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巫术
    ,!

    此行,晟王派出的明卫暗卫不少,即使街上人多,也不至于平白跟丢一个武功平平的小丫头。

    问题出在哪儿?晟王等人一时间没有想明白。他们甚至没有想明白会是谁带走了卓慕雪。

    卓慕雪是淳义侯卓枫皓的妹妹,与晟王殿下关系不错,仅此而已。身份不低,但在京城这样的地方,只是个寻常贵女而已,不值得哪方势力大动干戈。

    有那么一瞬间,晟王联想到汹。不过,他一个人能逃走已经是侥幸,怎么还会回来带走卓慕雪呢?不但是累赘,还会增加暴露的风险。

    就那么一念之差,让汹有机可趁,顺利带走了卓慕雪。

    早在汹出府之前,他就跟卓慕雪说:今晚要给她一个很大的惊喜,晚点会让小松鼠去找她,让她跟着松鼠走。

    然而,小松鼠被南烛抓左就直接关了起来,来找卓慕雪的是一只小猫。那小猫在卓慕雪脚边转了很多圈才让她相信,它是汹派来找她的。

    其实,她当时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到了一家小店铺中。汹正等在那里,给她准备好了更换的衣服。乔装改扮后的两人混迹在人群之中,巧妙地绕开了晟王府的暗卫。

    等晟王反应过来派人寻找时,他们刚好走出那一片热闹的区域。

    卓慕雪十分期待汹的惊喜,更对自己这次突然生大病有些疑惑,总觉得晟王殿下他们没有说实话。她想乘机去找龙傲天,请他带她去看看大夫。

    然而,才走出那个街区不久,她就失去了知觉。

    这丫头能被他哄骗出来已经很意外了,汹可不敢继续冒险。万一被她察觉有什么不对,惹人注意就麻烦了。

    他抱着卓慕雪飞檐走壁,兜兜转转到了一个空置的小院。这一带属于鱼龙混杂的区域,租户多余拽。此时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倒也热闹。

    小院中已经布置妥当,汹不放心,又检查了一遍。

    汹将卓慕雪放在一个六角星的中间,将他雕刻的玉石放在卓慕雪头顶的上方。

    他站在窗前,留意着月光的变化,耐心地等待那最恰当的时刻。

    当那个时刻来临,汹按照严格的顺序小心翼翼地点燃周围的小蜡烛。

    用卓慕雪亲生母亲的血写成的血符在最南边的蜡烛上燃尽。叙苗散落下来,点燃了蜡烛与蜡烛之间的黑色粉末。

    汹划破自己的手掌,鲜血滴落在那黑色的粉末上。随着汹的低声吟唱,一个血红色的神秘图文在地上呈现出来。烛火一跳一跳,似是引着月光进来。

    当月光铺满地面,汹一遍吟唱一边跳起了舞,一种优美而庄重的巫族古舞。舞毕,血红色的图文呈现了银白色,上方更出现了似雪花般的亮点。

    汹再次站定,额头上已经布满汗珠。他没有空去擦拭,面色凝重地继续下一段吟唱。

    伴随着汹的声音,银白色的光点渐渐涌向卓慕雪,慢慢地进入了她的身体。直到卓慕雪头顶的玉石发出柔和的光,上面的符文清晰地显现出来,汹才收了势,停止了吟唱。

    可是汹的神情依然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更加严峻。他凝气弹指,移动了几个蜡烛的位置,并重新刻画了地上的符文。

    “你疯啦!快住手!”一直在暗处默默守护的某人见到汹的举动后大惊,连忙出来阻止。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什么也不用说,你快离开。”汹看他要靠近,急忙解释了一句。汹知道他一直在,只是不想把他牵扯进来,装作不知道罢了。

    汹之前没有告诉他要连续进行两个大型巫术,以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必然会有不小的风险。汹没想到他会那么在意自己的安危。

    那人似乎是铁了心要阻止,迅速上前破坏符文,并想要取走卓慕雪头顶的玉石。汹不得已,与那人动起手来。

    忽然间,月光骤亮。原来是明亮的月光照进了屋,照在了屋里的铜镜之上,铜镜折射,月光便照亮了整个符阵。

    两人迅速查看地上蜡烛的位置和符文,都松了一口气,还好,这只是个无用的符阵图。

    不,不对!汹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束缚力,他的巫力正在流失!另一人也感觉到了异常,他比较慌张,想拼命挣脱,却挣脱不了,体力和巫力都以极快地速度在流失。

    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连累到他!在符阵正式起效之前,汹用最后的力气,一掌将他推了出去。

    地上的图文清晰地展现出来,月光树立起了无形的屏障。阵法起效,银白色的光芒中夹杂着黑红色的雾气,这是凶阵的表现!汹费力地爬到了卓慕雪的身边,用一块黑布包裹了玉石,收到自己的胸前。

    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阵外的人想去移动那面铜镜,偏偏此刻连站起来都没有力气。他为自己的冲动后悔,更为自己此时的无能为力而自责,看着阵中嘴角流血的兄长,他不由得落了泪。

    直到月光消失,阵法才自行消退。可这阵法到底是什么,没有人说得清楚。

    咚咚咚、咚咚咚。隔壁想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谁啊,大清早的,天都没亮呢!”屋主打着哈欠去开门。

    “抱歉,我们在找一个人,你昨天晚上有没有见过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穿着红色的小皮袄……”门外的人认真地说着。

    “没见过,没见过,住我们这儿的人那里穿得了皮袄那么贵重的衣裳。”随即传来了关门声。

    咚咚咚、咚咚咚,这次,是他们这边的敲门声。屋里三个人,一个清醒着但浑身无力,还有两个昏迷不醒,万一他们闯进来怎么办?

    着急之时,隔壁的门又开了,屋主不耐烦地说:“别敲了,别敲了!隔壁没人住,空房。”

    “多谢告知。”几人在门口驻足片刻,又敲了敲门,见没人应才走开。

    脚步声渐渐远去,敲门声也转移了,屋内的人松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