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晟王的疏忽
    ,!

    一把脉,晟王的脸色更差了!卓慕雪不是玩累了贪睡,而是体内毒素的平衡再次被打破导致的昏迷!而且,这次比上次严重得多,一个不小心就会长睡不醒。

    是昨天!雪丫头在他进宫之前都好好的,晚上回来时特别犯困,估计那时就已经有症状了。小丫头精神一向很好,疯玩一天的时候不是没有过,累成那样的时候还真没有。

    想到这里,晟王又有些自责,若是昨晚他没有生气不理她,说不定能发觉异样。

    号脉能诊断病情,却不能立即弄清楚具体原因及情况,最快速的办法,就是知道她昨天到底吃了哪些东西。

    白贤逸迅速被喊了来,先商量着配一些缓解的药物。同时,晟王派人去请告知卓枫皓,要他帮忙弄清楚慕雪昨天晚上吃的食物。

    几个月前,卓慕雪误服迷药的后果还未曾淡忘。卓枫皓听说慕雪再次昏迷,片刻不敢耽搁,立即叫人去找龙傲天。

    卓枫皓的人找到龙傲天一问,龙傲天便跳了起来:“不就让丫头喝了一口烈酒,至于要这样刨根问底的?”

    来人苦笑着不说话,因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纳闷着呢。

    他熟知的卓枫皓可不会过问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莫不是小丫头不舒服了?难不成醉酒了?醉酒夜不至于来兴师问罪啊?!昨夜搅他好事他都没算账。

    龙傲天盯着来人看了许久,没察觉到什么异常,没好气地将昨晚的吃食讲了一遍。

    淳义侯府今天有许多访客,卓枫皓本就不耐烦接待,逮了个机会直奔晟王府。

    晟王虽不像前年那样闭门谢客,但还是以静养为主,想来拜访晟王府的,都只派人送来节礼,鲜有登门的。晟王府也因此清净许多。

    此时的晟王缺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坐立不安地待在卓慕雪的床前。

    白贤逸前去配药,估计还要一些时间。卓枫皓就是单从淳义侯府过来,也需要时间。

    晟王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开始捣鼓那天挖出来的机巧盒子。

    卓枫皓赶来时,晟王已经取出了盒子里面的东西,正认真看着。见到卓枫皓,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将东西连盒子一起递给了卓枫皓。

    给他之时,却将盒子盖上,说:“先把昨晚的事弄清楚再看。”

    卓枫皓本就是这么打算的。他随手将盒子放置一旁,拿出了他带来的东西。

    “慕雪昨天吃的东西,大多数都是平日里吃过的,只有这几样例外。花生酥,姜糖,酥糖,酱羊肉,桑葚酒,竹叶青酒。”卓枫皓将东西一一摆了出来,并替龙傲天解释说,“竹叶青酒是慕雪偷喝的,只喝了一口。”

    “那这桑葚酒她喝了多少?”晟王看着这两种酒就头疼!竹叶青酒是以十多种中药材为辅料酿造而成的药酒,具有保健的功效。桑葚酒也是药酒中的佳品。

    一般人喝了或许还能强身健体,偏偏卓慕雪是一种都碰不得的。

    “这是特别调制的,度数不高,慕雪喝了三两半的样子。”低度的桑葚酒不易保存,龙傲天带来的不多,好在每一种都给他和燕儿送了一份。

    白贤逸专门过来将每一种食物都尝了一遍。他是从小在药堆里长大的,不管什么食物,但凡用了中草药,他都能辨别出来。

    他将里面的成分和大致的分量一一写下,给晟王过目。随后,他再一次给卓慕雪把脉,许久之后,疑惑地问:“只有这些东西,没别的?”

    晟王看着单子,也有这一问。

    雨珩最快反应过来,拿出头柜子中的果盘说:“三小姐昨天早上吃了些零嘴。”

    过年了,家家户户都会在家中备些糖果、零嘴,晟王府也不例外,除了去年,往年都比今年只多不少。

    果盘中,红枣蜜饯、杏子蜜饯、龙眼肉、山核桃、葵花子、花生,除了花生都是温热性的食物。

    “谁让你们准备这些的?”晟阳质问。

    “是三小姐。三小姐准备府中过年的东西,除夕在府上守年的人都领这样一个果盘,寓意六六大顺。”一见晟王的脸色,雨珩吓得跪倒在地,连求情都不敢。

    因为是大家实用的东西,就没有按着卓慕雪的忌讳来。而且,这样的事在王府就算不上事,管家都不需要向王爷汇报。

    这些东西,少吃些也没事,可众人看见装着龙眼肉的格子已经快见底了。

    大量温热的食物再加药酒,能没问题才怪!说到底,还是晟王疏忽了。

    晟王心思重重,顾不上她,还是白贤逸留意到了,挥挥手让她退下。

    “现在怎么办?”白贤逸拿不定主意,或者说是不敢拿主意。

    “先说说到底什么情况!”卓枫皓打断了他问。他看两人神情就知道没有好结果,但是,就算是最坏的结果,他也要知道。

    白贤逸张了张嘴,看着晟王没有说话。顿了顿,说他还要去配药,溜了。

    “段渊怀,你把话说清楚!”卓枫皓已经好久没有连名带姓的叫过晟王。

    晟王不敢看卓枫皓,艰难地说:“先把人救醒再说,你让我再考虑一下。”

    “她什么时候能醒?”卓枫皓暂时不追问究竟,他相信晟王自有分寸。

    “最早明天早上,最迟——后天吧。”

    后天吧?段渊怀出师之后,有多久没有说过这种带有不确定因素的话了?时间久到他自己都快忘记了。

    卓枫皓叹了口气,伤感地说:“那我明天一早来看她。”

    想了想,明天正月初二,是嘉燕公主娘家做客的日子,他们明天一早还是要进宫,只好改口:“我明天出了宫就过来,要是明天一早有情况,你派人告诉我一声。”

    “嗯。”晟王草草地应下。

    卓枫皓又看了慕雪一眼,想着留下也没用,便回去了。顺便,带走了那个盒子。

    早上送走卓枫皓派来的人以后,龙傲天一直有些不放心,忍不住夜探淳义侯府,亲自问一问卓枫皓。

    慕雪身上的毒不可张扬,只说是她吃坏了肚子,喝几幅汤药就没事了。

    看着卓枫皓的神情,龙傲天是不相信的。当他留意到卓枫皓手边只露出半个角的血书,他觉得是自己多心了,卓枫皓的异常应当不是因为那丫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