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请自来
    ,!

    午后,卓慕雪精心准备着茶点,等待六皇子殿下的到来。没等多久,前门就有人来报:十一皇子殿下来了!

    “是十一殿下,不是六殿下?”卓慕雪眨着大眼睛问。

    “来的确实是十一殿下。”王府的门房也是有眼力劲儿的,不至于连个人都认不清。

    晟王殿下说错了?那是不可能的!难道十一皇子是不请自来的?

    卓慕雪猜得没错,十一皇子就是不请自来的。他来得不是时候,晟王殿下没空,他此时正无聊地坐在客厅,看着几个站得笔直,目不斜视的侍女。

    十一皇子问:“你们晟王殿下什么时候有空?”

    没人应答。

    十一皇子又问:“卓三小姐不是在你们府上么,她人呢?”

    还是没人应答。

    换茶点,倒水之类的,即使她不开口也有人做得无可挑剔。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之后,一名小管事小跑过来请示十一皇子:“十一殿下,我们殿下这会儿正忙着,一时半会儿不得空,您看,您是继续等还是改天再来?”

    “本殿下空闲地很,不在乎多等一会儿。”十一殿下笑得很温和,心里却嘟囔着:五皇兄居然就这么把我扔这儿,也太不厚道了!

    小管事心里也苦,面上只得笑得灿烂地说:“我们殿下说了,您需要什么打发打发时间,您只管吩咐。您是想在府上逛逛,还是看看书,下下棋?”

    “下棋?你陪我下?”十一皇子挑眉看着小管事。

    “小的可没那本事。十一殿下若是想下棋,我们府上沈墨,沈公子或许能陪您下一盘。”小管事按着晟王的吩咐说。

    十一皇子记得沈墨,那个时不时出现在卓慕雪身边的男人。据说是书香世家沈大家族中旁支的一个外室子,为家族所不容,投靠到晟王府干了侍卫的差事。

    感兴趣!十一皇子对沈墨有些好奇,见一见也不错。

    于是,汹被找来陪十一皇子下棋了。

    汹还真是过来下棋的,对于十一皇子的旁敲侧击,要么委婉绕过,要么干脆不搭。

    十一皇子越来越郁闷,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没打探到想要的信息,更是因为自己的棋艺比他差很多。

    这是第三局和棋了!偶尔有一局可以说是巧合,连着三局和棋,只能是他刻意为之!

    十一皇子一边整理棋子,一边气愤地说:“能不能好好下了!我不介意你赢我几个子,不需要你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你的棋艺比我高!再来!”

    “朝晖,这沈墨的棋艺能与五皇兄一较高下,还是个不肯放水的人,你还是多学几年再来吧。”六皇子哈哈笑着进来。

    沈墨起身给六皇子行礼,紧接着告退。在六皇子点头的瞬间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

    “欸,你别走!”十一皇子哪里舍得放人,可他喊了,沈墨也不予理会。

    “五皇兄府上养的都是什么人,一个幕僚居然敢这么傲慢无礼!”十一皇子气呼呼地嘟囔。

    六皇子自顾自坐下喝茶,笑问:“你到底是来干嘛的?要是找他下棋,以后时间多的是,反正你很闲,他也不忙。”

    他有些意外十一皇子会出现在这里,不过看到沈墨在配他打发时间,就猜想着应该是这小子今天正好找上门来的。

    三盘棋一下,十一皇子还真把正事儿给忘了。他收拾了一下情绪,笑着跟六皇子商量:“六皇兄,虽然你是兄长,可也得讲究先来后到,一会儿五皇兄过来,你可不许跟我抢。”

    “敢情你还要把五皇兄霸占了啊!那好,一会儿你快点说完,完了事儿快走,省得耽误我们吃饭。”六皇子顺着他的话,开着玩笑。

    十一皇子这才注意到天色已晚,六皇子明显是奔着饭点来的。他当即决定要留下来吃饭!

    随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味飘来,晟王与白贤逸出现在门口。

    六皇子已经习惯了这个味道,与往常一样与两人打着招呼。

    十一皇子有些诧异,也有些紧张,又见神医陪同在侧,忙问:“五皇兄身体可安好?朝晖今日突然前来莫不是打扰了皇兄。”

    “不打扰,但是我这个主人失礼,把你一个人晾在这里。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沈墨有些傲气,可有怠慢你?”晟王与十一皇子的关系不好也不差,今天下午正好泡着药浴,不可半途而废,不然也不会让沈墨帮忙招待了。

    晟王这么一说,十一皇子倒也不好计较下午的事,只说:“五皇兄,我——”十一皇子看了看六皇子和白贤逸,显然在犹豫该不该说。

    六皇子看得明白,苦笑了一下说:“和着你们俩有秘密,我还是外人了。”

    晟王也不知十一皇子找他是什么事,就算六皇子和白贤逸不是外人,也得顾及一下十一皇子的感受。

    正好管事进来请示,晚饭已经备好,是现在摆饭还是一会儿再用。

    “朝晖,若是事情不着急,我们不妨吃完饭再说。”能在这里等一下午,想来也不差再晚一会儿了。

    十一皇子只能暂时把话憋在心里,谁让他不打招呼就来,还来得不凑巧呢。不过,省了心思找理由留下吃饭也不错。

    晟王殿下不饮酒,但拿出了窖藏十年出土的瑶台仙酿。这酒,是六皇子的最爱。

    瑶台仙酿啊!一年也就进贡十坛的酒啊!这还是窖藏十年的,更是难得一见。十一皇子拿着酒都舍不得喝。

    十一皇子那神情,把晟王和六皇子笑得不行。

    笑累了,晟王大方地说:“朝晖,你只管喝,一会儿回去的时候拿两壶走。”

    六皇子还是担心十一皇子误会什么,说:“这不是贡酒,是当年五皇兄,我还有枫皓一起出去游历的时候经过瑶台买回来了。我的早就喝完了,五皇兄也剩得不多,不知道枫皓的还在不在。”

    “他的应该是烧掉了吧。”十一皇子想着就心疼。

    当年卓枫皓出走,嘉琪公主怒烧卓府,后来那个废墟就一直放着没人管。

    “酒是埋地下的,或许还在。”晟王记得,卓枫皓有了自己的府邸以后,他们亲手将那几坛酒埋在了后院的大树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