕我们把人带回去也没用,谁知道那淳义侯买不买账。”

    外面的人抱怨一堆也没说到关键点上。卓慕雪只知道对方是为了逼卓枫皓让步而绑架了她。至少,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她可以震开锁,出这个马车。可是,外面至少有四个人,不清楚对方的实力如何,她没有必胜的把握。

    她现在已经学会用巫术向族人求救,但二庄主交代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

    现在的卓慕雪,还只能等着别人来救。她相信阿七很快就能找到她的。

    阿七那边的人打听到卓慕雪失踪那天有一辆可疑的马车出城是在事发后的第二天傍晚。他们分三路追寻,终于在第三天中午找到可卓慕雪投出马车的一枚暗器。

    阿七知道卓慕雪的习惯,平日里身上带着的暗器只有五枚,都是自保用的。

    前方岔路很多,就算卓慕雪的五枚暗器都用来做标记,也是远远不够用。毫无方向地找,恐怕是找不着的。

    着急之时,有人前来相告,让他们往盘宿方向找。

    阿七看着来人有些疑惑。询问一番才知道,他们向晟王殿下报信的同时,也给淳义后报了信。淳义侯一番分析以后,觉得是盘宿那边的匪寇作案的可能性最大,便派人前来告知。

    两方人马一路走小路,一路走官道分别追寻。很快,走小路的那一队人马找到了第二枚暗器。

    看来,追寻的方向没有错。

    几天几夜毫不停歇地追赶,他们最终在盘宿的城门前追上了绑架卓慕雪的人。

    双方开打,卓慕雪听到动静立即兴奋起来,时刻准备出去。

    “小姐,是你在里面么?”阿七其实不确定里面的人是谁,着急地喊着。

    是阿七的声音!卓慕雪兴奋地喊:“是我,是我!”

    “咣”一声,马车的门被打开。只是外面的人来不及开门,又与敌人缠斗在一起。

    卓慕雪许久不见强光,觉得有些刺眼。稍作适应,她便出了马车。

    “小姐小心!”

    卓慕雪本能地往旁边一闪,躲过了敌人一剑。

    阿七迅速来到卓慕雪的身边,将卓慕雪护在身后。低声问:“小姐,您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就是被马车颠得有些不舒服,其他都好。”看形式,阿七他们占优势,卓慕雪乐得躲在后面偷闲。

    不久之后,两队人马汇合,本来可以轻轻松松将敌人拿下。不曾想,敌方领头的那人忽然调转剑头,杀死了自己三个兄弟。在所有人都还在错愕之中时,又迅速自尽。

    “这般忠心错付,可惜了。”胡力杰一面说着,一面上前揭开他们的面罩。

    胡力杰是卓枫皓在江湖上的人,这次带着兄弟与阿七一同寻找卓慕雪。

    他转身问后面赶来的两人:“你们认识这几个人么?”

    那两人皆摇头。

    “画下来,总有人会认识。”胡力杰稍一皱眉说。

    “是。”其中一个利落得拿出笔墨纸砚,当抄下了四人的画像。另一人跟着胡力杰在他们身上寻找可识别的物件。

    “此人右门牙是银牙。”

    “此人左臂上有一道约两寸长的伤疤。”

    “此人……”

    胡力杰一边说,画人像的那个人就在相应的画像下面记下来。

    阿七看着胡力杰几人,说不出的惊讶。没想到淳义侯的属下是这般得力之人。

    阿七不禁想:淳义侯的江湖势力到底有多深厚?

    完事之后,胡力杰带着众人进城,在城里的一户民宅中安顿下来。

    是一个极不起眼的小房子。前面临街,后面有一条小道,左右两家的院子都很好翻。

    今日,这个小院里外两层守卫,只为保护卓慕雪。

    稍事休息,卓慕雪才问阿七:“妙丝呢?她怎么样了?”妙丝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跟不上他们,必然会被救下。

    “让她继续在客栈等,等我们回去,再联系她过来汇合。”阿七没有过多解释,接着说,“小姐,您今天好好休息。一会儿我去找胡力杰商量一下护送您回京的事。估计得好好赶几天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