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慕雪失踪
    ,!

    南烛仔细一想,明白了汹的伎俩:汹确实利用上茅房的机会溜了,只是他甩掉暗卫后立即折了回来,等确定自己追出去之后才再次离开。

    而他自己,被一只占了兰花香的,乱串的小松鼠迷惑了片刻,耽搁了一些时间。

    若是别人也就罢了,可这么点时间足够汹跑得无影无踪。这不,还嚣张得在众人面前露面,光明正大地离开呢!

    想到这儿,南烛就气得牙痒痒。

    等南烛回到晟王府,晟王已经带着卓慕雪出门了。

    汹出逃在意料之中,甚至比预计的要迟很多。晟王得到消息时,还有些庆幸:汹选的日子实在太差,今日城内热闹非常,全城内外都加强了戒备。

    此时,汹正躺在一张软塌上休息,旁边的一个年轻男子气呼呼地捣弄着一些瓶瓶罐罐。

    “我的好哥哥,你真是!要么不出现,一出现就没好事!那种事是可以随便干的么?你也不想想后果……”他在一旁不停地唠叨,而汹那儿已经响起了轻轻的鼾声。

    他气得随手抓起一个罐头就想砸醒汹,然而,他的手高高举起,却又硬生生地收了回来。

    他们不是亲兄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曾经一起调皮捣蛋,一起挨打受罚的玩伴。即使多年未见,他依然了解他,信任他,所以,即使有着诸多的疑问,甚至强烈的反对,他还是没有迟疑地帮助他。

    当街上的第一声爆竹声响起,汹便醒了。身边的男子已经不在,只留下桌上的饭菜和交代他帮忙准备的东西。

    汹看了看时辰,匆匆吃了几口饭菜,迅速收拾好东西,起身离开。

    天色已经昏暗下来,街上的花灯也都点亮了起来。此时,晟王和卓慕雪几人已经出了香满楼,在街上闲逛。

    卓慕雪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精致美观的花灯,左看看右看看,眼睛都忙不过来了!

    其中一家小摊上的花灯比较别致,动物的造型、花灯的色彩都与众不同。不过,这家最精美的几个花灯不是卖的,是猜中灯谜才送的。

    卓慕雪看中了一个花灯,一直站立的兔子抱着一个胡萝卜,模样甚是可爱。这盏花灯的谜面是:指鹿为马者安在。打一成语。

    她皱起眉头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谜底。

    晟王在一旁看着她,笑问:“可要我帮忙?我知道谜底。”

    卓慕雪摇摇头,说:“我想自己猜。只怕这里没有殿下猜不出来的,要是殿下帮忙,多没意思啊。”

    呵呵,小丫头这倔脾气!倒是与寻常女子不同。

    “慕雪可知道‘指鹿为马’一词从何而来?”直接告诉她答应没意思,那就提示她一下吧。

    卓慕雪想了想,说:“古时候,有一个叫赵高的宰相,找了一匹鹿,指着鹿对当时的皇上说是一匹马……哦,指鹿为马者是赵高,赵高安在?安?”她觉得自己快接近谜底了。

    “老板,这个灯谜的谜底是:高而不危,不知可对?”一个年轻男子一手递出二十文猜灯谜的钱,一面说着。

    “对,对,这位公子答对了。”摊主接过钱,抬手去取那盏花灯。

    原来是高而不危,卓慕雪恍然大悟,看着老板去权灯,忍不住多看了那兔子花灯几眼。

    “君子不夺人所好,这花灯是那位姑娘先看中的。”蓝铄仁从一旁挤了过来,对着那位男子说。

    下午诗会,沈墨说卓慕雪身体不适在没能前去,此时蓝铄仁在灯会上遇见,自然要上前问候一下。

    “这位姑娘看中猜不中,在下看中又猜中。蓝兄,这算不上夺人所好吧。”那位年轻男子显然认识蓝铄仁,且看这神情、语气,还是熟识。

    “你一个大男人就不能谦让一下?枉你还是世家公子!”

    “非亲非故,我为何要谦让?这也要让,那也要让的,你累不累?”

    ……

    两人从一件小事开始,慢慢争论到礼法之上,僵持不下之时,还拉了晟王评理。

    老板手里拿着花灯,不知该如何是好。

    晟王看见蓝铄仁就想到汹逃脱之事,虽心知与他无关,这会儿却实在没心情见他,没想到就这么遇上了。他想着汹的事,倒是没太留意眼前的。

    “乡间四月闲人少,打一节气,是芒种,对不对?”在两人还在争论之时,卓慕雪已经另选了一盏花灯,一朵粉色的睡莲。她看了看灯谜,正好是自己会的。

    “对,对,姑娘你猜对了。”还是摊主最先注意到了她,笑着对她说。

    卓慕雪开心地笑了,拉过采珊问:“采珊,那盏鲤鱼花灯你觉得怎么样?”

    “当然好看,比别家的更生动有趣。”小姐竟然注意到她喜欢鲤鱼花灯,采珊高兴之余有些脸红。

    卓慕雪看了灯下挂着的纸片,灯谜是:一阴一阳一短一长一昼一夜一热一凉,打一汉字。

    谜底是一个字啊?卓慕雪认真地想了想,猜道:“是明月的‘明’字。”

    “对的,姑娘您又猜对了。”摊主既高兴又苦涩,照她们这么猜,他可要亏大了!

    卓慕雪灿烂一笑,吩咐采珊付钱权灯,她要再选两个花灯,雨珩一个,妙丝一个。

    采珊点头答应。可当她取了花灯找卓慕雪时,却没见到人。她并没有太在意,今天街上实在热闹,她们的个子又不高,稍微隔个人就被挡着看不见了,其实离得很近。

    “小姐,你在哪儿啊?”采珊挤过三个摊位都没有找到卓慕雪,有些着急起来。

    原以为很快就会有回音,没想到迟迟未见动静。

    “出什么事了?慕雪人呢?”晟王不久前才看到卓慕雪在几步远的地方穴灯,怎么才一会儿工夫,几个人走过遮挡了一下,人就不见了?

    刚才采珊往前走,他怎么就傻傻地认为慕雪就在前面,只是自己没看到而已呢?

    晟王立即派人四处寻找,同时自我安慰道:以卓慕雪的身体状况,定然走不远,说不定只是被人群冲散了。

    不久之后,卓枫皓得到消息,也来寻人。

    直到灯会散场,晟王等人都没有找到卓慕雪的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