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下定决心
    ,!

    卓慕雪今年已经十五岁了,就这几个月间,长高了,长胖了,该发育的都没落下。再过几个月,最长不会超过一年,她就该真正长大成女人了。

    小丫头一旦长大,过毒的成功率还不到现在的一半。而毒素在他体内足足两年,再拖下去必然有不可挽回的损害。他估计等不到下一个拥有这种体质的少女。

    明明知道白贤逸是对的,为什么自己不能理智地面对?因为她是卓枫皓的妹妹?别说笑了,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站不住脚。

    也许就是自己心太软了。养了几个月的宠物还会有感情,更何况是个人。他脑海中时不时会浮现小丫头过去的种种,她笑得开怀的样子,她嘟嘴的样子,她迷茫的样子,她生气的样子……

    犹豫,纠结,痛苦了数天之后,晟王终于下定决心提前过毒。

    时间定在元宵节之后。一来还有东西需要准备,二来,晟王答应卓慕雪带她去元宵灯会。过毒的凶险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慕雪的小小心愿,岂有不满足之理!

    期间,龙傲天私闯晟王府不成,不得不去找卓枫皓,被卓枫皓阻拦。他气恼,权衡轻重之后选择放弃一时之争。

    龙傲天在元宵节之前离京,没能与卓慕雪当面告别,只留了书信,让卓枫皓转交。

    而在晟王之后,痛苦、纠结的人是汹。

    几个月之前,他跟晟王提起过巫族圣药——归心丹,当时晟王说等不及取药。可随着两国和亲事宜的商定,特别是年初派遣使臣前往阜羿国的事情定下来之后,看晟王的意思,似乎也想等一等。

    没想到发生了那样的意外,让晟王改变了主意。

    这错,晟王占大半,龙傲天占小半!龙傲天不知情,汹虽气恼,却不恨。晟王就不一样了,他一开始就对卓慕雪存着那样的心思,却没能防范到这样的意外。

    这样的晟王略显得有些无能。那么,自己呢?在得知卓慕雪有性命之忧的时刻,他能做什么?

    或者,好好问一问自己,她值不值得花大代价去救?又或者问一问自己,愿不愿意付出那么多去救她?

    想着想着,他忽然自嘲地笑了。自己这般衡量得失,权衡利弊的行为,与晟王有何不同?当初她救自己时可没有这般犹豫,难道他还比不上那丫头?!

    即然在人海茫茫之中相遇了,那便是命中注定吧!他不会医术,要救人就只有那个办法了。

    当晚,汹甩掉晟王府的暗卫,出去办了点事儿。要想救卓慕雪,他还缺少点东西,还是自己去找最放心。

    晟王一直让人守着汹,当然,若是他有意避开人,一般的暗卫自然是跟不住他的。可惜,汹运气不好,这一天晚上,南烛正好在晟王府,得知他出府之后就追了出去。

    汹回府后不久,南烛就到了晟王的书房禀报:欧阳晋去了一趟陆府,半柱香的时间不到就出来了,陆府似乎没有什么异常,就是陆庆生的平妻受了点伤,据说是一场小意外。

    从陆府出来以后,他去了三家打造玉石的铺子,应该是在找什么东西,而且,在第三家铺子中找到并拿回府了。回府之后就在自己的房间里没出来过。

    具体的情况,明天再派人细查,王爷,现在我们要搜查他的房间么?

    欧阳晋数月来都很安分,为什么今天会出门?一直以来,自己对他都相当宽容,若是寻常的事情,他也不会刻意阻止。反过来说,他今天办的必然是自己不会同意他去做的。

    去陆家告发卓慕雪的身份?半炷香的时间根本不够。陆家知道了,也改变不了什么,这一点,欧阳晋不会不清楚。

    那他去做什么?见什么人?要是阜羿国的细作,只怕不会相信他,再说,这时间也不太够。

    另外,他去制作玉石的铺子做什么?要偷东西也该偷贵重点的吧?

    晟王怎么想都没有想到合理的解释,更加不敢掉以轻心。不过,介于欧阳晋一直以来的良好表现,晟王决定暂时不动,只令南烛密切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出府后的一切行为。待查明欧阳晋出门后干的事情再做决定。

    然而,还不等晟王的人前去探查,他们就知道汹拿了什么。因为汹回到晟王府,迫不及待地开始雕琢手上的玉石。

    汹在那三家铺子中的第一家和第三家分别拿了一套雕刻工具和一块他需要的,未经雕琢的玉石,也不完全是偷,他有留下一些银子。

    晟王得到消息,心中不但没有明朗,反而更加疑惑:这些东西只要他开口,自己不会不给,他用得着去偷?!难不成他喜欢做贼?

    若是问自己要,自己难免会问一句用途,难道是不方便说?但撒谎比偷盗容易啊,汹对他们撒谎的事也不差这一两件了。

    那到底是为什么?他雕刻一个玉器又是做什么用?

    晟王想不明白,但这种关键时刻,他不想在汹身上花时间、耗精力,直接将他软禁起来。

    汹的心思全放在了雕刻玉石上。对晟王软禁他的事不做任何反应,更没有对他那天晚上出去的行为解释半句。

    晟王一直等着汹有所动作,没想到等来的是蓝铄仁的请帖,邀请沈墨(汹)和卓慕雪参加他们的元宵诗会。而请帖是封云铧的随身侍从送来的。

    随便一打听,知道今日是在京中的一众“文人才子”聚会。不知是谁先提起了沈墨,聊了几句,便起了邀请他一同聚会的念头。

    蓝铄仁今日醉酒,大大咧咧地说了沈墨的情况,还说他在晟王府中。众人乘机起哄让他把人邀出来,也就有了现在晟王手上这份请帖。

    元宵节那天,晟王已经有了安排,不想让他们出去。撇见请帖中的地址之后又改了主意。

    因为蓝铄仁定的地点与晟王定下的在同一个酒楼,即然那么巧,也没必要刻意去回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