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计划有变
    三个半月的时间一到,南烛便到了温泉旅舍,询问欧阳晋与卓慕雪二人情况。

    傍晚,欧阳晋到温泉旅舍见了南烛,想问一些情况。因为二庄主得到的消息,阜羿国与皇郁国关系又紧张了,皇郁国的使团没有按时出发。

    不过,南烛最先问的是:“卓三小姐在哪儿?她为什么没跟你一起来?”

    欧阳晋解释道:“她当时情况有多严重你知道,她现在还很虚弱,我想等事情安排好了再让她下山不迟。”紧接着反问,“难道你不应该说说现在外面的情况么?”

    南烛觉得欧阳晋说得有理,便没有计较,说:“计划有变,晟王殿下要你们先回京城。”

    “既然计划有变,我为什么还要回去?你回去告诉晟王,我会先去那里等他,其他事宜再联系。”他又不傻,当然不会认为晟王会“请”他回去。

    虽然骐竭已经带人感到,但若是温泉山庄的人出手帮他,他们没有十足的把握把人带回去。

    “正是因为计划有变才更需要回去重新商讨对策。”晟王和他既然存在合作关系,想必他也不会轻易放弃。

    “商讨对策未必需要回去,我没兴趣受制于人。再说,你们困不住我!”欧阳晋一笑,说,“能好好商量,对大家都好。如若不能,我也不是非找你们晟王合作不可。”

    是啊,在一起那么久,南烛都快忘了眼前这个人是曾经让皇郁国大军重创的晋公子了。老虎不发威真的容易被当成病猫。

    南烛不擅长谈判,只得说:“明日,我会再来此处。”这次一起来的,还有晟王十分欣赏的谋士,此事需与他商议。

    南烛转身以后又立即转回去,强调道:“卓三小姐必须回去,明日我们过来接她下山,山下早已安排妥当。”

    “卓慕雪要去哪里是她的事,与我无关。”欧阳晋看似不在乎地说。

    不是说两人之间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欧阳晋嘴角一翘,说:“昔日,我受重伤,若伤上加伤便必死无疑。如今,我巴不得斩断那联系,重创也无妨。”

    如此,南烛反而放心了,依卓三小姐的性子,必然是要回去的。

    第二天,卓慕雪依旧没有到温泉旅舍,前来的是欧阳晋与温泉山庄的管事。与南烛一起来的,是晟王的谋士杜润。

    欧阳晋与杜润有过数面之缘,今天到是第一次交谈。

    管事只是来传话的,他不管欧阳晋的事,只是按二庄主的吩咐,告诉南烛:“卓慕雪姑娘身体已无大碍,可要是能在温泉山庄多修养一个人,情况能够更加稳定。”

    南烛疑惑地看着他,又看了欧阳晋一眼。很明显,他怀疑这是欧阳晋搞的鬼。

    二庄主还真是料事如神。管事面色不变,接着说:“卓姑娘是我们大庄主医治的,原本让白公子接手,他是放心的。无奈,白公子无暇顾及。总不能让卓姑娘坏了我们大庄主的名声。”

    有本事的人大多都有着脾气,这温泉山庄的大庄主既然有本事医治卓三小姐,不希望有什么意外也有可能。但是,这不足以消除他的疑虑。

    见南烛不做声,管事只得继续说:“公子不妨拿着这个去问问你家主子。”说着,他拿出了一张宣纸递给南烛。

    南烛拿过来一看:白纸一张,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管事笑着说:“白贤逸公子认得此物。”

    当初,白贤逸也是被拦在山下的。怎么现在,大庄主又似乎认识他呢?要他回去问主子,就算是飞鸽传书也要三五天时间,这几天要是出了什么事该如何是好?

    管事见南烛迟迟没下决定,只得说:“若是公子不放心,老奴现在就是请卓姑娘准备准备,一会儿跟你们一起下山。”

    “那就劳烦您了。”南烛求之不得,笑着应下。

    管事站着不动,说:“不过老奴有些话要事先说清楚,卓姑娘的情况算不得稳定,不宜疲惫,不宜大喜大悲,饮食也马虎不得。像之前那样不该有的意外,千万不可再有。”

    说完,管事才转身离开。

    不该有的意外?南烛联想到了卓慕雪除夕之夜在外面吃错东西的事情。

    之前卓慕雪的饮食是白贤逸根据卓慕雪的情况随时调整的。现在白贤逸不在,回去路上这半个月,他们谁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可以吃,什么东西不可以。

    南烛咬了咬牙,喊住管事:“请你稍等,还请贵庄继续照顾卓三小姐一段时日,待我问过家主之后再做决定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