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不公开处理
    ,!

    回到了晟王府,卓慕雪忍不住问:“殿下,陈大小姐的事,最后到底怎么处理了?不至于不了了之吧?”

    晟王殿下看着卓慕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巴巴地望着他,一副你不说我就不走的架势,笑着摇摇头说:“今天早上的事和昨天的事是需要区别对待的,就算处置了,也未必能光明正大的说出来。想必有人已经告诉过你日后不可再提及了。”

    “可是,殿下是知道这件事的,我又没往外头说。”她实在好奇,明知道不能多问,还是忍不住问了。

    要不是二哥没有下山,她才不要问晟王殿下呢!

    想着雪丫头多知道些也有好处,便细细讲了整件事情的经过,对于处置,他只轻描淡写地说:“跟这件事相关的人,不管是直接动手的还是推波助澜的,日后都不会在京城出现了。”

    皇后娘娘身边的林嬷嬷被乱棍打死,陈大小姐身边的侍女被发卖得远远的。

    倒是那个侍卫,经过调查发现品行端正,又是受害者,交由陈家发落罢了。

    说到这,晟王殿下忍不住教训卓慕雪:“你这丫头到底有没有心的?汹让你出去你就出去,都不想一下原因么?还有,你好歹跟着白贤逸学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就没发现安神香?居然还睡死了,需要别人叫才醒!”

    卓慕雪笑着全部应下。

    晟王看卓慕雪的样子就知道她不打算照做,气得一把捏住她的脸,沉声问:“到底记住了没?”

    卓慕雪嘟着嘴扯开他的手,赶紧保证:“知道了,记住了,下次不敢了。”

    “嗯。”晟王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见晟王要走,卓慕雪又着急地问:“那,那陆巧甜的事怎么样了?”

    想起那事,晟王就冷笑了一下,说:“当然是她自讨没趣!段朝晖要抬举的是邵家,难不成她以为谁都能成十一皇子妃?!”

    联想到后山的那一幕,卓慕雪心里就有了事情的大概。

    邵家与十一皇子的事,估摸着是悦婕妤从中牵的线,只是孙大小姐摔倒之事牵连了邵五小姐。邵五小姐被看守着,计划不能顺利进行,便让陆巧甜起了顶替的心思。

    卓慕雪叹了口气。

    她的感慨只片刻就被抛之脑后。因为管家前来禀报,说明日一早,晟王府名下各个农庄的庄头,各个店铺的掌柜都会过来送账簿,送年礼。

    啊?!卓慕雪瞪大了眼睛问管理:“这事儿,您不应当去禀报王爷么?”她一个外人知道这些似乎不太好。

    管家温和地笑着说:“三小姐,殿下早就吩咐了,这王府日后由您当家。殿下说了,这两年王府里那个打理庶务的主子,外头那些人难免有些懒散,今年让您无论如何都帮他撑撑场面。”

    卓慕雪瞪着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管家喊了好几声才回过神来,木讷地应下。

    管家见她答应,笑着退下了。

    第二天一早,卓慕雪见人的时候头都是晕乎乎的,还好有管家在旁边看着,不然定闹出笑话来。

    下午,卓慕雪就忍不住将早上的事情告诉了汹,向他请教如何看账本。

    卓慕雪管过九皇子的钱,可那与其说是九皇子的,还不如说是他们一起挣来的。而且,那钱打总也没晟王府一个铺子的钱多。

    汹可不相信他晟王手下的人会因为没个正经主子管束就敢不用心办差。多半是借了个由头让他们来认认卓慕雪的。

    这么一想,汹更不明白了,晟王对卓慕雪分明就是另有所图,平日里宠着她惯着她也就罢了,怎么还让她过问起庶务来了?

    就算要让卓慕雪安心,别的办法多的是,更可况,这笨丫头根本没起疑心。反倒是一下子见了那么多人,要处理那么些自己不擅长的事,坐立不安起来。

    他觉得,若是这丫头有地方逃,肯定跑没影了。她看似胆大,其实是笨,胆小得很。

    汹不方便过问晟王府名下产业的具体情况,只教她一些做买卖的基本知识,等有空再好好教她核算账目。

    天色不早,侍女采珊一再催促下,卓慕雪才起身,欲言又止,一步三回头地往门外走去。

    汹看着,不由得笑了,叫住了她说:“你有什么事直说吧。”

    卓慕雪看了看汹,闷闷地说:“还是算了。”

    这丫头是个直性子,也从来不会跟自己客气,今天这是怎么了?汹有些好奇,故意说:“哦,即然不需要我帮忙那就算了,早些回去休息吧。别晚上后悔得睡不着觉就行。”

    卓慕雪正抬着脚往外迈,闻言,转了个身往里走了一步。她让采珊出去等,单独跟汹说。

    汹也不问,坐在桌边悠闲地喝着茶。

    卓慕雪在他对面坐下,低声说:“我想让你帮我去看看瑞雪,就是在皇寺里见过的陆巧甜,我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可我不想去陆家,殿下也不让我去。”

    汹回想了一下,是那个拿了十一皇子玉佩的陆家小姑娘。让他去府外确实有些为难,不过也不是办不到。不过,重点不是去不去,而是为什么要去。

    他笑着问:“我记得在西冉山的时候,有人叫你‘瑞雪’,现在,你又说别人叫这个名字,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我身份敏感,我可不能不明不白地帮你做事。”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汹觉得晟王不会无缘无故阻止卓慕雪做什么,他即然不答应,就必然有原因。

    卓慕雪看了汹半天,最终还是说:“要不,还是算了吧,应该不会有事的。”

    “嗯,那你快回去吧,别多想了。”汹虽然好奇,却不想逼问她什么。

    卓慕雪被推出了门,看着汹关上房门,却站在门口不愿意离开。

    可不可以编个理由搪塞一下?好像前几次对他撒谎都被看穿了。

    索性告诉他,再让他帮忙?殿下和二哥知道了,好像比偷溜出去看陆巧甜好要严重。

    怎么办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