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脱身
    ,!

    晟王一面帮他们答应了聚会,一面将请帖丢给汹。

    汹只看了一眼,知道请帖既然到了自己手上,晟王便是允许他去的。这几天多了几个人监视他,还以为晟王不会轻易让他出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聚会。

    虽然心里有疑惑,可他想做的事情,出门在外比在晟王府机会多多了!他面上不做任何反应,只说,听从晟王殿下的安排。

    汹孤身一人在京城,没有任何人需要走动,这春节与其他的日子并没有区别。他这几日专心雕刻玉石,日夜赶工,好不容易赶在元宵节的前一天晚上完工。

    玉石晶莹剔透,上圆下方的造型让它显得很普通,不过,玉石上雕刻着的纹理是十分特别的。

    汹轻轻抚摸着玉石,神情复杂地低声对自己说:“一旦签订了契约就没有反悔的余地,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他不会医术,想到的能够救人的方法只有巫术。然而,巫术不是可以随随便便使用的,不管想要获得什么,都必须支付相应的代价。

    这是他最后的犹豫。

    转眼到了正月十五元宵节。由于前两年的元宵灯会办得十分简单,今年的元宵灯会意外地热闹。

    外地前来贩卖商品的小贩大清早在城门外等着开城门。往年都是城门开了以后陆陆续续到来的。

    到中午的时候,集市上的摊位已经摆满。元宵灯会最热闹的是晚上,往年到傍晚的时候才有这个场景。

    而且今年的花灯也特别多,据有的摊主开玩笑说:这是他们攒足了三年份才有的,来年可做不了这么多。

    顾客闻言,不会觉得是摊主的花灯质量不好而滞销,实在是前两年的元宵灯会实在太简陋。

    今年商贩多,顾客更多!过了午时,大街上人渐渐多了起来,还未到申时,大街上已经挤得不能容许三人并行了。

    末时一刻,汹便去等卓慕雪一起出门。之前晟王的意思,是由着他们先去聚会,他还需进宫一趟,随后在香满楼集合吃晚饭,等天黑之后一起去逛灯会。

    不过,卓慕雪身体还是软绵绵的,不能出门太久,下午只能在房里休息。下午的诗会早就应下了,临时反悔可不好。晟王虽不情愿,还是让南烛陪着汹去。

    汹面上不动声色,心里盘算着如何修正计划才能顺利进行。

    而南烛,在跟着晟王之前只认得寥寥几个字,这几年虽学了些,也不过是个小学童的水平,稍微难一点的诗词就看不懂。这次去参加诗会,虽说另有任务,可他还是紧张得很。

    意料之外的事不只一件。由于城中太过热闹,酒楼周围过于嘈杂,众人到了酒楼之后,临时决定将诗会的地点改到城郊蓝家的别院。当然,地点是蓝铄仁提议的。那座别院是蓝家种花弄草的地方,此时兰花开得正好。

    汹既然已经来了,没有再走的道理,否则,这群公子哥儿心中不快是小事,晟王殿下该对他起疑了。只是,心中的计划一变再变,计划的成功率也一低再低。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没有想过要放弃这个计划。难道在不知不觉中,那个小丫头已经变得这么重要了?

    踏入蓝家的别院时,汹有一种想要立马退出去的冲动。这个别院中种了大半院子的兰花,花香浓郁,置身其中必然会沾染花香。到时候,别说南烛这样擅长跟踪的人,就是晟王府普通的暗卫要跟跟踪他都不是难事。

    转念一想,这未必就一定是坏事。

    参加这次诗会的,都是爱交朋友的人,大家对于南烛这个生人也十分欢迎。就冲他是晟王府的人,大家都会与他好好相处。

    南烛不懂得应酬这样的诗会,汹暗中帮衬许多。汹知道,不管怎么样,南烛都会仔细盯着自己,不会因为一点小事而通融。

    不过,南烛因为他的帮衬逐渐融入了这个小团体,有三两个学子很乐意与他聊天。

    看着时候差不多了,汹起身离开。南烛瞥见他的动作,就快步跟了过来。

    汹笑问:“你正好也要去方便一下?”

    “我——”你明知道我要干什么!

    这时已经有人拉住了南烛,说:“又不是小姑娘,上个茅房还要一起去。来来来,我们继续!”

    别院的下人眼尖,看到状况就立马跑了过来,热情地说:“小的给公子带路,不远的,也是二三十步路。一会儿,小的在门口等候,再把您带回来。”

    南烛不做声,看样子就知道一定要跟。

    “呵呵呵,沈墨啊,你这位南烛兄弟实在是腼腆内向,怕生得很,离不得你片刻。难怪晟王要你多带他出来见识见识。”

    “就是啊,我们这儿都是年龄相仿的人,都是挺好相处的人,南烛兄弟不必顾虑太多。”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南烛有些不好意思。他确实不善交际,应付不来这样的场面。想着汹走不远,暗处也另有人跟着,也就止了步。

    两三个人拉着南烛继续闲聊。

    没过多久,一个响亮的哨声响起,南烛飞身而出。他追出去,一把抓住刚才带路的下人问:“沈墨人呢?”

    他吓了一跳,本能地回答:“还在里面没出来。”

    茅房里怎么可能找到人!南烛沿着暗卫的标记迅速追了出去。

    不明原因追赶过来的众人刚好看到南烛翻墙而出的残影。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对,沈墨!沈墨人呢?众人四周找了找,立马发现了沈墨。

    汹一听南烛飞墙而出,立即代他致歉,并立即告辞,说要去找南烛。随后,快步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相比较而言,汹的离开正常多了!大伙儿没有被这一小插曲破坏气氛,依旧吟诗作对。

    可没过多久,南烛又回来了,手里握着一只小松鼠,询问沈墨的下落。

    众人乐了!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一会儿不见就立即去寻,还都寻不到。

    别院中,不论是主人、客人还是下人,都一致说:沈墨在他翻墙离开之后出的门,说是去寻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