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能救?
    ,!

    卓慕雪再次醒来之时,已经回到了晟王府。至于怎么回来的,她不知道。她此时只知道晟王殿下很生气,十分生气!

    卓慕雪更不知道,一夜的时间,晟王和卓枫皓联手,将京城的人贩子全清理干净了!他们解救了数十名少女、儿童,唯独不见她。

    清晨,当他们在空屋中找到她时,她脸色惨白,毫无生气,怎么叫都没有半点反应。而她此刻醒来,已是傍晚。

    “好了好了,醒了!卓三小姐可觉得哪里不舒服?是不是饿了?一天没吃东西,你一定很饿了,来,先喝点热粥垫垫肚子。”书彤坐在床头都不敢大声喘气,好不容易等到卓慕雪醒了,自然是照顾周到。

    晟王殿下一声不响地出了门,书彤瞬间感觉轻松了不少,卓慕雪则越发紧张起来。

    醒来之后,卓慕雪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了一些说不清楚的变化。唯一清楚的是:她的感觉更敏锐了,能听见更远处的声音,能看清更细小的东西。但是,她的身体一直软软的,使不上半点力气,话也说不出来。

    书彤将温热的粥送到她的嘴边,她费些力气才能将粥慢慢吞咽下去。吃了几口,她就累得不想再吃了。书彤哄着、劝着才勉强喝了半碗粥。

    过了些时候,雨衍进来换书彤守着她。期间,妙丝进来换过茶水点心,唯独不见采珊。

    “采、采珊——”卓慕雪拉了拉雨衍的衣角,努力地想问采珊的情况。

    “采珊跟丢了三小姐,被打了板子,打发到外头庄子上去了。小姐放心,她没大碍。”雨衍怎么说也是在王府里待了多年的,懂得察言观色,也算了解卓慕雪,自然能猜到她要问什么。

    可卓慕雪还是内疚的,原以为只是走开几个时辰,回来好好跟晟王殿下认个错就好了。

    没想到……

    雨衍见卓慕雪落了泪,刚想安慰几句,就见淳义侯站在门外。她连忙起身,退至一旁。

    卓枫皓原本有很多话想问,可看到卓慕雪苍白的小脸、疲惫的眼神,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他抚摸着她的头发,说:“丫头,好好休息,别想太多,有二哥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卓慕雪忍不住点头。心里又疑惑:二哥这次说话的口气怪怪的,可她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她的神情没有逃过卓枫皓的眼睛,心中苦涩。当年那个回毫不犹豫地相信他,听他话的如意小丫头再也回不来了。

    天色已晚,卓枫皓多嘱咐了慕雪几句就离开了。

    他离开了卓慕雪的小院,并没有离开晟王府。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问成王。

    听说,淳义侯在晟王府上待到深夜才离开。

    听说,晟王与淳义侯不但吵架,还大打出手了!

    听说,晟王与淳义侯是为了一个女人而争吵。

    听闻这些流言蜚语,很多人不相信,因为这两人刚刚联手破获了多起拐卖案件,那时两人可是合作无间的。

    晟王成天闭门不出,别人不知道。不过,淳义侯卓枫皓上下朝时被人看见脸上挂彩的样子。他与晟王因女人不和的消息立即飞得众人皆知。

    然而,那一天的傍晚,又有人见淳义侯进了晟王府。

    谣言传得扑朔迷离起来。

    不管外面怎么说,卓慕雪一个字都不知道。她昏昏沉沉过了几天,也就勉强有了些精神,依然不能下地走动。

    更令人费解的是,晟王与白贤逸都未能诊断出她的病因。唯一另他们欣慰的是,她体内的毒素并未有发生变化。

    见卓慕雪几天都没有明显的好转,晟王做了一个十分艰难的决定:按照原计划过毒。

    此时此刻,他们预计卓慕雪能活下来的可能性时零!

    当然,卓枫皓也同意了。

    说到底,卓慕雪在他们的心中远不及晟王重要。

    这一天,整个晟王府陷入了一个沉寂的状态。就是毫不知情的粗使下人都莫名地紧张,小心翼翼,唯恐出了岔子。

    卓枫皓得了空就到晟王府待着,也仅仅是待着,白贤逸那边,他什么忙都帮不上。

    从清晨忙到深夜,事情终于到了尾声,同样是至关重要的步奏,不能有丝毫的偏差。

    快到三更时,一个暗卫向卓枫皓报告:他们将汹带回来了。

    暗卫的主子自然是晟王,晟王交代过,有了汹的消息立即向他汇报。可是,此时明显不是时候,他才退而求其次,告知淳义侯。毕竟,淳义侯的人也在帮忙寻找。

    “怎么找到的?他现在在哪儿?我要见他。”卓枫皓干等着更加紧张,更觉得汹出现的时间过于巧合,决定去见一见他。

    汹实在晟王府附近被暗卫发现的,当时他正在往晟王府走,所以说,他是自己回来的。

    卓枫皓更诧异了。

    汹被带到卓枫皓的面前,只见他十分勉强地站在那里,整个人开起来毫无生气。

    卓枫皓不由得看了暗卫一眼。

    暗卫立即禀告说,见到他时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不知道是谁伤了他。

    “是我自己。”汹虚弱地说。

    这话,卓枫皓是不相信的。他看着汹,目光中透着几分危险的味道。

    “假的欧阳晋已经像模像样了,留着我过于危险,想要杀我了。”汹淡淡地说。

    卓枫皓看着汹的目光更加危险。仅凭一个眼神就将自己的心思猜中了**分,他欧阳晋竟然如此厉害!转而一想,若是没几分真本事,又岂会是一方人物!

    “那你怎么又回来了?怎么,难不成还是晟王府安全?”见他知道还会来,卓枫皓猜想,是不是阜羿国的人已经盯上了他,并与他交过手。

    不过又有着疑惑,不管是他自己还是朝廷的情报,都没有显示京城附近有可疑人员出入。

    汹实在有些撑不住,手扶着椅背,说:“我还有事没有做完,怎么会不会来。我知道你从未真正在乎过卓慕雪的命,不过我能给她一个活命的机会,就看你愿不愿意让她活了。”

    卓枫皓眉头紧皱!晟王与白贤逸都不能救,他能?这话能有几分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