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挖酒
    ,!

    卓枫皓到了年二十八才从皇寺下来,当天下午就被晟王逮住了去挖酒。他哭笑不得,想到他自己埋下枫两坛药酒,也就陪着他们“胡闹”了。

    “我记得应该在这附近。”

    “不可能,肯定在我这边。”

    “不对不对,没有那么东边的,那是后来才拓宽的地方。”

    “后来拓宽的就一点点,你看那有那么宽,肯定就在这!”

    “这是我家,拓了多少地方我比你清楚。”

    “当初还是我帮你看的地,我自然知道!”

    ……

    晟王与卓枫皓争论不休,最后两人各挖各的,还做了约定:若是晟王殿下挖到酒,那酒他得一半;若是卓枫皓挖到,晟王想要多少酒得拿东西换。

    卓慕雪支持二哥卓枫皓,因为她梦到晟王殿下挖到的是铁盒子。

    十一皇子好不容易说服了晟王才跟过来的,自然帮着晟王。

    六皇子两不相帮,双手环胸,一副看热闹的架势。

    挖土这种事情,本来有的是人可以代劳,可晟王与卓枫皓较着劲,非要自己挖。褚勇帮着卓枫皓,晟王喊了汹一起。

    时隔多年,原来的标记已经不在,两人挖了一个多时辰都没找到一坛酒。小院里的人不好意思继续旁观,都自发找了工具过来帮忙。

    六皇子也被晟王拖下了水,抗起锄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扎着土。

    “不应该啊!不会是你偷挖了吧?”晟王看着脚下的大坑,除了土和石头,什么都没有。

    “我自己的东西,就算挖了也不能用个‘偷’字!酒,我确实没动过,几坛酒而已,我用得着骗你还连累我自己么!”卓枫皓忍不住白了他两眼。他也有些烦恼,因为他那边也一样没挖到。

    “雪丫头,我们有挖到酒么?不会只挖到一个没用的铁盒子吧?”晟王心中疑惑,又忍不住问卓慕雪。

    “我没看到。”卓慕雪给大家递着热茶,认真地回答。

    卓枫皓听到这对话,不由得多看了卓慕雪一眼。他比晟王更清楚的是:丫头的预梦都与她自己有着或多或少的关联。

    忙活了一下午,后院被挖了一半,最深的地方足足有十米,总算找到了那几坛子酒!

    药酒两大坛,瑶台仙酿三坛,玉菩酒两坛。瑶台仙酿晟王一坛,六皇子和十一皇子分了一坛,卓枫皓自己留一坛。两坛药酒让晟王看了眼,这两天作为年礼送进宫去。

    当然,晟王那坛酒,是用一个上好的屏风换的,是嘉燕公主非常喜欢的那个。

    晟王确实挖到了一个锈迹斑斑的小铁盒子。这盒子三寸长、三寸宽、三寸高,一面有两个小拉环,一面有几颗可以活动的象棋棋子。

    晟王仔细一看,跟他小时候玩的机巧盒子差不多,直接丢给卓慕雪玩去了。

    卓枫皓笑着看了一眼,心想:一个在地底埋藏多年的铁盒子与慕雪之间能有什么关联?

    卓慕雪折腾半天都没能把盒子打开,又不死心,没有向别人求助,打算有空的时候再好好研究一番。

    当晚,卓枫皓开了一坛玉菩酒与大家共享,算是与兄弟们一起过个年。今年,他要在宫里过年,没有办法与兄弟们一起守岁。

    按理,公主招驸马,那是驸马入赘皇家,过年自然进宫;嘉燕公主下嫁卓枫皓,是出嫁的女儿,本应在卓家过年。只是今年皇上特意传话让他们进宫过年。

    今年,卓慕雪不管是在淳义侯府,还是在晟王府,都将是一个人过年。她有些沮丧,倒也不想着回淳义侯府了。

    年二十九,也就是小年夜,晟王和往年一样,去宫里霁月轩,陪景昭仪和八皇子一起过。

    卓慕雪跟着卓枫皓一家,去卓千峻家一起过小年夜。平时分开过,可到底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其乐融融。正好卓千峻这几天不当值,两兄弟喝得十分尽兴。

    在小镇的时候,过年,是一家子人一起做咸鱼、腌肉,一起大扫除,一起剪窗花、贴春联,一起准备年夜饭。

    前几日,卓慕雪张罗着王府里的一些小事,还有些过年的感觉。小年夜也过得挺开心的。

    可是,大年三十早上,晟王用过早餐就进宫了。府里的下人有家的回家,没家的也各自寻了去处,只留下少数几个人当值。

    整个晟王府一下子冷清了!

    想出门,街上的商铺前两天都歇业了。想串门,这会儿谁家有空招呼她啊!

    忽然,她看到王府外面亮起了一个五彩的烟花。卓慕雪兴奋地提着裙子跑出去。

    当汹得到消息出门时,连个残影都没有看到。谁知,去宫里报信的人回来说:不用管,玩够了自然会回来。

    事实也正是如此,卓慕雪正和龙傲天在一起。龙傲天也是一个人在京城过年,听说卓枫皓和晟王都进宫了,他便趁机来找卓慕雪。

    卓慕雪一见到人就开始叽叽喳喳两个不停,讲得都是日常的琐事。比如,晟王和卓枫皓挖酒的事;再比如,昨天在卓家,两位哥哥喝酒喝得畅快,两位嫂嫂也小酌了一杯,唯独不让她喝酒。

    龙傲天笑着捏捏她的小鼻子,宠溺地说:“今晚,我们喝酒!”

    他喜欢听卓慕雪讲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觉得这些才是“人间的烟火”,让他觉得日子过得实在。

    “好!傲天哥哥最好了!”细算起来,卓慕雪与龙傲天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可卓慕雪能感觉到他对她真心实意的宠溺。

    龙傲天租住的地方比晟王府更加冷清,不过,过年的许多东西都是龙傲天亲自挑选的,很多都是卓慕雪喜欢的小玩意儿。

    两人一起下厨,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年夜饭,还按北方的习俗包了饺子。

    龙傲天拿出了两壶酒,一壶果酒,甜甜的,度数很低,是早就给卓慕雪备下的。另一壶,是上好的竹叶青酒。

    卓慕雪注意到两壶酒是不同的,撒娇地讨要:“傲天哥哥,我要喝你那个,让我尝一尝好不好。”

    龙傲天当然不让。要是低度的,给她喝一杯倒也无妨,可今天这是高度的,小丫头能喝?!

    卓慕雪嘟起小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