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相信
    ,!

    晟王府内,白贤逸等人忙了一天一夜,给卓慕雪灌了三付药,才让她在正月初二的中午醒了过来。

    卓慕雪醒来的第一句话:“我以后都不要在京城过年了!”

    以前过年都是开开心心、热热闹闹的,来了京城以后就有诸多不如意:

    她在京城过的第一个年,年初三就跟着九皇子去了皇陵,一去就是一年。

    她在京城过的第二个年,大年初一出发去西冉山战区,大半年都过得惊险刺激。

    她在京城过得第三个年,就是这次,更是莫名其妙地生病了,昏睡了一天半,但现在还有气无力的。

    晟王坐在床边苦笑,卓慕雪这三个年头的“倒霉事”,有两件半都跟他有关。他低着头许诺:“来年春节,定让你过得快快乐乐,无忧无虑。”

    一年,对卓慕雪来说是漫长的。对于久远的事情,她虽然期待,却不敢过于期盼。她眨着大眼睛说:“听说京城的元宵灯会十分热闹,今年我能去玩么?”

    晟王低笑,反问:“我什么时候不让你出去玩了?不过,不许在外面乱吃东西。”

    “好!”卓慕雪露了一个灿烂的大笑脸。

    这半年来,晟王嘱咐过很多很多次,不许她在外面乱吃东西。不过,对于卓慕雪来说,在龙傲天的地方吃饭,不是外面。

    晟王摸摸她的头,嘱咐她好好休息,逃似的离开了她的房间。他突然觉得自己没有办法面对她那么明亮的笑脸。

    卓枫皓这一天的心情也不好,盒子里装的,是一张帐页和一份血书。里面写的,正好与二十七,不,二十八年前在盘宿被杀的钦差大臣有关。也就是说,与大哥卓千峻的亲生父母被杀案有着间接的联系。

    他之前也有调查过那位钦差大臣,但是,没有查到那上面所写的事情。这么看来,他的调查还不够彻底。

    在宫里,皇上察觉他神情有异,怀疑他对嘉燕的真心。他无奈之下,顺势将他们挖酒挖出盒子,并在盒子中发现二十多年前钦差大臣的犯罪证据一事禀报皇上。

    盘宿的案子,卓千峻跟他说过,没有确切的证据和理由,没能正式立案。现在虽然不是好时机,却能“正大光明”地调查了。

    二十八年前,正是新旧皇权交替之际,是皇权对朝臣的掌控最薄弱的时候。

    皇上回想当年,说,那时候盘宿一带一团乱,派兵镇压是最快速的解决方式。当时草寇实在太无法无天,他还派出了精锐之师,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诸多故事。

    光凭回忆,皇上已经记不清楚,不过,皇上下了秘旨,让卓枫皓重新调查此事,并允许他随时调阅当年的档案。

    卓枫皓正愁线索太少呢!这真是意外之喜,档案中的记载未必齐全,更有可能做了错误的记录,可不管怎么样,都会有一定的线索。

    不过,这案子已经悬了二十八年,不在乎多那么几天。现在他最关心的还是卓慕雪的情况。

    卓枫皓是和嘉燕公主一块儿到的晟王府。这时候卓慕雪已经醒了一会儿,脸色惨白,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发呆。这是卓枫皓见过得最没有生气和活力的卓慕雪。

    嘉燕公主看着她,眼睛不禁红了起来。这小丫头七八岁的时候就到他们家,一直都是生气勃勃的,以往就是生病的时候,眼睛都是很有神的。这次,眼睛总会不自觉地迷糊起来,有种嗜睡的感觉,想来真是病得重了。

    她张望了一圈,没看到神医白贤逸,便拉着晟王问:“她生了什么病?要怎么治?什么时候能好?”

    看着嘉燕一脸的心疼,晟王绕在嘴边的谎言没能说出口,只一声叹息。

    “要不,请太医过来看看?白神医到底年轻,有些疑难杂症没见过也很正常。”嘉燕公主以为卓慕雪得了急症,很是着急。

    卓慕雪自己也觉得奇怪,躺再床上眼巴巴地看着晟王。她好害怕晟王说她的病治不好。她还想去看元宵灯会呢!

    “太医……”太医虽没自己的医术,可也不是无能之辈,来了只怕更麻烦。晟王略想了一下说,“我相信白贤逸,不妨再等两日。”

    “五皇兄,这生病不是别的什么不打紧的事,耽搁不得啊!”在嘉燕公主看来,晟王不太重视卓慕雪的病情,忍不住说道。

    “燕儿,这看病也不是什么随便的事。即然已经让白贤逸看过了,用的药也管用,就不能随便换大夫。”

    卓慕雪拉了拉嘉燕公主的衣袖,看着晟王说:“我相信白大哥一定能医好我的。”

    晟王觉得她在说:我相信晟王殿下!

    看着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到她望着自己的那份信任,晟王的心里更加愧疚了!心里隐约要做出的那个决定,又被生生按了下去。哪怕,明知时间已经不多了!

    卓枫皓拍拍嘉燕公主的肩膀,温柔地说:“渊怀对慕雪很好,一定会尽力医治她的,你放心。这时候找太医来,万一两人意见不同反而为难。”

    “嗯。”嘉燕公主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只是她方才一着急,忽略了这一点。

    卓枫皓夫妇是自己人,晟王也不讲虚礼,陪了一下就去药房忙自己的事了。

    卓慕雪难得撒娇一下,缠着卓枫皓讲他在江湖上的故事。嘉燕公主也在一旁帮衬着,让他多讲一些。

    卓枫皓捡了一下趣事来讲,听得嘉燕公主和慕雪忍不住笑出声来。

    等到卓慕雪再一次沉沉睡去,夫妻俩才起身离开。

    下人去药房禀报时,发现自家主子和白神医的脸色都凝重地可怕。他们踏入药房都会下意识地放轻脚步,生怕一不小心热闹了主子。

    这时,晟王和白贤逸刚刚吵完一架,两人心情都极差。晟王都已经忘记卓枫皓夫妇还在府上的事,一听禀报,赶紧整理衣衫出去。

    卓枫皓正在客厅内等晟王,见到他来,便让嘉燕公主先走一步。晟王府的下人见状,都自觉回避。

    卓枫皓叹了口气说:“渊怀,如果我只能在你和慕雪中间选择一个,我选你。”

    “我知道。”这个选项,他一直都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