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询问
    ,!

    “家里——”

    “瑞雪——”

    卓慕雪与项瑞阳同时开口。

    卓慕雪顿了顿,低头吃豆花。项家的事情,卓枫皓曾经跟她说过,从宽处理,没人被砍头,也没人被株连。

    项瑞阳沉默片刻,说:“就因为让你代替小妹进宫,项氏一族被剥夺了入仕的权利。我们一家,才南叔一家,不论男女老幼都流放千里,只有我因军功抵罪。”

    卓慕雪有些惊讶地看着项瑞阳。她以为不株连是只处罚她两个爹,没想到还是那么严重。

    项瑞阳叹了口气,双手紧我着拳头说:“虽然我一路跟着,照应家人,可去流放地的路艰难困苦。婶子摔断了腿,不能及时医治,落下病瘸了。我大哥才一岁多的儿子,路上受凉发热,病了七天没能找到大夫,没了。”

    婶子,是卓慕雪的养母。不管当初关系如何,情分总是在的。稚子无辜,若不是项家获罪,他一定能平安长大。

    看到卓慕雪流露出伤感,项瑞阳心里更加苦涩:“我娘自己受苦受累,还日日惦记着小妹和你,寝食难安,日渐消瘦。”

    自己既然可以以军功抵罪,那么项如意自然也是可以的。所以,项瑞阳不意外卓慕雪没有获罪。他在意的是,她既然没事,为什么一直没有与他们联系?

    “如意,我这次出来,是要去京城找你们的。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你。你……”项瑞阳看了看卓慕雪,没有继续往下说。

    “我和瑞雪都没事,现在都挺好。”卓慕雪突然之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说了一句便停了下来。

    都好?!那为何项家会被问罪?就算她们运气好,恰逢大赦,欺君之罪岂是说免就能免的?!卓慕雪定然有所隐瞒。

    项瑞阳猛地拍桌而起,正想吼出来,却被阿七点了穴。

    阿七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事情,不过还是坚守着自己的职责。至于不该听到的,他会烂在肚子里。

    “阿七~放了瑞阳哥,他没想伤害我。”卓慕雪有些无奈地看着阿七。

    阿七现在一旁不动:“小姐大病初愈,即使是惊吓也不能受。”

    “没事的,话说清楚就行了。”卓慕雪相信,项瑞阳是不会伤害她的,他只是有些生气。

    “那就等小姐您解释清楚了,属下再放人。”说着,阿七解开了项瑞阳的哑穴,让他只能说话,不能动。

    项瑞阳知道自己现在只是个地位卑微的人,忍了忍,说:“我要知道为什么项家会被问罪,瑞雪到底怎么样了。”

    卓慕雪略一思索,觉得项家应该知道缘由,便一五一十地说:“我进宫没几天就跟着九皇子殿下去了皇陵,没人在意我到底是谁。

    去年跟九皇子殿下去西冉山,没想到在那里遇见镖局里的叔叔伯伯们。他们知道我是女孩,知道我叫如意,换人的事,自然有不少人知道了。

    卓叔说,既然迟早都要被揭穿,那就找一个合适的时机主动揭穿这件事。

    然后,假的项瑞雪从青桐城回来后不治身亡,我现在叫卓慕雪,淳义侯卓枫皓的妹妹。”

    “瑞雪呢?”项瑞阳着急地问。卓云原名卓枫皓这事,他们在西冉山就知道了。

    “她,她被贬入浣衣局为奴。不过后来,陆家寻找丢失的小女儿,他们不知道我和瑞雪互换身份的事,以为她是我,把她接回家了。她现在叫陆巧甜。”

    “陆家?是什么样的人家?”这个结果,项瑞阳实在太意外。能从宫里把人接出来的,想来也不是寻常人家。

    此事一揭开,倒霉了项家人,她什么事也没有,项瑞阳是气的。不过,若不是当初找她代替瑞雪,更没她什么事。

    单就她深入敌窝,冒险报信救大家的那份情,抵得过项瑞阳对她的所有不满。

    呃,这个卓慕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说:“是工部侍郎的陆家。”

    阿七有些不屑地补充道:“在京城,陆家也就是小门效,不过有个在宫中受宠的嫡女罢了。你妹妹到了陆家,日后定能嫁个好人家,陆家可指望她攀龙附凤呢!”

    “你!”项瑞雪已经及笄,若是在家,大概已经订下亲事准备嫁人了。听阿七这么一说,他越发着急去见项瑞雪了。

    阿七看出了项瑞阳眼中的急切,拿出了五十两银子,说:“给你盘缠上京,去找那陆十二小姐,看看她还认不认你这兄长。”

    说罢,问卓慕雪:“小姐,可还有什么要交代的?若是没有,您就早点回客栈歇息吧,我们明天一早出发。”

    卓慕雪想了想,交代项瑞阳,若是在京城有难处,可以去卓家旧宅找褚勇。

    阿七解开了穴道,放项瑞阳自由。

    项瑞阳有些别扭地看了卓慕雪一会儿,拿着银子说:“银子我找借走了,他日定当归还。”

    项瑞阳边卖豆花赚钱,边走去京城,他已经走得太久太久。有了银子,买一匹马,直奔京城,可以早日见到妹妹。

    见项瑞阳收下了银子,卓慕雪心里也好受了些。

    回到客栈,卓慕雪懒懒地坐在躺椅上,问阿七:“京城里有发生什么大事么?”

    阿七猜想她是想知道陆家的消息,便说:“陆家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卓慕雪轻轻摇头,说:“过年之前,宫里正给几位皇子选妃,也不知现在都选定了没有。”

    这都不是什么秘密,一进京都回知道。阿七也不隐瞒,说:“九皇子殿下与陵安侯府的二小姐上个月初已经完婚。周四小姐与十皇子殿下定了亲。十一皇子殿下地亲事未定。”

    他想了想,补充道:“另外,皇后娘娘有意让邵五小姐嫁入晟王府,不过晟王殿下回绝了。”

    也不知雷贝贝嫁过去可还好?温婉儿不知道怎么样了。

    卓慕雪对邵五小姐的印象不错,不知道晟王殿下为什么回绝了。

    “我们还是早点回京城吧。”卓慕雪胡思乱想了许久,突然对阿七说。

    阿七自然求之不得,立即答话:“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